新书已发。

    “谛听神兽!”

    秦欢诧异的看向鬼母,未曾想这女的竟然认识谛听,不过这女人是上古酆都之主,认识谛听到也没什么的。

    英叔则是眉头微皱,诧异的看向从丹鼎之内跃出的巨兽。

    “谛听神兽?”

    “传闻谛听神兽乃是上古阴司大能之属,为那为阴司大能监察阴司,不曾今日尽然能得知一见。”

    英叔打量了一眼眼前的巨兽, 缓缓的开口道,只是眼前的谛听神兽似乎有些弱小啊,仅仅只有不到仙道的修为,而且现在竟然还是重伤之体,可以说是极为狼狈。

    即便他是阴司之主也只是听闻过谛听神兽而已,从未见过,今日还是第一次得见。

    鬼母神色凝重,打量了眼前的谛听神兽许久,才微微松了一口气。

    “转劫了吗?”

    而后喃喃自语道。

    “前辈您说什么?”

    “没什么!这谛听神兽是你们带来的?”

    英叔不由的一愣, 随即看向秦欢,自己都未曾一见,如果真有可能,那就只能是秦欢。

    秦欢看着英叔看来的目光,苦笑的点了点头。

    “不错,这小家伙确实是晚辈带来的。”

    嗯?

    英叔怪异的看着秦欢,小家伙?

    上古神兽自古以来都只会有一个,如此说来,这谛听神兽一定是上古之时那位阴司前辈坐下的哪一个,一个从上古来的神兽,竟然被秦欢说成是小家伙,这还真是千古奇闻。

    鬼母看着秦欢也是眸中闪过一抹怪异,谛听之兽,虽然是阴司神兽,但是却是以鬼怪为食,一个不达仙道的小家伙竟然能在谛听口中活下来,这也算是千古奇闻, 至于说谛听转劫之后不吃鬼了, 这更是不可能,吃鬼乃是谛听记忆传承之中的印记。

    这小子难不成还有什么隐匿不成?

    仔细打量着秦欢,只是终究是未曾看出来什么,在他眼中秦欢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修士,不过越是这般越是令她起疑,能让她都看不出怪异,足以说明这小子的不俗。

    秦欢不知道,只是一瞬间他就已经在眼前这鬼母眼中过了一圈。

    就在鬼母的目光凝视在秦欢的身上时,一道吼声陡然响起。

    “吼!”

    众人目光齐齐朝谛听看去。

    只见谛听虽然浑身被烧的漆黑,但是却是并无大事,唯有那一双眸子死死的盯着秦欢,眸子中隐隐有怒火升腾。

    “完了,这下大人完了,将食鬼兽扔到这丹炉之中,居然烧成了这样。”

    丁远暗暗暗暗想到,无疑是秦欢的举动惹怒了食鬼兽,以食鬼兽在阴司之内的威名, 估计秦欢少不了被吞噬的命运,眼下只是希望大人身边那两位前辈能救命吧,否则真的玩儿完了。

    “你小子作了什么?”

    英叔迟疑的看着秦欢问道。

    谛听的目光自然也落到了两人的眼中, 这眼中的怒火那简直是想要将秦欢撕碎。

    “咳咳咳!”

    秦欢缓缓开口,把自己将谛听扔到丹鼎之内的事儿说了一便。

    鬼母眉头微皱,看着谛听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这丹鼎虽然不是什么稀罕之主,但其内的火焰却是阴司九幽冥火,莫说这谛听神兽只是现在这模样,就是全盛时期,也要吃一些苦头。”

    秦欢听后背后不由的暗暗一凉,幸亏自己没进入丹鼎之内,若是进去,恐怕以自己的手段也要废些功夫。

    而后看向谛听的眸子中闪过一抹尴尬,还有一抹愧疚。

    “吼!”

    谛听在看到英叔和鬼母之时虽然眸子中闪过一抹挣扎,还是出手了,秦欢竟然把他扔到这九幽冥火界域之中,是可忍熟不可忍,必须给这小子一个教训才是。

    随后在一声怒吼之后朝秦欢冲了过去,浑身燃烧着幽幽火焰,气势更是十分惊人,英叔皱眉看了一眼鬼母,只见鬼母面上并没有什么表情,随即在心中暗叹一口气,秦欢是被他喊下阴司的,必然不能让秦欢就这样死去。

    按理来说以他的实力对抗一个阴司鬼仙自然是不成问题,更别提一个不到鬼仙的家伙,但是他面对的是谛听神兽,谛听神兽是一般情况吗?自然不是,就是他那一身的幽幽火焰就隐隐让他感到一阵头疼,必然不是那般容易解决的。

    看着冲上来的谛听,秦欢不由的一愣。虽然这家伙看起来气势不凡,但是秦欢感觉自己可以对付,甚至可以说很容易。

    英叔刚欲出手,只见秦欢就飞了出去。

    落到谛听的头顶一脚朝谛听踩了下去。

    “嗷!”

    一声惨叫之后,只见在这一脚之下,谛听直接化作了狗犊子般大小,气势犹如丧气一般,再也不复存在。

    秦欢顿了一刻,见状迟钝的拿起谛听的脖子,一下子就提溜了起来。

    这一切都在一瞬间完成,别说是秦欢有些蒙,就是英叔都直接呆愣在了原地,而鬼母更是眸子微缩,怔怔的看着秦欢。

    秦欢拿起谛听,看着闹腾的小家伙,直接一个脑瓜蹦儿就弹了上去。

    “原来只是样子货,吓死老子了。”

    谛听眸子中闪过一抹无奈,样子货?它才不是样子货,你换一个鬼仙来试试,本大爷一口吐沫喷死他。

    只是面对秦欢,总是有股无力感。

    随后怂搭着脑袋,安静的呆在秦欢的手中。

    “咳咳咳,前辈,这真的是谛听神兽?您确定你没有看错?”

    英叔怪异的看着鬼母问道。

    鬼母撇了一眼英叔并没有说话,谛听自然是真的,虽然转劫,但也不至于这么弱,连一个不足仙道的修士都收拾不了,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这小子有问题,大有问题。

    只是自己又看不出问题,不知是谁的后手。

    鬼母眉头微皱看着秦欢陷入了沉思。

    见鬼母未曾说话,英叔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自然知道鬼母不会妄言,此兽必是谛听无疑,看来这小子有秘密的,而且自己又是如何出现在这小子的身上,只是之前自己都是在沉睡之中,不得而知。

    “咳咳,英叔,鬼母前辈。”

    秦欢踏上祭坛,尴尬的看了一眼英叔和鬼母,而后讪讪一笑。

    “小子,你可知道你手中的是什么兽?”

    “谛听神兽。”

    “你知道?”

    “适才前辈刚才不是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