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 理科生的浪漫

    拜别过家人后,李峥一路地铁+单车+小跑,终在两点五十二分赶到了长安影院门前。

    影院地处西市与海甸的交界处,距离樱湖人的活动范围实在有点儿远。

    如果是普通的电影,选个离家近的影院看看也罢,但对于《流浪星球》二人都觊觎已久,不来个imax实在对不起自己。

    外加春节档的票本来就不好买,且《流浪球星》的排片量并不高,林逾静这才提前一周锁定影院,提前逼李峥就范。

    这一层,李峥其实是到影院门口的时候才想到的。

    很多想现场买票的人,都只能买到第二天的了,要么扫兴离去,要么就只能看《老猪佩顿过大年》之类的电影了。

    果然,会计算统筹的人,到哪里都是有优势的。

    李峥看着拥挤的人群,正想着应该如何挤进去,后腰忽然被点了一下。

    “唔……”

    不用回头,李峥就笑了,而后瞅了眼手机。

    14:59:55秒。

    就像上课总能踩铃进教室一样,有些人就是这么神奇。

    回过身去,林逾静正嘟着嘴看着别处,身上还是那身褐色大衣。

    “过年也不换身衣服。”李峥傻笑道。

    “万年黑皮还好意思说我?”林逾静也不看李峥,只望向影院不大的出入口,“人好多……”

    “是,今天好几个电影一起上。”李峥跟着问道,“几点开场?不急的话我们等人少点再进。”

    “不急。”林逾静点了点头,“还有10分钟。”

    “???”李峥瞬间急了,“你就不知道约早点儿?”

    “那么早去做什么……”

    “靠!你不买爆米花,不上厕所的?”李峥一个扭身便扒向人流,“懒得跟你解释了,跟在我身后!”

    “唔。”

    这一次,李峥是真的猛男。

    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挤,就硬挤。

    林逾静则揪着他的衣服,悄悄跟在他身后,十分舒适。

    之后买爆米花、换票、拿眼镜也都是李峥神速完成,林逾静当了回饭来张口的大宝宝。

    二人坐进影厅座位的时候,竟然还有5分钟。

    “呼……”李峥这才舒了口气,抓上一把爆米花嚼了起来,“太悬了。”

    “还好吧,提前了几分钟呢~”

    “你是还好,这都是我拼出来的,中间有俩男的差点要跟我打起来,你没看见?”李峥狠狠狂嚼,“下次我安排时间,你太不靠谱。”

    “……”林逾静闻言,头一低,惯性一般抓了把头发,挡住了侧脸。

    “啊……这个……”李峥忙把爆米花递了过去,“别介意,不是质疑你的时间管理能力,主要我喜欢打更多的富裕。”

    “哧……”林逾静恨恨扭头,“谁介意这个了……不会抓重点,怪不得语文差。”

    “那介意啥?我不给你爆米花吃?”

    “闭嘴……”

    “哈哈。”李峥大口吃着东西笑道,“话说我上次来电影院,还是看《星际穿越》呢。”

    “啊。”林逾静呆呆说道,“我也是。”

    “这么巧?”李峥继而说道,“再上一次,是《盗梦空间》。”

    “我也是……”

    “再上一次……我也想不起来了。”

    “我也是!”

    “那搞不好我们早就碰到过呢。”李峥兴奋地望向四周,“这里的科幻同好也是,搞不好以后还能碰到呢,不过我看不清,好像都是寸头眼镜男的样子。”

    林逾静摆弄着头发呢喃道:“以后还会……碰到么……”

    “一定会的,这个环境里,科幻爱好者必须无脑挺科幻电影。”李峥扭头道,“放心,下次我买票,不占你便宜。”

    “……”林逾静更深地低下了头,“我还没答应呢……”

    “喂喂喂……你不要搞这些,最近我脑子都快被情商算法烧坏了。”

    “就你,还情商……还是先提升记忆力吧。”林逾静一字一字说道,“下一个科幻电影很近,你记得关注。”

    “哦?”李峥这便掏出手机搜索起来,“你说的是……《上沪堡垒》?”

