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 那里还是不可以的

    回程地铁上,李峥本想小眯一觉,可他刚合眼,手机就传来了一系列剧烈的震动。

    拿出手机一看,俞鸿的信息正一条条砸过来。

    【俞鸿:拒了周毅的合同?】

    【俞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俞鸿:咱们学校快十年没出过蓟大菁华了啊李峥!】

    【俞鸿:蓟大化院,我都没上成啊!】

    【俞鸿:我知道你更喜欢物理,可你就这么有把握去蓟大物院么?】

    【俞鸿:物理有什么好的嘛,应用技术早就到头儿了,现在这个阶段,搞物理的全是大忽悠你知不知道?要么想方设法忽悠国家的钱搞对撞机,要么绞尽脑汁胡诌什么量子力学和弦论,反正都没法验证,忽悠一个是一个。】

    【俞鸿:我看你就是被忽悠了。】

    【俞鸿:你就是小说看多了,除了写小说的谁信他们?】

    【俞鸿:其实写小说的也不信,纯粹是拿这些玩意儿当素材,忽悠你们这帮啥也不懂的学生。】

    【俞鸿:化学不一样,化学在应用上还大有空间,解决的都是现实问题,从环境污染到药物研发,哪个方向都有路可走。】

    【俞鸿:你是要活活气死我!】

    李峥也很无奈,他每次刚打了几个字想回复的时候,俞鸿就砸来了一条新的信息。

    这个愤怒李峥自然也是理解的。

    甚至俞鸿说的很多话,也并非危言耸听。

    理论物理,真的有些死路一条的感觉,只因观测手段远远落后于理论猜想。

    或者说,爱因斯坦、麦克斯韦、薛定谔这群变态,提前把后面100年人类技术能观测的事情,全部猜完了。

    可即便如此,俞鸿的说辞也有些极端。

    至少在天体物理、激光物理、粒子物理这些细分领域,还有很多东西值得去深挖。

    至于横空出来一个牛顿或者爱因斯坦。

    一拍脑袋发现万有引力或者相对论。

    这种事情是真的基本不可能发生了。

    此外,化学就业前景虽然也不咋地,但好在全社会有大量的化工需求,总比只能肝儿在象牙塔里的理论物理强太多了。

    李峥这边,刚酝酿好说辞要回信息,俞鸿又再次砸了过来。

    【俞鸿:算了算了,真的没法跟你交流。】

    【俞鸿:我第一眼看你就知道你不喜欢化学,你学的差也就罢了,莫名其妙学这么好不是成心气我么?】

    【俞鸿:什么都不说了。】

    【俞鸿:不拿国金回来,看我怎么弄你的!】

    【俞鸿:别以为我就没手段。】

    【俞鸿:把你和林逾静拆到两个班信不信??】

    卧艹???

    还有这招?

    李峥眼儿一瞪,刚要回话,俞鸿又火速撤回了上一条信息。

    你也知道什么叫失言啊?

    【俞鸿:明天中午来我办公室。】

    【俞鸿:带好报销票据。】

    这话总算让李峥舒服了。

    不瞒你说俞老师,这我还真没少攒。

    鉴于之前的经历,这次李峥已经成熟了。

    当场就截了个图,不给她耍赖的机会。

    另一边,老李和宁儿反倒没有俞鸿这么激烈。

    虽然蓟大也是个好学校。

    但没办法,全家都不喜欢化学。

    ……

    次日晨,李峥已经形成习惯,六点十五左右就会醒,下楼跑了四十多分钟才算舒服下来,洗澡吃饭,看帖回帖这些标准流程过后,骑车到校门口停车处的时候,刚好七点五十。

    只是,今天的感觉不太对。

    周围停自行车的同学,眼神都有些讶异。

    校内,也传来了广播的声音,是每个学校校广播台都必然存在的那种女声——

    【喜讯!本校高二四班的李峥同学,以全市第一名的成绩入选蓟京化学代表队,预祝李峥同学代表蓟京,代表本校,在全国化学奥林匹克竞赛上,再创佳绩!喜讯!本校……】

    妈的,还是循环广播。

    李峥羞耻地低下头来,狠狠锁上了自行车。

    走向校门口的路上,李峥承受着各路的目光和议论,也愈发羞耻。

    倒不是他不同意别人欣赏自己的英俊。

    主要是对现在的他而言,这个成绩实在没啥可吹的。

    强人千千万,这样的水平,在仁大附顶多就上个校刊表扬一下,根本犯不上这样。

    再者,他这个第一名,是在史洋状态不佳,迟到两小时的情况下拿的。

    越吹,他反而越不爽。

    正当李峥闷头走到校门口的时候。

    “师父!”

