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5 完全……挪不开……

    4月28日,星期日。

    上午十点三十,李峥和林逾静准时步入了首师大物理系教学楼。

    此次实验考试的分数线为167分,共计72人参加,每36人一组,分成8点和11点两场考试,考试时间三小时,提前半小时进备考室签到。

    其中,8点场基本就是“仁大附专场”,36个人有31个都是仁大附的。

    虽然化竞市一学校后来居上,能与仁大附分庭抗礼,不过物理依旧是仁大附的天下。

    李峥和林逾静所在的11点场,基本各学校的都有,仍然是市一居多,十来人的样子。

    二人进了教学楼,上楼梯的时候,李峥终于憋不住了,皱眉苦思道。

    “平常我走在路上,偷偷看我的人最多也就30%……今天,感觉要接近100%了,不管男女老幼……连猫都要停下来看一眼……”

    林逾静低头不语,似乎有些窃喜。

    无论是她的一身粉色衣裙,还是李峥的翘臀白衬衫,单拿出来本就都很不错。

    一旦凑在一起……

    boooomb,就炸了。

    路人无不触目惊心,瞠目结舌。

    其惊愕程度,大约相当于走着走着,迎面撞到了没戴墨镜的男女明星。

    即便进了教学楼,二人也是走一路,惊一路。

    就像自带10米的石化魔法光环一样。

    李峥也是此时才反应过来。

    难道……这就是林逾静非要为自己搭装的目的?

    不是为了出丑……

    只是想走在一起……

    李峥的呼吸不禁有些急促,吞吞吐吐说道:“我们这样……走在一起很困扰的……下次还是穿校服吧。”

    林逾静背手拎着小包,蹦颠儿着轻笑道:“实验考试不让穿校服,怪我喽?”

    “算了……总比穿奇怪的衣服好。”

    二人说着,走进了备考教室。

    一屋子人本来聊得好好的,见这阵仗,突然就失声了。

    其中有些,之前也是见过李峥和林逾静的,但今天这幅造型……

    实在是顶不住啊。

    就连负责登记签到的老师也呆呆看着二人凝滞了许久。

    直到二人走到她桌前,她才有些怀疑地问道:“两位……这里是一个备考准备室……自习或者别的事……请去其它教室。”

    李峥眉色一紧,冲林逾静道:“你看,学习很不好的样子。”

    “那是你自己的长相问题。”林逾静指着桌上的名单最上方轻声道,“我们是樱湖中学的这两个。”

    “!!!”老师更为惊讶地看着他们:“你们就是……今年的第一第二??”

    李峥忙抬手道:“只是理论上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老师咽了口吐沫,连忙将笔递给李峥,冲着二人解释道,“你们俩这……说是明星我都信……彭什么晏,古什么扎什么的我都信……说是学物理的……我实在是不敢认……”

    李峥笑着签上了名,把笔递给了林逾静:“不怪您,是我们的错,不知不觉就长成这样了。”

    “哈……哈哈……”老师也只能硬笑了。

    签完到后,李峥很快锁定了祁英男和段佩佩,快步走去。

    林逾静则随便找了个靠窗的座位,拿出了一盒布丁,嗷呜开吃。

    因为考试时间是十一点到下午两点,如果不想吃物理实验耗材的话,总要补充一些能量的。

    段佩佩见李峥过来,也分了两块巧克力酥递了过来。

    “多谢。”李峥笑哈哈接过。

    “不是……”祁英男却像看怪物一样,绕着李峥看了一圈,突然一掌抓向了李峥的屁股,“这屁股……”

    “你大爷!”

    祁英男顺势又一掌抓握起李峥的胸肌:“这胸……”

    李峥一抓、一扯,一招背身锁喉擒拿瞬间制住了祁英男:“揍你够用了。”

    “别别别……”祁英男挣扎着拍了拍李峥的大腿,“认输,认输……”

    “还摸?!”

    “不摸了,再也不摸了……”

    李峥这才推开祁英男,扯开了巧克力酥,狠狠啃了一口:“要考试了,正经点。”

    “话是这么说……”段佩佩咽了口吐沫,轻轻嚼了一口自己的巧克力酥,“你打扮成这样来考试……难道不是为了搞乱其他人心思的么?”

    “我……有么?”

    “不说了……我尽量不看你。”段佩佩吃力地侧过了身。

    不料,祁英男突然一个飞扑,抓向了李峥的小腹。

    李峥本能地就崩了个劲儿。

    “卧艹,是腹肌!”祁英男兴奋地转头道,“佩佩不来摸摸?”