    “嗯……”

    “这个……卖相感觉不太好啊……”

    “你不是刚说科幻迷无脑挺么?”林逾静骂道。

    “无脑是该无脑……”李峥皱眉看着手机,“这样,我先看一遍原著小说再决定。”

    “说完就反悔,骗人,渣!”

    “得得得,看看看!”李峥摆了摆手收起手机,“就算不好看我也认了,谁让我们科幻迷如此饥渴呢。”

    “哼。”林逾静这才整理好发型,看着巨幕上的广告片说道,“我先提醒你一下,《流浪地球》也不一定很好看,应该只是借了小说背景设定的商业片,可能并没有很深的思想性和物理学。”

    “这就可惜了……”

    “而且投资也不大,所以我们很可能觉得无聊,不太可能有星际穿越那种震撼。”

    “那……没看爽的话我们再补一场《老猪佩顿》?”

    “你怎么不看《熊出山》呢……”林逾静说着戴上3d眼镜,“总之,调低期待吧,不可能与《星际穿越》比的,能正常看完不无聊,不尴尬就算过关了。”

    李峥摇头叹道:“哎,你这人总是这么悲观。”

    “这样才不会失望。”

    “这样也不会拥有希望。”

    “那你去尽情希望吧,把什么都希望一遍。”

    “不是啊,我的希望也是基于理性的,比如说这个《上沪堡垒》,我特别努力也希望不起来……”

    “好了,开场了,不许说话。”

    “不交流物理学问题么?”

    “不交流,看电影不许说话。”

    “那我发微信。”

    “后悔和你一起来了。”

    “你爆米花没了。”

    “不许说话!”

    “……”

    李峥摇了摇头,戴上眼镜,望向了巨幕上的标准龙标开场。

    你说你看电影不聊天,你叫我来干嘛?

    黑咕隆咚的,我打手语你都看不见。

    虽然李峥很想讨论讨论物理,但随着电影开场,他在第一时间就陷了进去。

    没办法,这个开篇太史诗,太科幻了。

    运用各国新闻外加旁白的方式,介绍了太阳活动加剧,人类为了存活,而架设数百台引擎,推动地球离开太阳系的大背景。

    这味儿对,非常对。

    一声“抬头,就看到爸爸了”过后。

    视野进入了宇宙。

    随着一道道推进器的蓝焰亮起。

    那颗名为地球的行星,开始了它的流浪。

    “再见,太阳系。”

    “goodbye, solar system。”

    看着那无数道蓝焰,看着地球在白色的尾迹中缓缓驶远。

    外加那一声声“再见”。

    李峥哭了。

    明明什么都还没开始。

    明明只是第一个画面……

    但他就是流泪了。

    不需要情节,不需要对白,不需要起承转折。

    这样的画面,这样的流浪。

    已是理科生最终极的浪漫。

    李峥捂着嘴,甚至有些抽抽,他极力克制着自己不发出声音,被身旁林逾静或者周围的哪个人笑话。

    然而……他右边座位的那位大叔,依然颤得李峥都坐不稳了。

    大叔不断地抬眼镜擦眼睛,眼睛在哭,但脸又在笑。

    人与人的悲欢是共通的,至少在这里是。

    同道难求,李峥当即抽出纸巾递了过去。

    大叔接过纸巾擦了着脸连连点头,说不出话来。

    类似的场景,也在一座座电影院中,此起彼伏地上演着。

    毫无疑问,仅仅这五分钟,对所有科幻迷来说,已是毕生难以想像的盛宴。

    李峥当然又瞥向林逾静。

    只见林逾静死捂着嘴,眼泪像水一样顺着手背留下。

    即便她很努力,手指缝隙间却依旧不断渗出“唔唔唔”的声音。

    “靠……”李峥赶紧递过纸巾,“不是调低期待不抱希望么……”

    “唔唔……这谁顶得住啊……”林逾静抽过纸巾一张张擦了起来,“你快……快拿手机……买后面的票,能买几场买几场……”

    “这么早就决定二刷?”李峥呢喃道,“不留着压岁钱看《上沪堡垒》么?”

