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3 想不想吸收?吸!

    教学楼后的花园里,付雪峰拉住了教授助理的胳膊。

    “走走,去那边抽根烟。”

    助理回头望向了正在逼近教授的李峥,脸色有些紧:“学校要求我寸步不离的……”

    “人总需要有一点私人空间吧。”付雪峰推着助理说道,“给他们二十分钟就够了。”

    “不是……怎么搞得跟做媒似的……”助理挠了挠头,“就那边吧,我得时刻能看到教授。”

    另一边,教授看着李峥步步逼近,感觉同样很紧迫。

    一般都是他主动迎向年轻同学的,这一次却怎么都迈不出步了。

    好在,李峥虽然看上去可怕,真到跟前,却只是如其他学生一样搀起了教授的胳膊,甚至有些羞涩地低下了头:“抱歉教授……机会难得,我求付老师一定要见您一面。”

    “啊,没关系,我也多晒一会儿太阳。”教授笑着提了提袖口,“我们的身体上可能还保留了植物的那部分,需要阳光来促进一些维生素的合成。”

    “对对对,这段刚学过。”李峥有些结巴地说道,“具体来说是皮下的7-脱氢胆固醇,受紫外线或者阳光照射可以转换成维生素d3……”

    “啊……是吧……”

    在这尴尬的气氛中,李峥与教授一同坐在了长椅上。

    紧张,这次李峥是真的紧张了。

    其实他一路都在想开场白的问题。

    比如……

    “哎呀,都怪教授您,把工作都做了,现在搞理论物理的只能去整量子力学和弦论了。”

    这个开场白完美展现了情商,表面是在用埋怨的口气拉近距离,其实是在吹捧教授的丰功伟绩。

    但似乎太浮夸了一些。

    那么又比如……

    “宇称到底为什么不守恒,您有过什么猜想么?”

    以教授的知名理论作为展开,看上去是不错,但总感觉自己不太配与教授讨论这个问题。

    或者是……

    “您见到岳父的时候怎么称呼?”

    算了,这是找死……

    虽然很好奇这个问题,但好像必须要跟张小可那么熟才能做这种调侃。

    到底该说什么?

    教授似乎也看出了他的局促,只平和一笑,拍了拍李峥的手:“别紧张,慢慢来,我当年和你一样紧张的时候,他也是这么说的,不过是板着脸说的。”

    “谁?”李峥下意识问道。

    “爱因斯坦。”

    “……”李峥膝盖一软,有种要跪下的冲动,还好是坐在椅子上。

    “哈哈哈。”教授笑谈道,“当时我还是个年轻的博士后,出了一篇小论文,爱因斯坦看过后认为这和他追求的统一场论有所重叠,就约我去办公室谈了谈,我当时跟你差不多,几乎就是抱着朝圣的心态去的,同时还很贪婪,希望能得到一些智慧。”

    李峥听着,有些惭愧地低下了头:“不不,我差远了,什么论文都没有,只是单纯的贪婪……”

    教授笑道:“我看得出来。不过智慧这种东西,可不像武侠小说里那样,可以传过去或者吸走的。”

    这个……其实不太好说……

    虽然有一些小想法,但李峥表面上还是稳稳点了点头:“那您当年得到了么?”

    “我得到的唯一东西,就是可以现在拿这段经历当谈资。”教授摊手道,“晚年的爱因斯坦精神状况并不太好,说话的时候会夹杂很多德语,我们谈了一个半小时,可能他说了很多了不得的想法,但我基本什么都没听懂,只能假装点头,就像我上课时台下的学生们一样,所以啊……”

    教授说着放松地靠在了椅背上:“我这里没有什么未来物理学的方向,我也不知道选什么专业会更有发展,甚至不清楚宇称为什么不守恒,实际上在我那条很窄的领域之外,我的知识量几乎必定是不如你的,比如你刚刚说的7什么……胆固醇……我只知道我要控制好自己的胆固醇,不然心血管就会完蛋。”

    “您太谦虚了……”李峥跟着笑道,“您说您什么都不知道,不过您至少会反对建造高能粒子对撞机,对么?”

