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2 这样的场面,还有5次

    张涛感觉,自己越来越搞不懂现在的年轻人了。

    本来死板的实验讲解课,现在给你们配上了俊男靓女的完美实操视频,怎么反而听起来更吃力了?

    有人咬牙切齿,有人委屈巴巴。

    真正能听进去,品到这段实验配合精髓的,不过一二。

    最终,张涛只好快进着讲完了,全程不过一个小时出头。

    至此,本次培训的主课也算是结束了,进入了自由玩耍时间,等待理论班的同学们讲完最后一个课时,搞一个小型结业式。

    说完这些安排后,三位老师便匆匆出门安排去了。

    瞬间,一个班的人颓了大半。

    不仅被视频活虐了一个多小时,而且还没有签约……

    假的,都是假的……

    除了酸,什么都没留下。

    当然也有些人很快就释然了,毕竟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提高,非想着签约什么的才是有病。

    “还是水平不够啊。”祁英男伸了个大懒腰,“实验都被樱湖侠侣超了……他俩脑子怎么长的?”

    “本来……都不想理他们了……”段佩佩委屈地低着头,“结果他们录视频……太过分了……”

    “哈哈,我还好,习惯了。”祁英男哈哈一笑,冲窗户那边努了努嘴,“走吧,最后聊两句,后面复赛铁定还会见面的。”

    “还……还要见……”段佩佩耷拉着嘴巴道。

    “顺利的话,省队集训还要再来一次……”祁英男一边拉着段佩佩往外走一边笑道,“然后决赛再来一次,更顺利的话国家队选拔还要再来一次……顺利飞了的话还有ipho和apho的集训再来一次……然后是正赛……这几次了?你数了么?”

    “好像5次了……”段佩佩咽了口吐沫,“头一次,不是很想晋级……”

    “诶,想开些。”祁英男劝道,“没有林逾静的话,你有很大概率是今年蓟京物竞的女生第一,不是你不够出色,只是没赶上好时候。”

    被祁英男这么一说,段佩佩倒也舒服了一些,忙又回敬道。

    “没有李峥的话,你也是大概率的男生第一了。”

    “哈哈!”祁英男咧嘴笑道,“那怕是别人就要叫我们四中侠侣喽?”

    “啊?不不不,你是个好人……”

    “……”

    二人走至窗边试验台的时候,李峥和林逾静正各自把着一角,隔得老远。

    这在外人看很难理解,但对于当事人来说,现在的感受只能用羞耻来形容。

    看着视频中过家家的俩人,仿佛根本就不是自己。

    李峥和林逾静都还没有意识到,一旦进入了物理实验状态,他们很快就忘记了平日交流的尺度,化为了两个单纯的过家家玩家,无论是神思还是动作都完全交融在一起。

    这种情况,做的时候只是单纯的爽。

    但录下来,事后再看,那就非常的羞耻了。

    想到这么多天都是这么过的,就更羞耻了。

    虽然他们彼此都想和对方一起做更多的实验。

    但再也不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了。

    僵持之间,付雪峰匆匆回到教室,依次叫了六个人出去,李峥这一行四人自然在列。

    剩下的人,重又悲愤起来。

    反转又反转?到底签不签?

    六人出门后,被分别安排去了两个小教室。

    首先是李峥和林逾静,再次被迫面对张涛。

    张涛眼见二人都绷着劲儿,一脸难受的面容,也只好叹了口气:“行了,不是签约。”

    俩人这才快乐起来。

    “呼……”

    “唔……”

    张涛也没力气跟这俩人较劲了,只无奈道:“先说第一件事,你们的实验视频是真的很不错,我们想留作教学用。”

    呼、唔声戛然而止。

    二人同时一怔。

    “不会外传的,只是内部教学用。”张涛没想到俩人这么大意见,忙解释道,“这种事在我们这里很光荣的,你们就理解成某个外科医生的手术过程被录制下来了,供广大医生参考,这不光荣么?”

    一提这个,李峥就想到了老李。

    他也确实提过,手术实例能被做成教材,是外科医生的至尊荣耀。

    如果视频里只有李峥一个人,他怕是当场就答应了。

    但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

    不太想再不被人看。

    除非……

    “倒也不是不行……”李峥纠结道,“能打个码么?”

    “???”