    “啊……”段佩佩挣扎片刻,终于放下巧克力酥,转头瞪着李峥,“就摸一下行么?不然我考试都心乱……”

    祁英男已经躲出了老远,帮腔说道:“你就成全佩佩吧……”

    “你们闲的啊……”李峥摇了摇头,长舒了口气,“就一下。”

    “好……”段佩佩咽了口吐沫,这便一步一步慌张地走了过去。

    颤颤抬手,接近……

    可就在她就要触碰到李峥小腹的那一刻。

    突然,一道凶光袭来。

    段佩佩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僵僵转头。

    只见林逾静正含着布丁,冷眼相望。

    段佩佩又是一个哆嗦……

    不行的……

    摸李峥的话……

    会被这个女人杀掉的……

    “算……算了……”段佩佩吓得抽回了手,回身捡起巧克力酥,躲出老远,“不看你不看你……”

    李峥这才松了腹肌摇了摇头:“莫名其妙。”

    “哈哈。”祁英男抬着手臂,小心凑了过来,“我不弄你,别干我……”

    “你说你也代表四中了,就不能稳重点?”

    “稳重,稳重……来,李哥坐。”

    等李峥坐下后,祁英男才瞥了眼林逾静,悄声问道:“你俩是不是锁死了蓟大物理系了?”

    “差不多吧……如果没有更令人兴奋的选择,应该就是了。”

    “哦……那样的话……”祁英男吞着口水道,“你俩上大学开始……就可以偷偷租房住一起了吧?”

    “???”李峥大惊,同时一脸潮红,“你想什么呢!”

    同时,不远处的窗边,林逾静一口布丁喷了出来。

    “哎哎哎,那先不说这个……”祁英男搓着手追问道,“女孩的舌头,是不是凉凉的啊?”

    “……”

    “怎么了,过来人是这么说的啊。”

    “所谓的过来人……是史洋?”

    “诶?你怎么知道?他这方面很有研究的,是博士水平。”

    “你要知道,这种理论博士……还不如实践小学生……别说女孩的舌头……他连女孩的手都没碰过。”

    “唔……”祁英男心急火燎道,“就是说……你们拉过手了?”

    “……”李峥抬手咳了一声,“也……不能算拉,就是偶尔碰过一两次吧……”

    “什……什么感觉?”

    “凉凉的……”

    “史洋诚不欺我啊!”

    “……别让我听到这个名字。”

    ……

    11点整,实验考试第二场,正式开始。

    其实李峥的胸肌和翘臀,能扰乱心智的对象也不过只有段佩佩罢了。

    因为在场的36个人里,只有段佩佩和林逾静两个女生。

    相反,林逾静扰乱他人心智倒是真的。

    30多个寸头眼镜男,谁都禁不住偷瞄过去两眼。

    同时自己,也开始莫名其妙地注意起言谈举止,动作是否帅气,神情是否潇洒。

    连鼻屎都不敢抠了,再痒痒也只能忍着。

    这导致在场的绝大多数男生,都晚了半小时才进入实验状态。

    李峥本来是不怕这个的。

    他与林逾静日日相处,早已产生了抗体。

    只有她换新衣服的时候,才会被影响几十个小时,最多一星期。

    结果,他失算了。

    进了实验室,林逾静还真就换上新衣服了——

    白大褂实验服!

    除此之外……

    不知是为了保护眼睛还是什么的。

    她竟然掏出了一个恐怖的大杀器——

    半黑框眼镜!

    外加猝不及防突然扎起的头发。

    整个人,突然从粉嫩少女,切换为科研姿态。

    这个瞬间,李峥完全被锁定了。

    在他的世界里,这个造型,才是真正的性感拉满。

    视线……

    完全……挪不开……

    结果,与其他人不同。

    李峥足足被影响了一个半小时。

    他太难了。

    ……

    两点整,铃声响起。

    试卷全部收上后,祁英男第一时间跑到李峥跟前:“对题对题……第一题激光波长你测得多少?”

    “激光?波长?”李峥呆问道,“还有这道题呢?”

    “那……电学题,黑盒结构你怎么判断的?”

    “这个……我……我……”李峥垫着下巴,可可爱爱地说道,“好像忘了。”

    “大哥,你咋了?”

    “……”

    “最后那个介电常数呢?”

