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 青春属于蓝白色

    李峥本来就有底子,历经了十几分钟(小时)的专项学习后踏进实验室,自然稳如泰山。

    但在胡增武眼里却完全是另一番面貌了。

    这不仅是在藐视化学,还是在藐视科研本身。

    沈一云见老师要发火儿,连忙放下手中的事情拦了过去:“别闹了,李峥……要不你先走吧……”

    “不是……”李峥解释道,“之前毕竟也是在胡老师手下学习过,刚好就看了胡老师课题组近几年的论文,也算对光伏研究略知一二,刚刚你给我看的那些内容我大多都了解的,只是确认一下实验进度就可以了。”

    胡增武闻言,面无表情的老脸突然一颤:“你?看我们组的论文?在我手下学习的时候?”

    “是。”李峥稳稳点头。

    不知不觉,李峥说谎技巧也是随着年龄和经历陡增了不少。

    胡增武这就有些脸红了。

    毕竟,他毛都没教过李峥。

    而且,李峥这种人,真的会虚心到学习这个课题组的论文么?

    这更像是……

    全方面的研究对手,好方便找茬吧?

    然而李峥却已负手而立,侃侃而谈:“我一看才发现,胡老师已经浸淫于光伏领域十年有余了,研究迭代了30多个版本的光伏材料,带领全国这方面的科研队伍,从最初的氟化路线,一路研发到现今的氯化路线,几乎每几个月都能研究出更优化的设计。能够偶有机会参与其中,是我的荣幸。”

    这一席话说得胡增武,那叫一个心惊胆战。

    这真的是李峥么?

    转性了?

    就连沈一云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李峥却有些不满地看着沈一云道:“学姐你也是,能有幸加入这么有活力的课题组,在研究生阶段就为我国太阳能发电事业做出杰出贡献,怎么还有功夫休假?”

    “啊……”沈一云这一下才算听懂了。

    好你个细眉尖脸的,以牙还牙,这是加倍奉还啊。

    另一边,胡增武侧过头,不甘地说道:“那你应该很清楚一云现在具体的工作了?”

    李峥不假思索答道:“嗯,通过氯化方式优化受体分子y6,尝试各种不同的新受体,并比较其电核传输效率。”

    “嗯……”胡增武挠了挠有些灼热的脸,“那你……先帮一云一起做吧,注意实验安全,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

    李峥这才与沈一云来到实验台前,迫不及待地搓了搓手。

    终于,能碰一碰顶级设备了。

    很多东西,他以前都是用过的,只是没想到科研实验室还可以更高级。

    拿液体处理来说,比赛的时候都是用滴管和量杯来处理,最高端也就是水浴蒸馏什么的了。

    但在这里,如果你足够事儿逼的话,量取液体是可以用神奇的移液器的。

    这东西长得像手持扫码器一样,你可以在面板上调整让它取多少液体,放多少液体,下方还有一排滴管,可以同时多管操作。

    既省事儿又精准,再也不用怕屎宝儿那样取液“一捏准”的怪物了。

    坏消息是,这个印有thermofisher stific的小玩意儿,一个就要三万多。

    算了,还是继续用橡胶试管吧……

    与沈一云协同制备的过程中,李峥也算是初窥了科学研究的一角儿。

    他之前的话并不是瞎哔哔,胡增武团队确实搞了十年光伏研究了。

    确切来说,是有机光伏电池,太阳能电站用的那种。

    即便是外行也知道,太阳能发电的难点不在“取”,而在“存”。

    换言之,电池的效率与成本才是重中之重。

    长久以来,市场的主流一直是以硅基电池为主的无机电池,效率尚可,但造价昂贵。

    有机电池则只存在于实验室里,其造价是无机电池的10%到20%,但光电转化效率也同样低得可怜。

    于是,胡增武课题组在十年前就锁定了“有机光伏电池”这个方向,与多所院校和科学中心合作,用了10年的时间,将有机电池的效率提升到了无机的70%,顺便又压缩了40%的成本。