    “就是给脸打个码,手和身体不用打码。”李峥认真地解释道。

    张涛惊了。

    我们说的是一个视频么?

    张涛整理了很久思绪,才勉强开口:“李峥……这没什么丢人的,是光荣……也是帮助今后的竞赛生。”

    “这……”李峥犹豫地转望林逾静,“你说呢?”

    “唔……”林逾静摇了摇头。

    “那就……只能对不起了,张老师……”李峥挠了挠头,“以后有机会吧,我单人solo给您录一段。”

    “那真用不着你,看的就是你们两个的合作统筹。”张涛揉着额头质问道,“我就很奇怪,这么多天,我说什么你都不听,怎么就这么听林逾静的?”

    “没有啊,我有么?”李峥满面茫然。

    旁边的林逾静反倒捂嘴笑了。

    “唉!”张涛也彻底没了脾气,往椅子上一摊,扫着手表嘟囔道,“好了好了,那不说这些事情了。还有点儿时间,你们有学习、科研上的问题没有,随便问吧。”

    “哦?”李峥眼儿一瞪。

    就连林逾静也重视起来。

    科研圈,毕竟太小了,外面的人很难获得什么有效信息。

    张涛如此慷慨分享,二人自然不会放过。

    李峥的第一个问题,瞬间已到嘴边——

    【如果菁华物理系评分是100,那蓟大应该是多少?】

    几年前,他怕是直接就问出来了。

    但现在,随着成长,他已愈发成熟,也愈发虚伪。

    就不声不响地,藏起了自己的真实意图,转而问道:“张老师,能不能讲讲物理系的几大专业?”

    “这个么……本科其实没什么可说的,都是打基础,无非就是物理学、天文学、核物理以及大气科学。”张涛打量着二人笑道,“我知道,想学物理的人,没人会对大气科学感兴趣,所以这个就自动排除了对吧?”

    二人傻笑点头。

    张涛虽然不懂二人的性格,但对于物理小天才们实在是太懂了。

    即便类似的介绍她已不知说了多少遍,但依然不介意再来一遍。

    “那剩下三个专业,我简单提两句。”

    “物理学就是比较全面的打基础,研究生再转向某个具体领域,当然也包括天文与核物理。”

    “天文学主攻天体物理,今后会做宏观研究,类似于nasa三天两头公布的那种。”

    “这种研究是极其依赖观测的,虽然我国现在布置的天文望远镜,及其技术参数还没法和nasa比,不过等你们研究生毕业的时候,几个最先进的望远镜应该已经入轨了,可以说大有可为。”

    “最后核物理,同样也很依赖硬件和实验,也是现在社会上争论比较大的专业方向,争论点不在于是否应该投资发展,而是到底要投10亿,100亿还是1000亿。”

    “这是最有可能一事无成的专业,也是最有可能惊天动地的专业。”

    “就是太依赖国家的投资计划了,现在还无法确定。”

    “就是这样,你们两个有什么想法?”

    李峥早已听得心驰神往,想也不想便答道:“我一定是物理学专业,我讨厌选择,我全都要。”

    “哈哈。”张涛大笑道,“我劝你还是清醒一些,现在不比爱因斯坦那个年代了,想做出成果的唯一方式就是深耕某一个细分领域,当然研究两个、三个的人也有,但等研究出成果来的时候,八成也会退休了,除非你有比别人多100倍的时间和寿命,不然不要撒大网。”

    李峥稳稳点头。

    您搞错了张老师,现在是112倍。

    看着李峥这么自信,张涛也懒得说他。

    年少轻狂太正常了,何况还是这种级别的天才。

    等你真的展开研究,体会过其中的辛苦与绝望,恐怕会回想起我今天的话罢。

    张涛转而问道:“逾静呢?”

    “天文吧。”

    林逾静与李峥不同,她的这个结论不仅是自己的喜爱,还是深思熟虑过的,沈听澜也完全支持。

    毕竟,没人比她更清楚将来要发几台顶配望远镜上天。

    不过张涛对这个想法却不是很认同:“你要知道,天文学是个要耐下心思观测、计算、再观测、再计算的专业,这个专业其实……并不需要太夸张的才华,依你的程度,去研究更热门,机会更多的专业,才算得上是人尽其才。”

    “谢谢张老师,我会考虑的。”林逾静也非常稳地点了点头。

    张涛也算是明白了……这俩人早就心有所属,完全是问着玩的。

    我到底是怎么想的,要指导这两个人!