    “还问这个了?”李峥若有所思点了点头,“那我应该没做到这里……”

    “哥……你是生病了么?”祁英男抬手抹了下李峥的脑袋,“是挺烫的……”

    “就稍微走了个神儿……”

    一行人脱下了实验服,出了实验教室,倒也没急着走,而是不约而同地回到了备考教室对题。

    能走到这里的人,无一不是蓟京物理前72名的强者,基本是都是有对题资格的了。

    好消息是,他们也不用真的对,第一场考试的人早就对完了,仁大附国家队早就在龙珠群里公布了答案。

    不过实验考试里,确切数值的答案占分比并不多,更多的分值还是在实验操作上,每个人都有对应的老师在身后全程记录。

    这个分数是对不出来的。

    但也不必焦虑太久,因为阅卷量很少,一般来说当天晚上就可以出分。

    因此,备考室里的对题,更像是大考结束,解脱里以后的相互倾诉。

    毕竟大多人的目标并非省队,能拿到省一,便有了名校的敲门砖。

    尤其对于一些垫底进省队的人来说,接下来的时间与其继续怼物理,争取一个不一定能拿到的国家级奖牌,不如准备高考,更务实一些。

    林逾静本也进了这间教室,但见李峥呆愣地与祁英男凑在一起,半天也没有走人的意思,便自己先走了。

    她走了一会儿,李峥才终于恢复回来。

    刚刚都发生了什么?

    白大褂,黑框眼镜。

    这个是真的顶不住啊……

    不争气……太不争气了……

    李峥喘着粗气,抓着桌子,空洞地看着黑板,“好了,我实验一定垫底了……”

    祁英男正与旁边的人臭贫,见李峥恢复正常,扭头骂道:“你慌个毛……0分都照样进省队。”

    “你不懂……”李峥惊恐低头,“输了……刚翻身了一下子,立刻又被踩下去了……”

    “啥意思?”

    “行了,别问了……”段佩佩在旁不忍地摇头道,“我大概能懂一些……成绩决定地位的样子……”

    “这么一说……我就懂了……”祁英男也是摇头一叹,拍了拍李峥,“没事儿,还有国决呢,稳住兄弟,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美。”

    “多谢多谢……”李峥擦了把汗,望向四周,“咱跟这儿干嘛呢?”

    “好不容易考完了,瞎聊呗。”祁英男叹道,“你是没啥感觉,可对大多数人,这里,就是物理人生的终点了啊……”

    “嗯……”段佩佩咬唇点头道,“我对了答案,可能连省一都拿不到……仁大附竞赛班的老师好像押对题了。我明明没少付出努力……但他们实验室环境、师资和竞赛氛围,都比我们强好多……”

    段佩佩说着说着,抹了把眼睛,就要落泪。

    “你已经超强了……”李峥安慰道,“应该是全市第一的女生了,别管林逾静,她不是人。”

    “你就是人了?”段佩佩哭笑道。

    “我真的是人。”李峥挠头道,“你看我这回就砸了,差不多交了白卷……这才是人么。”

    “说到白卷……”祁英男晃着手机道,“仁大附的人说,归见风压根就没来考。”

    “啊?”李峥惊道,“什么情况??”

    “没人知道。”祁英男往椅背上一靠,背手抱着脑袋叹道,“这大概就是风神吧,来物竞只是一场游戏,不好玩就关了。”

    段佩佩擦着眼泪道:“又或者,确定不考实验也能进省队,就不必来了……天才还真让人讨厌……”

    “不是吧。”李峥皱眉道,“他应该还是挺喜欢物理的……我能感觉到,他也没有藐视竞赛的意思……他还跟我说集训见呢……”

    “对啊,集训见。”祁英男双掌一拍笑道,“集训有两次,一次省队集训,一次国家队集训,这都在实验考试后头。”

    “这么一说……他当时就确定自己不来实验考试了?”

    “应该是吧,毕竟风神,捉摸不透。”

    接着往后聊,李峥才知道归见风连上学都有一搭无一搭的,对待这种学生,即便是仁大附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虽然归见风完全有特立独行的资格。

    但李峥总觉得,他的气质不是那样的人,反而是个极其乖巧的学生才对。

    可惜的是,再往深聊也没人知道了,即便是吴数、欧星灼,也对他了解有限。

    至于群内仁大附高二的几个人,也只能说出“人很好”、“很难见到”之类的评价。

    还真就风清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