    时至今日,我国在这个领域已是国际领先水平,有机电池距离商用仅一步之遥。

    这就是科研人员,他们走在街上,只是一个普普通通,头发稀少的大叔罢了。

    只有在大多数人完全不懂的领域,完全不知道的地方,他们才真真正正的发光。

    直到他们的成果,以方便廉价的方式送到人们面前,人们或许都意识不到他们的存在。

    如果说太阳能发电多少能理解一些的话,具体到李峥现在要做的实验,那就不可能理解了——

    他和沈一云正在改变y受体边缘的烷基的长度,只为增强其千分之几的“导电性”。

    说得再直白一些。

    y受体,大概就是把10个周成环题目里的大环,拼在一起的一个鬼东西。

    这个鬼东西的边缘,会有很多触手,李峥需要一次次拉伸它们,剪短它们,并一次次记录其一系列“导电”参数的变化。

    这样的工作,沈一云已经做了成千上万次。

    至于胡增武做了多少次,已无从得知。

    而类似这样的实验,也仅仅是整个课题组十几个实验项目之一。

    ……

    下午四点来钟,沈一云手机的闹钟忽然响起。

    她咬牙瞅一眼沉浸在光电实验台前的胡增武,默默关掉了闹钟。

    “几点了?”胡增武操作着电子屏问道。

    “四点多了,胡老师……”沈一云小心翼翼说道,“我们刚好做了两组了……”

    “嗯……闭幕式也快开始了吧。”胡增武头也不抬,摆了摆手,“你们去吧,也帮我看看今年有没有拿回团体冠军。”

    “谢谢胡老师!”沈一云一喜,连忙推着李峥道,“快收拾,快收拾……”

    “再做一组吧……”李峥面色潮红地擦了把汗,“btp-ec9我感觉很有前途,再多整点儿。”

    “!!!”沈一云一咬牙。

    你这是在往地狱里跳啊!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把实验记录做好,btp-ec9我等等测试一下光伏效率。”胡增武难得心情好,抬头瞅着李峥笑了一下子,“今天算是了解科研了吧?”

    “离了解还早呢,入门都不算……”李峥挠头道,“我也就头一天兴奋,真叫我成年累月的做,做半年都不一定能提高千分之一,估计我也遭不住。”

    “没办法,真正的科研就是这样啊。”胡增武摇头叹道,“所以半懂不懂的人才更喜欢物理和数学,总想着一拍脑袋就成牛顿、爱因斯坦了,殊不知真正的成果,都是这么一点一滴熬出来的。”

    “今天真的受益匪浅,谢谢胡老师。”李峥恭恭敬敬点头道。

    “好了,收拾好就走吧。”胡增武又侧过头,摆了摆手,犹豫着说道,“嗯……我这个课题组……最近其实有在招人的……虽然写的是研究生以上……不过偶尔有出色的本科生,也不是不能考虑……”

    李峥一愣,还未回话,先是感受到了沈一云灼热的目光。

    扭头望去,沈一云正在以最小的幅度,最高的频率拼命摇头。

    不要啊,不要啊……这是地狱的召唤。

    李峥咳了一声,又道了个谢,这才与沈一云溜出去。

    二人狼狈换好衣服,抽了两瓶营养快线,一路逃出实验楼,沈一云才气喘嘘嘘说道:“他……他骗人……根本没有招聘……他就是馋你的手艺。”

    “我也觉得……”李峥看着自己的双手道,“那我可不能再随便暴露自己了……”

    “反正……就像色男人会馋好身材的女孩一样,老教授也会馋好学生的手艺。”沈一云看着李峥,郑重说道,“你跟史洋这样的,在我们圈子里基本就等于貂蝉和西施,可千万要小心别被心怀不轨的教授盯上。”

    李峥努力想像了一下,然后……

    “呕……”

    “咋了?”

    “你想像一下史宝儿穿上貂蝉衣服跳舞的样子。”

    “呕……”

    ……

    蓟大校园内,某水吧的角落,沈一云领着李峥,与两位有化竞经历的师兄弟凑在了一起。

    说是直播,其实并不是官方的,而是某位随队老师自己用手机直播的,李峥也顺手将链接发到了龙珠群,让大家传播一下。

    大家互相认识过后,趁着颁奖还没开始,两位大哥已迫不及待开始劝退了。

    “兄嘚,咱千万别碰化学。”

    “生化环材四大天坑!真的,哪个都别碰。”

    “哎,我当年就是不服……现在好了,大学三年,两年半都在想办法转系。”

    “你能想像么……你上学的时候,天天在实验室里倒腾那些液体……你退休了,还是在实验室里,还是在倒腾那些液体!”