    一个异常亲切的声音传来。

    即便是李峥,也没顶住,抬头见到张小可就乐呵起来。

    眼前,张小可已经换上了统一的蓝白校服,胳膊上还挂着值周生的红箍,颇有些学生干部风采了。

    这,当然是假象。

    仔细看可以发现,校服已经被她改过了,腰部收窄了一些,领口也小了一些,翘了一些,此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闪闪亮亮的东西,外加她刚好处于违规边缘的发型和睫毛。

    竟然将校服都穿出了“小可风”!

    眼见张小可狂扑过来,李峥也是惊得不浅:“你这是什么?舞法天女么?”

    “滚呐!”张小可借势一掌扇在李峥肩头,随后也跟着上下打量起来,“师父你也不对劲呐……怎么感觉……身材更……更翘了一些?”

    这话是盯着李峥的屁股说的。

    李峥虽然不介意被人欣赏英俊,但那里还是不可以的。

    “你怎么这么堕落了,我才刚走几天?”李峥扭身便骂道:“最近欠学了是吧?看我不考死你!”

    “哈哈,来啊来啊。”张小可叉腰大笑,可给她牛逼坏了,“不瞒你说,我最近好像开窍了,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可以。”李峥不禁活动起手指,“不愧是你,每次都让我迫不及待。”

    正说着,一个同样熟悉的声音传过来。

    “干嘛呢,干嘛呢?都走啊,站着干什么,你你你,那个值周生干嘛呢?”

    张小可一慌,扭脸便跑向原位。

    孙秀斌扶着眼镜快步走来,边走边嚷嚷:“值周生是要检查着装发型的,你是来聊天的么?跟谁聊呢?跟谁聊呢?”

    孙秀斌一扭头,正撞见负手前行的李峥。

    其实,李峥这次不是故意负手的,只是单纯的捂住屁股,不想供人观赏。

    然而却依然不怒自威。

    “主任早。”李峥瞥向孙秀斌,微微点头道。

    只这一眼,便震散了孙秀斌的主任气场。

    当然也不完全是外形威慑。

    主要还是李峥现在的情况,已然是樱湖之光了。

    省队第一不说,将来进名校也已成定局。

    这样的存在。

    即便是教导主任孙秀斌,也要敬他三分。

    就算李峥公然在校内谈恋爱,她孙秀斌现在也只有敢怒不敢言了。

    更何况是挑逗值周生。

    “早……早啊,李峥同学。”孙秀斌硬是把指责都咽了回去,有些不敢面对李峥。

    李峥眼一瞪。

    每次这个表情出现,都必将伴随活力值被疯狂收割。

    大家明明已经相安无事很久了,怎么又来这个?

    ……

    直到李峥走到班门口,恐怖的广播仍未结束。

    这导致他刚一进教室,就得到了全班的哄声。

    “卧艹!李哥,我可想死你了!”

    “牛逼啊,李峥!”

    “你现在比俞鸿牛逼了吧?能不能上课的时候问她一个特别难的问题啊,想看她难受。”

    “怎么……身材突然变翘了?”

    李峥勉强回应着各种声音,很艰难地坐到了座位上。

    下意识一瞥。

    林逾静桌子空着。

    也不知是还没来,还是不打算来。

    正当李峥思索之间,右后方传来了一个熟悉且冷冽的声音——

    “还没来。”

    李峥一个哆嗦,回头望去。

    与自己的状况不同。

    **华好像突然变老了一些,眼袋已经有些发紫了,虽然发量看似没有减少,但仔细看分头的分叉点,似乎往上推进了些许。

    依照中医的说法。

    他的肾,貌似已经不太行了。

    “你……还好么?”李峥颤声问道。

    “我很好。”**华勉强笑道,“就知道你会先看那里,这大概也是一种心有灵犀吧。”

    李峥又是一个哆嗦:“我只是关心她物理学的咋样了。”

    “呵呵,那你算问对人了。”**华笑着抽出了一本小绿书,书名尤其刺眼——

    《物理竞赛教程》。

    “你?”李峥瞪眼了。

    “不错,我也找陶老师报名了物理竞赛。”**华狠狠点头,“人,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你一直都是这样的对吧?”