    “不管,先看五遍再说……唔唔……”

    “好吧……那……五遍都是咱俩一起?”

    “你爱来不来,先帮我买了……压岁钱补给你。”

    “没事儿,我爸卡里钱用不光的。”

    随着电影的深入,李峥发现林逾静的评价并没有错,这确实是一步借用小说背景的商业片,更像是灾难片,主线是营救,期间也难免有些瑕疵和尬点。

    但奈何,宇宙空间站、冰封地球、ai叛逃、点燃木星这些点实在是太他娘的来劲了,组合在一起简直就是对科幻迷的连环轰炸。

    且每一轮,都炸得李峥和林逾静体无完肤。

    最终,在地球的狭长尾迹中,电影结束。

    即便音乐响了,灯也亮了,却依旧无人离场。

    这群首映日的硬核影迷,依旧沉浸在物理学的浪漫之中,虽然明知没有彩蛋,却又心存侥幸,骗自己后面还有货。

    再看林逾静,整个人都处于一种脱力的状态,完满地靠在椅背上,脸蛋熏红,不轻不重地喘息着。

    李峥本来没怎么样,但看着这个状态自己也脸蛋熏红了。

    对于热爱物理的人来说,这部电影,大概就是人生迄今为止最爽的体验了吧……

    “我……买完了……”李峥颤声道,“明天两场,后天三场……你确定不会看吐么。”

    林逾静摘下眼镜,完满地看着结尾字幕:“你吐了我就自己来,不然也可以把票给父母让他们来,我愿意用所有压岁钱挺它的票房。”

    李峥叹道:“这就是饭圈少女么……”

    “你才饭圈少女!就是为了对抗饭圈才要挺流浪!”

    “可这样还是太浪费了一些……不如留下一些钱看《上沪堡垒》。”

    “你怎么还记得那个!”

    “分散投资么……”李峥抿嘴道,“那这样,我们先把明天的看完,看吐了就把后天的票送给父母,送不出去就给小可、青华他们。”

    “可以。”林逾静勉强应了,随后又感慨道,“好多场景,我真觉得不亚于星际穿越了……”

    “技术上还是星际穿越更强。”李峥依然保持了理性,“但《流浪地球》更大气,更史诗,集中全人类的智慧和集体的力量,拼出生存的可能,这个比个人英雄主义给劲,也更符合科学认知……说到科学认知……我中间就想和你聊了……很迫不及待。”

    “嗯?”

    “靠我俩现在的物理知识,是不是可以用地球自转速度和质量,算出让地球停止自转需要做多少功?”

    “是啊。”

    “是不是可以计算用木星当引力弹弓的具体参数?”

    “嗯……应该是可以的,引力弹弓的条件我初中的时候就算过。”

    “还有点燃木星冲击波的推力。”

    “这个有些热力学在里面了。”

    “是啊,还有力学、电磁学、核物理和物理化学,有趣的地方太多了。”

    “除了物理化学……其它的倒是真的有趣。”

    听闻此言,李峥的神色逐渐跃动起来:“那……要不要找个地方,从头到尾全算一遍?”

    林逾静瞳色也随之一闪:“制定我们自己的《流浪地球》计划。”

    “是吧,这才叫看电影!”李峥大笑道,“说好了,不许偷偷翻原著,全自己算。”

    “你个渣渣算不出来的,要加速首先要环日调整轨道,一开始这第一步你就不会算了。”

    “别开玩笑了,我数学比你强。”

    “???期末考我比你高。”

    “那不算,朱洪波老师的评点才是权威。”

    “渣渣!他也是渣渣,渣渣惜渣渣。”

    正说着,清洁阿姨非常嫌弃地走了过来:“散场了,散场了。”

    二人这才发现影厅里已经基本没人了。

    李峥道过谦后,连忙起身道:“吃点东西,然后找个安静的地方算一算?”

    “好!”