    还没被敷衍够吗?

    李峥和林逾静出教室的时候,祁英男一行也刚好从隔壁的教室出来。

    颇为欢快,但远没到签约那种喜悦的程度。

    一问之下才知道,原来是发了他们“菁华物理春风营”的邀请函。

    与“蓟大金秋营”类似,这也是个签约圣地,时间在五一节期间。

    正常来说,省一才有资格申请。

    提前得到这个邀请,倒也算是不错的鼓励。

    张涛本来也是要邀请李峥和林逾静的,但直接就被二人的脸色憋了回去。

    她真的太难了。

    ……

    1月10日,李峥再次归校。

    与之前的化学集训耗光了心神不同。

    这次集训归来,他如同补满了魔气,神采奕奕。

    想不到的是,有个人更加神采奕奕。

    头发似乎都茂盛了一些。

    没了李峥和林逾静,**华江帅,如同梦回往昔。

    没了酸味的空气,是甜的。

    没有了李峥的教室,是暖的。

    当然,这也少不了每个周末与杜诗童的半天自习,以及之后的小公园合奏。

    人生,原来可以如此完美充实。

    这才是我的樱湖!

    然而,好景不长。

    这一天,当**华走进教室的时候,赫然看到了端坐看漫画的李峥。

    “啊……”**华本能一颤,快步走到桌前放下书包,“这么快就回来了?”

    “回来了。”李峥把漫画一拍,眯眼问道,“题做的如何了?”

    **华闻言,又是一个哆嗦。

    所谓的题,自然就是学魔题库里的那些了,李峥临走前那一晚塞过来的,好几斤重。

    “做了一些了……”**华咽了口吐沫。

    “一些是多少?”

    “七八份卷子吧……”

    “这连5%都不到。”

    “不是……一天做一份,已经挺多的了……还要跟陶老师做物竞,还有那么多作业要写……”**华越说越委屈,一天一份他都已经做到12点多了。

    “没关系,你自己看着来吧。”李峥上下打量着**华,只感觉他气色实在太好了,好得有些反常,不禁问道,“最近,没少和杜诗童见面吧……”

    “就两次,两次。”**华有些后怕,“绝对没影响学习,不是一起上自习,就是陶冶情操。”

    “嗯……做题进度再快一些就好了。”李峥比划道,“你看,再过10天就要期末考试了,这种时候,突击一下也是可以的嘛。”

    “是是是……”**华耷拉着嘴道,“要不,我跟诗童,期末考试后再见面?”

    “诶,那是你们的事情,不要考虑我,我就一说,别有压力。”

    “……”

    正说着,教室门口突然传来了标志性的“哇”声。

    “师父回来啦。”张小可兴冲冲背着巨大的书包蹦跶过来,急切地拉开拉锁,一沓一沓往外掏题,“来来来,做了小一半了,快给我反馈。”

    李峥颇为满意。

    虽然嘴上没说,但眼神已经表露出来了。

    瞧瞧人家!

    “天才毕竟是少数,大多数人都是要靠时间投入啊……”李峥审视着张小可的卷子连连点头,“很好,照这个节奏走,菁北也是有的拼的。”

    “哈!”张小可神气叉腰,“先定个小目标,期末前五。”

    “有志气!”李峥愈发满意,抓紧指导道,“既然这样,临时调整一下,主攻数学,争取拉分。”

    “拉分!”

    **华实在不忍再挺下去,转身往外挪去:“那个……你们聊,我去下卫生间。”

    待他走了,张小可才落座叹道:“哎,青华精力真的是分散了,不该搞物竞的。”

    “嗨,各有各的选择,他自己会掂量的。”李峥擦着桌子嘟囔道,“话说这次物竞培训,我以为会强者如云的,最后也不过尔尔。”

    张小可递了张湿纸巾给李峥:“这个没办法,谁让你一天到晚被静静磨练呢。”

    “呵,早晚超她。”李峥抿嘴笑道,“其实这次物竞,相比于林逾静,我更关注另一个人,可惜没碰到。”

    “仁大附的?”张小可十分主动地掏出手机,“需要我帮你打听么?”

    “嗯……算了吧。”李峥舒了口气望向窗外,“该相遇的时候,自然会相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