    “是这样没错……但也要注意程度啊……”李峥有些心疼地劝道,“总不能太透支身体的。”

    “我没有,我每天十点准睡觉,才没有熬夜复习。”**华说话的同时,腿上摊着的另一本物理竞赛教材掉在了地上。

    李峥低头瞅向了这本大号的,有些皱巴的黄皮书——

    《俄罗斯中学物理赛题新解500例》。

    你妈的,看这书名就是邪典啊。

    **华匆忙捡起题册道:“晨读的时候,看两道题是合情合理的。”

    “别这样青华……学习的核心不是爆肝啊……”

    “就是。”旁边的刘新更加心疼,“快救救他吧李哥,最近打篮球的时候他都在叨唠弧线轨迹什么的……”

    此时,预备铃终于响起,恐怖的喜讯循环广播总算结束了。

    一听到这个声音,刘新就开始倒计时。

    “林逾静还有10秒到达。”

    “9……”

    “……”

    “3……”

    “2……”

    “1!”

    计时结束,三人同时望向教室门口。

    并没有人。

    “唉?这个不会错的啊。”刘新纳闷道,“难不成今天真的请假了?”

    李峥哼了一声:“一定是偷偷在家复习物理呢。”

    “这个不用偷偷,李哥,林小姐光明正大。”刘新说着指向低头看俄罗斯妖题的**华道,“这个,才叫,偷偷。”

    **华骂道:“我只是不想太高调而已,万一连初赛都……”

    “别想结果,自信点。”李峥回身点头道,“化竞初赛的时候,我看到有人现场崩溃了,这种孤注一掷的心态,或许才是失败的原因。如果有可能的话,尽量别想结果,学习本身不妙么?”

    “这个……也是。”**华挠了挠头,“感觉平常做物理卷子,轻松了很多。”

    挠完头,他还甩了甩手,把挠下来的头发甩掉。

    “对,就是这样。”李峥不敢去看地上到底有多少头发,只笑道,“有一说一,现在,你物理应该已经能秒杀我了。”

    “哎哈哈——”**华再次挠头笑道,“哪里的话,没这么快的。”

    “我最近除了日常看两小时语文,完全没沾化学以外的任何东西。”李峥抿嘴笑道,“月考怕是要炸。”

    “不会的,你就别装了哈哈哈。”**华一兴奋,又挠掉了一大把。

    他已经习惯这个景象了,只是笑盈盈地拍手掸掉头发。

    “别再抓了,求你留着点吧。”刘新心疼地按住了**华的双手,“还有,我李哥是不会装的,他说没碰就没碰。”

    “真心话。”李峥叹道,“手生得很,万有引力公式我都快忘了……”

    “那……你还真是得找找手感啊。”**华笑了起来,“我现在套那些公式,根本不用动脑了,完全是肌肉行为。”

    “厉害。”李峥稳稳点头。

    “嗨,不就是多做了几道题么。”**华又开始挠了。

    正说着,李峥耳朵一抽。

    仔细听。

    楼道里有声音。

    很微弱。

    但只能是那个声音了。

    “唔……唔唔唔……”

    竟然没有在家偷偷学物理?

    很快,林逾静出现在教室门口,不过是被张小可捕获押解的状态,还在唔唔挣扎。

    “在下,值周生兼副班长宣布,你头发太长了。”张小可押着林逾静走向窗边,满面邪笑,“罚你被揉脸!”

    “唔?”

    接下来,是一系列不可描述的景象。

    另人意想不到的是。

    林逾静明明被捕获了,却一个反手扭身,反而将张小可绕了进去。

    接着按在自己桌上,完成反杀。

    最后,她一只手抓着张小可的两只手腕,另一只手疯狂侵犯张小可的脸蛋。

    “揉脸!”

    “啊噗乌鲁……”张小可精心打理的发型,卷起的睫毛,都彻底的废了,而且整张脸像是在被飓风狂吹一样,挣扎求饶,“不……不敢了……饶了我吧……”

    “呼。”林逾静这才撒手,随后也下意识望向李峥的座位。

    四目相对。

    同时都是一慌,低头避了一下。

    紧接着,又都觉得自己慌个毛,又猛瞪向对方。

    再之后,先后眯起眼来,尽全力表达出对对方的轻视。

    后排。

    **华看着这一系列的同步。

    除了死捏着腿上的俄罗斯500题。

    并没有任何表情。

    他早已心如磐石了。

    不慌,不气,不酸,不下雪。

    这是**华的“四不”原则。

    很明显,林逾静只关注学习上与她比肩的存在。

    你李峥学得,我**华学不得了?