    二人这才乐呵呵离场。

    这电影看的是真不亏,既好看,又附送了很多道有趣的物理题。

    尤其是与情投意合的科幻迷,物竞人士在一起讨论,简直就是快乐翻番。

    今天晚上,可要算个痛快。

    算到天亮都可以。

    二人虽然气势汹汹,大有猛搞一个晚上的决心,但有些定律也是逃不过的。

    比如“看完电影必上卫生间”定律。

    通常出口通道路上的卫生间都会很拥挤,但他们拖了太久才离场,也几乎没几个人了,只有几位男士在门口等待。

    不得不说,有些方面,男人确实有效率优势。

    比如尿尿很省时间,基本不用排队。

    但如果与女士同行,即便自己完事了,也不得不在外面等,这就有点烦了。

    为了不那么烦,李峥刻意慢条斯理地处理起来,低着头稳稳瞄准,不快不慢地放货,挑战一滴也不溅出来这个成就。

    可就在精益求精的时候,却不巧发现左池的男士溅了一地,还溅到了自己的鞋上。

    太不讲究了。

    明明瞄准一些,控制好压强就可以的。

    这样得给清洁工添多少麻烦?

    李峥有些不忿地抬头望向左侧。

    那张侧脸,棱角分明,那副眼镜,油光锃亮。

    还有那灰色的衬衫,和高高的裤腰带。

    “星灼?”

    男士一个哆嗦,惊讶转头,又滴下了不少。

    “李峥?”

    李峥大喜:“你也是来看流浪星球的?”

    “妈的必须看啊。”欧星灼使劲抖了两抖,匆匆拉上拉链,这便一掌拍向李峥,“够硬核的啊,第一天就来。”

    李峥慌忙闪过,指着池前的纸抽道:“你先擦擦鞋吧……”

    “啊?哦……”欧星灼匆忙走过去,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慌乱说道,“我慢,你就别等我了,回头聊。”

    “哦……”李峥只好自行洗手。

    看着俯身擦鞋的欧星灼,他总觉得有些诡异。

    电影散场偶遇,又是这么有趣的物理电影,你无崖子撞到了我虚竹,咱不该大聊300回合么?

    除非……

    李峥想到了什么?

    “你自己来的?”李峥擦着手问道。

    “啊……对……对对对,自己来的,呵呵。”欧星灼颤声擦鞋,“你也自己来的?”

    “我跟同学来的。”李峥一身浩然正气,“物理也很强,我们准备找个地方算电影里的物理量,你要不要一起?”

    “啊,这个,不了不了,我去年都考过物竞了,否则今年高三来不及了。”欧星灼匆匆摆手,“赶紧找你同学吧,别让他……她……”

    欧星灼神色一震:“你同学是女的?”

    此刻,欧星灼也发现了重点。

    如果李峥是和男同学一起来,一定会结伴来厕所的。

    只有和女同学一起,才会分头行动。

    “是啊,林逾静,之前跟你提过的。”李峥笑着走到门口,“这么有趣的物理狂欢之夜,真不去啊?”

    “不了不了,你快去吧,别让人家等。”

    “哎,那群里聊吧。”

    “群里聊,群里聊。”

    李峥就此出了厕所,眼见林逾静还没出来,只好在门口傻站着等。

    等着等着,出来了一个面目高冷的高个儿短发女生。

    直怔怔就与苦等的李峥对上了眼儿。

    “吴数!”

    “李峥!”

    二人想也不想就凑成一团。

    “太巧了吧。”李峥指着男厕所道,“星灼也在。”

    “啊?你见到他了?”

    “是啊,他自己来的。”

    “呵……瞧他这点出息。”吴数嘴角一扬,冷笑道,“他人呢?”

    “擦鞋呢。”

    “擦鞋?”

    “就是刚刚……”李峥意识到这样揭人家短儿不太好,忙改口道,“刚刚好像要擦鞋,就很神奇。”

    “喂,他不会真的……”

    “……”李峥吞了口吐沫,侧过头去,“我不知道,我也没亲眼见过。”

    “我……算了我还是不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