    “纠正一下,我从不反对对撞机,只是反对现在的中国建造对撞机。”

    教授悉心描述起来。

    “第一,这是个无底洞,无论预算是100亿美元还是200亿,最后都会被迫追加,成倍翻翻,89年的时候镁国人做过这件事,最后预算追加到他们完全无法承担,直至92年宣布项目终止。教训就在眼前,我们还远没到有资本狂热的时候。”

    “第二,我国仍处在发展中国家,有太多太多需要经费的地方,无论是从政治学、经济学还是数学期望上看,在这个阶段大举押注一个很难有结果的超级工程,都不是一件聪明的事情。”

    “第三,如果搞这个,那么生命科学,凝聚态物理,天文物理的经费必然会被大大挤压,你会看到高能所挤满了人,而其它专业的学生无处安置。基础物理寻求大发展固然好,但我不希望看到一个粒子对撞机吞掉半个科研界的经费,当然,高能所非常希望看到。”

    “第四,大型对撞机的核心目的就是寻找超对称粒子,这件事全世界已经做很多年了,完全落空。包括我在内的大多数物理学家,都认为这种粒子的存在只是一个猜想,希望用极大对撞机发现此猜想中的粒子,更只是猜想中的猜想,就好比一个人认定地狱存在,并且希望搞一个大钻头挖到地核找到它。”

    “第五,当今世界重要高能物理学家中,我国占有率不到百分之一,那如果我国要强搞超大对撞机,其设计,以及建成后的运转与分析,必将由90%的国外人来主导,你相信这些成果会老老实实交到中国人手上么?你相信未来领诺贝尔奖的会是中国人么?”

    “最后,不建超大对撞机,高能物理就完全没有前途了吗?”

    “当然不是。

    “我们可以寻找新加速器原理,也可以去寻找美妙的几何结构,如弦理论。”

    “真的必须要在一个没有灵感的时代,赌博似的建造一台野蛮的机器,期待着它来解释全部问题么?”

    “咳……”教授说到最后咳了几声,而后又摇了摇头,“这些话你批判性吸收,很可能只是一个老人的固执之词,我知道你们年轻人都喜欢对撞机,不好意思说多了……”

    “不多,请继续。”李峥瞪着眼睛道,“您明明有很多想法的。”

    “嗯……”教授有些疑惑地问道,“一般年轻人在这件事上都会与我立场相反,你也只是表面假装赞同的对吧?”

    “不,我没赞同,也不反对。”李峥点头道,“我只是……按您说的,批判性吸收。”

    “那你吸收了哪部分?”

    “大约就是……放弃自己个人立场,考虑全局的思维方式吧。”李峥比划道,“您的学术成果中,有相当一部分都已经被高能物理实验验证了,继续下去应该会验证更多,再加上您的身份,理应站在高能物理一边才对,但您放下了这些个人情感和利益,站在科研全局、国家战略角度思考这个问题,至少我做不到……如果权力交到我这种人手里,怕是全国人民都要啃粗粮,所有经费都到科研上了。”

    “哈哈哈……哈哈哈……”教授大笑了很久,有些脱力地拍着李峥道,“就冲你这个自知之明,这种事一定不会发生。”

    “哈。”李峥挠头道,“说真的,我在听到您这些话之前,是一个100%的对撞机狂热支持者,现在可能就剩下……37%了。外加我最近的经历,也许这些事真的只是高能所为了更多的经费和资源才坚持的吧……”

    “高能所没有错,就算他们和我有些争论,他们也有权为自己领域的地位而努力。”教授说着歪头笑道,“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是90多岁高龄,有最好的免费医疗和花不完的津贴。”

    “说到这个……”李峥拳头一攥,感觉气氛到了,赌博似地问道,“您……是怎么称呼您岳父的?”

    “……”教授的神色瞬间就严肃了。

    “……”李峥慌了。

    完了,玩呲了。

    却见教授一笑,拍了下李峥的脑门:“那个小我20多岁的年轻老头不敢让我叫爸,第一次见面就明确表示家里人都直呼其名,不过实际操作中……我确实叫他的名字了,他却还是叫我教授,还是搀着我说的……”

    “啊。”李峥张大了嘴,“这得多尴尬。”

    “这个其实还好。”教授抿嘴道,“我快七十岁的儿子,第一次见到他不到三十岁后妈的时候,那才叫尴尬,我孙女反倒挺自然的。”

    “毕竟是同龄人……”

    正说着,助理和付雪峰赶了过来。

    “抱歉,教授……您刚才咳嗽是着凉了么?”助理懊恼地推着轮椅,“要不先回去吃药?”

    “没有没有,只是笑得有点凶。”教授抬手道,“你把药取来吧,我再多晒一会儿太阳。”

    “啊……”助理惊愕地望向李峥。

    李峥也同样惊愕:“不好意思,教授,耽误您吃药了。”

    “好了好了。”教授挥了挥手笑道,“刚刚看到你这张脸的时候,我还以为你要问宇称为什么不守恒。”

    “这个问题确实在列表里。”

    “可惜我也没有标准答案,只有一些……不成熟的小猜想。”教授扬眉道,“想批判性吸收么?”

    “吸!”

    “那就坐好。”

    “!!!”

    助理和付雪峰不断回着头,走了很久才走回车边。

    “竟然……真的聊起来了……”助理茫然问道,“峥神还真是和传闻里一样,情商极高?连教授都吃这套?”