    “有的倒腾就是好事了,你知道有多少人连倒腾液体的资格都没有么?”

    “唉,妹子可能还占点便宜,很多老师喜欢收妹子的,倒不是用来实验,主要是激励实验室里的男的,每人能提高15%效率,这妹子就没白收。不不……没别的意思,沈学姐你是有水平的……不是工具buff。”

    李峥深刻接受了他们的劝退后,见pad屏幕上闭幕式已经快开始了,便随口问道:“两位师兄也参加过icho么?”

    “没。”研究生大佬摆手道,“国银而已。”

    “我是省一。”本科大佬笑道,“湘南省一。”

    研究生大佬忙拱手:“原来你是湘南的啊,那比我国银牛逼了。”

    “哎……”本科大佬叹道,“太难了,湘南真的太难了,好不容易出来一个悦神,结果去年竟然是那种结果……搞的大家都骂我们湘南……唉!”

    “不慌,今年准能夺回来。”研究生拍了拍本科生后,冲李峥道,“其实我们也觉得有问题,明明去年都吃过亏了,今年怎么还一省一人。李峥你的水平摆在这里,跟史洋一起去,这冠军还能跑了?”

    “嗨,不提了,不提了。”李峥抿嘴笑道,“当时也算闹了一下吧,很不成熟。”

    “早晚要改,你只是没赶上好时候,兄弟。”本科生也十分惋惜地望向李峥,“反正也不打算搞化学,就别多想了。”

    “不多想,不多想,只是惦记着团体冠军呢。”李峥笑哈哈答道。

    不多时,闭幕式正式开始,国际化学会的大佬开始登台演讲,在坐的几个人,其实努努力是能听懂的,但都没什么心情听,只惦记着结果。

    直播弹幕倒是很给力。

    【灼:我来翻译。】

    【灼:非常高兴,时隔50年,icho再次回到了布拉格……】

    然而并没有人看他的翻译。

    【给史宝儿一个镜头啊,老师!】

    【魏东阳呢?】

    【加油啊!中国必胜!】

    虽然直播间也就百十来人,但这些久违的名字和气氛,还是将李峥代入其中。

    不过是几个月前的事,却有种回望青春,再会老战友的感觉。

    几个不认识的大佬演讲了半个多小时后,终于到了唯一有意义的颁奖环节。

    可怕的是,这是从铜牌开始颁的。

    参赛者总共300人,其中排名100—200的部分基本都是铜牌。

    15人一组,各自抻着自家的国旗上台领奖。

    这是个漫长而又煎熬的过程。

    漫长不必多说,煎熬主要是在寻找五星红旗。

    红旗如果没有出现,那才能松一口气……

    万一出现一个,那就麻烦了……

    又熬了十几分钟,熬到了银牌。

    大家也愈发担心起来。

    弹幕也是一大串【别】【别】【别】。

    大家对自家的水平都心知肚明,不拿金牌基本就是耻辱。

    终于!

    一个蓬头男上场了。

    拉着国旗,满脸哭丧地站在中间,直到主席为他挂上银牌,他都是在哭的。

    【魏东阳你个弟弟!】

    【哈哈!拉胯!拉胯!】

    【银牌无言面对江东父老了!】

    直播老师好像也很懂得把控节奏,在魏东阳领奖的时候适时地给了周毅一个镜头。

    只见周毅满脸愁云,似乎有种要砍人的冲动。

    【危!!!】

    【兄弟你要成环了。】

    【周成环在想怎么合成化尸水了。】

    好在,这样的情况并没有持续太久。

    很快,轮到金牌颁奖了。

    大家都稍微放松了一些。

    这样看,大概率一银三金,还是可以的。

    终于,在倒数第二组,4—10名颁奖的时候,大家悬着的心基本放下了。

    另两位国家队成员,分获第六名和第七名的好成绩,金牌两连珠。

    【牛逼!!!】

    【中国队牛逼!!!】

    【史宝儿!!!史宝儿妈妈爱你!!冲啊史宝儿!!】

    直播老师顺手带了眼周毅。

    这会儿才见他擦了把汗,转头冲老师道:“你妈的吓死我了……剩下就看史洋的了。啊?直播呢?艹……我不该说脏话……”

    【哈哈哈!】

    【周成环牛逼!】

    【布拉格大型成环现场。】

    万众瞩目下,终于,到了前三名。

    主持人站在台前,也是擦了把汗,沉吸了一口气宣布道——

    “rank3:raymond eugene bahng,korea!”