    大不了笨鸟先飞,比你早几个月就死肝物理竞赛。

    就像你说的,李峥,天道酬勤。

    只要干掉这俄罗斯500题。

    也许,与林逾静共赴物竞决赛的,就是我了。

    **华回过神来,才发现林逾静已经反押着张小可来到了这边。

    “唔。”林逾静一把将张小可按回了座位上,冲李峥道,“管好。”

    “不好意思,添麻烦了。”李峥也自知是自己的问题,承认了错误。

    张小可唯有无能捶桌:“靠……想不到武力值也这么高……”

    “武力值我还是推荐高三的一位同学。”李峥小声哔哔,“只要你拉拢了乔碧霞,就可以对林逾静为所欲为了。”

    “!”张小可恍然大悟,“有道理啊。”

    “她跑的慢,追不上我。”林逾静一扭脸,本来要走,却又忽然停住,背着身问道,“签约?”

    “没签,硬给拒了。”李峥答道,“没办法,还是物理数学更妙一些。”

    “~~~”林逾静这才舒适起来,蹦跶着回到座位。

    张小可却惊了:“你刚刚说啥?拒了啥?”

    “没啥。”

    “不会是蓟大的合同吧?”**华也惊得扔掉了俄罗斯500题。

    李峥低头整理起书包:“那个合同有很强的排它性,我不敢签罢了。”

    “我来翻译一下。”刘新抬手道,“身为李哥骨灰粉,我还记得李哥全校演讲时说的话,反正也能考上,签了会不自由,大概是这个意思。”

    “那也太过分了。”张小可寻思起来,“可千万别让俞鸿或者刘晓东知道,不然干死你。”

    “他们已经……知道了。”李峥脸一沉,想到中午要面对俞鸿,有些紧张,“你们也别往外说了,蓟大化院的老师都挺好的,不想让他们没面子。”

    刘新当场就拍了胸脯:“一定不说。”

    “我的嘴你还不放心吗?”张小可舔唇眨眼。

    “我只是一台物理学习机器罢了。”**华重又拾起了500题。

    眼看就要上课,林逾静却又反常地绕了回来,把一张纸拍在了张小可桌上。

    “有奖励。”

    说了这一句话后,她扭身就跑,回到自己座位上,一秒之内进入趴睡状态。

    “啥?”张小可满面疑惑地打开了折纸,看着里面的内容,吓得干吼出来,“物理题?”

    **华又放下了500题,红着眼睛,扯着脖子问道:“给……李峥的么?”

    “给小可的吧。”李峥摆手道。

    “我做啥了我?”张小可一脸懵逼,“再说……除了师父,谁会拿这东西当奖励……”

    “等等!”刘新眉色一紧,忽然抬手,“我知道了。”

    面对这道物理题,刘新本来是最不配发言的。

    但李峥不得不承认,这个外表老成的男人,在莫名其妙的问题上,总有种超乎寻常的直觉,越是没道理的事情,他的意见,就越值得一听。

    “你们听我分析啊。”刘新比划道,“林逾静的发言从来都是很精简的,会省略很多内容,只有一个中心词,需要我们脑补。”

    “首先,直觉告诉我,现在她心情很好。”

    “心情好的人,就会想发红包,想开心一下。”

    “所以,她发了这道题。”

    “但请注意,她说奖励的同时,前面还有一个‘有’字。”

    “这是不是很多余?这是不是完全不符合林小姐的语言风格?”

    “所以,我认为,这个‘有’字里,藏着最关键的内容。”

    “‘有’奖励。”

    “物理题。”

    “明白了么,诸位?”

    “这道题本身不是奖励。”

    “而是说,谁做出来了,谁才有奖励。”

    刘新沉声落座:“我是没机会了,你们三个,倒都可以试试。”

    “幼稚。”李峥哼了一声,“我一眼都没看过竞赛,期中考后就没碰过物理,她现在的水平给我出题,我不可能做出来。”

    “嗯……”张小可看着题面道,“虽然我做不出来……但我能看懂……搞不好,可以试试呢。”

    “咳……”**华干咳了一声,“我正好也在准备竞赛,做什么题不是做么,要不给我试试。”

    “那稍等。”张小可火速抽出自己diy的卡通柴犬狗头笔袋,“我抄两份给你俩,我们同时做。”

    “这么一说,毕竟是林逾静的题,我也可以试试。”李峥瞥着题面,稍微有些松动了,“做不出来不丢人。”

    “对,不丢人。”**华嘴角一扬。

    就是现在。

    半个多月的孤注一掷。

    是时候见收成了。

    这一次,我们正面交锋。

    实力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