    “别问我,我**都不知道。”付雪峰同样迷茫地看着酣谈的二人,“我只知道,林逾静看到这个应该会很生气。”

    “别,别把静神也扯进来,教授吃不消的。”

    与此同时,教学楼上的若干集训队员也正趴在窗前看着这一幕。

    “你妈的,太他妈的过分了……”祁英男狠狠握拳,“之前解其纷啥的开小灶就算了……现在连教授都给丫开小灶?!”

    “教授还挺高兴……已经笑很多次了。”杜子诚颓着脸道,“这么一对比,怎么感觉和咱们握手的时候,笑得是那么虚伪。”

    张涛的一声呵斥突然传来。

    “都干什么呢?做不做实验了?”

    众人连忙归位,有模有样整了起来。

    张涛这才凑到窗前,跟着就是眼儿一瞪。

    太过分了!

    我跟教授都没这么说过话!

    而且李峥的样子怎么这么虚伪。

    这算啥,恶意卖萌么?

    ……

    一个半小时后,李峥深深鞠躬,目送教授的车子远去。

    “你小子……到底对教授做了什么……”旁边的付雪峰问道。

    “啊……就是,教授的这个地位,心里憋着很多话,都是不方便聊的啊。”李峥直起身,满面红光,尽是佛祖一样的圆满,“我们这些人,都可以随便说话,随便谈自己对世界和宇宙的看法,反正也没人在乎,但教授不能轻易说,他咳一声都是学术地震。”

    “他愿意跟你说这个?”

    “我咋了?”李峥理了理领子道,“懂行,单纯,信得过,多么理想的谈话对象。”

    “我也懂行啊,我也单纯啊,我也信得过啊!”付雪峰骂道,“教授咋全程看都不看我?”

    “嗯……那可能……”李峥拍了拍付雪峰,“人都喜欢年轻人,尤其是有外形优势的年轻人,你知道,教授在这方面明显是个真性情。”

    “日!”付雪峰瞪眼道,“他连家事都和你聊?”

    “没聊几句,主要都是物理问题。”

    “少装!”付雪峰看了看左右,凑过去问道,“那个……就打听一下,教授和夫人……”

    “住口,无耻之徒。”李峥瞪眼道,“这是机密。”

    “妈的,黄二你机密就机密了,这都机密!”

    “哦,对了……”李峥闻言赶紧跑到车旁,翻出公函交到了付雪峰手上,“就是这个了。”

    “嗯……”付雪峰扫了一眼,又回身瞅了眼教学楼,“你是直接走,还是跟大家打个招呼?”

    “来都来了,聊两句吧。”

    很快,二人来到了楼上的实验室。

    一屋子人都瞪眼过来,不仅肃然起敬,还悲愤交加。

    李峥则像领导视察一样,挥手问好。

    还是祁英男扔下实验跑了过来:“你丫的,真造火箭去了?”

    李峥谈笑风生:“谈不上,只是一些工程优化。”

    这一下子就炸开锅了,认识的不认识的都放下实验扑了过来。

    “黄二故障到底是不是新闻里说的那样啊?”

    “据说明年能再次发射?”

    “峥神签个名!”

    这吵闹的气氛很快就引来了张涛。

    “什么情况?”

    “嗨,这不李峥来了。”付雪峰说着把公函交到了张涛手上,抬手一掸,“做好心理准备,双倍的惊喜。”

    张涛莫名其妙接过公函,只扫了一眼,头就大了。

    “我刚夸下海口,说今年个人冠军和团体冠军都稳了。”

    “算了,算了,还是黄二更重要。”付雪峰努了努嘴道,“让杜子诚多承受一些吧。”

    “那你跟他说了么,今年俄罗斯有个什么夫,也是个全才。”

    “是这个名字么……”付雪峰赶紧掏出一个信封,拎出了里面的奖牌,“李峥托我把这个给什么夫带过去。”

    “???他俩什么时候搞上的?”张涛抓起了头,“还指着靠他给李峥学习动力呢。”

    “情况早就变了,主任。”付雪峰叹道,“这家伙已经不属于这个战场了,撒手吧。”

    张涛看着被众人围拢的李峥,终是一叹。

    “盯着点,没准儿研究生阶段能拉过来……”

    “好说。”付雪峰抬手点了点戒指,颇为神气地说道,“我未婚妻是他物理老师。”

    “哎呦呦!”张涛刚要恭喜,又忽然一怒,“那怎么把人放蓟大去了?!”

    “这个……听我解释……”

    ……

    拜别集训同学,回到车里,李峥才终于舒了口气。

    教授不愧是教授,底子就是厚。

    上百的学运,一口气就聊了四五十。

    正在他准备检视界面,即将炼成天魔之时。

    猝不及防就是眼儿一瞪。

    艹!

    忘合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