    掌声中,大屏上映出了bahng的成绩——

    total practical(实验):33.96

    total theory(理论):54.87

    total(总分):88.83

    一位梳着挡脑门标准分头的韩国小哥摇头笑着登台,与主席握手后,站在第三名的位置上拉起了国旗。

    主持人继续宣布——

    “rank2!”

    此刻,所有人的心都完全提了起来。

    连弹幕都没了。

    所有人心里都念着同一个咒语。

    别是史洋……别是史洋……

    只见主持人眉色一扬,兴奋抬手——

    “aleksei konoplev ruuuuussiaion!”

    这次的掌声明显更剧烈一些。

    一个头发超长,发际线又超高的俄罗斯眼镜男笑呵呵起身,小跑冲向高台。

    【史宝儿妈妈爱你!!】

    【我操毛子老哥这造型也太飒了!】

    【妖还是ruuuuussia妖啊。】

    很快,老哥也完成了流程,上台喜洋洋地举起自家的国旗。

    大屏上随之映出他的成绩。

    total practical:32.52

    total theory:57.92

    total:90.44

    老哥站稳后,主持人长吁一口气,满面笑意地开口了——

    “!”

    “yang shi!a!”

    “g a!g shi!”

    只见史洋一跃起身,一连重重挥拳三次,接着第一时间拥向周毅,一把扑上去就哭了起来。

    周毅眼眶也有些酸红,不住地拍着史洋,但掌声太大,听不清他说什么。

    哄了一会儿,史洋才终于擦了把眼睛,登上领奖台。

    多日未见,穿着西服的他……

    比往日还要臃肿。

    俄罗斯老哥也捏了下他的胳膊,开起玩笑。

    史洋却一脸严肃,直挺挺地拉着国旗,眼泪往外涌,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身后,是他的成绩。

    total practical:40.00

    total theory:58.82

    total:98.82

    弹幕彻底沸腾。

    【史宝儿妈妈爱死你了!!!】

    【实验永恒满分的男人!!】

    【化学之光!!史洋!!】

    【牛逼牛逼牛逼牛逼!!】

    就连水吧里看直播的李峥一行都跳起来了。

    “icho实验都满分???”

    “怕是给评委吓尿了吧!”

    “这逼可以的,真的可以的,诺贝尔也说不定。”

    “挣大脸了!牛逼!”

    史洋本人却是分毫也不关心,只死死抿着嘴憋着哭,甚是可爱。

    接着,主席为三人挂上了金牌,主持人拿着话筒从第三名开始展开采访。

    因为是国际场合,大家也都用英语进行回答。

    韩国小哥感谢了一圈,表示这是自己最激动的一刻了。

    俄罗斯老哥说他以为题会很难,为此准备了很多刁钻的东西,可惜都没用到。

    采访到史洋的时候,他依旧一脸严肃,用不太熟练的英语说道。

    “谢谢主办方,谢谢中华化学会。”

    “感谢你们组织,举办如此美妙的化学盛会。”

    “我知道大家都急着去晚宴……但我可能……还是要占用大家一点时间。”

    “不知道,大家了解不了解我的祖国。”

    “在我的祖国,有成千上万有志于化学的青年。”

    “但站在这里的,只有我们四个。”

    “更令人遗憾的是,有些水平和实力不亚于我的人,因为一些陈腐的规则,而无缘这个赛场。”

    “直到现在,我都为此表示悲哀。”

    “我曾试过抗议,试过组织申诉,试过各种方式改变这件事。”

    “现在,我要为此做出最后的努力了。”

    “在此,我以个人身份,放弃这块金牌。”

    “将它留给比我更配得上它的人。”

    话罢,史洋突然转身一扯,甩掉了臃肿的西装——

    露出了一套蓝白色的校服。

    接着,一个转身,将后背面向镜头。

    上面分明印着一个名字——

    【李峥】

    【li zhe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