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 这个学生明明不想冒犯却过于坦诚

    “哎,这算什么,我一个搞教学招生的,就相当于足球队里的青训教练和球探,不跟学生打成一片连成大环,板着脸给谁看呐?”周毅转望李峥笑道,“本来也该请史洋来的,但一方面他身体状况不佳,另一方面他就露了一面,还是等国决的时候再签吧。”

    “这个,周老师,我其实也没那么高尚,很大程度是被史洋感染的。”李峥点头道,“还有集训的其他同学,大家都很好,如果没这次比赛,我这辈子都不可能认识这么多这么棒的人。”

    “行了,吴数和欧星灼用不着你吹。”周毅嘿嘿一笑,继续说道。

    “当然,我权力再大,也不可能直接保送你。”

    “这方面国家有严格的政策要求,必须进入国家队集训,才能保送。”

    “不过这并不影响我们的签约。”

    “给你的这份合同,按照条件分为三档。”

    “黄老师知道的,这是我权职范围内的最高级别合同了。”

    周毅说着,将一纸合同推向李峥。

    “第一档是无条件的,你只要提前招生阶段报考蓟大化学院,我们就可以降40分录取。”

    “第二档,如果你获取决赛一等奖的话,我们给你降到一本线,你只要高考过一本线就收档。”

    “第三档,如果你入选国家队集训,我们立刻走保送流程。”

    “这三档,全部都没有专业限制,只要是化院内,你选哪个专业都可以。”

    李峥看合同的同时,黄莺也笑道:“恭喜你了李峥,这还是周院长发合同最大方的一次,连金秋营都没结束就给了。”

    “谢谢黄老师,谢谢周老师。”李峥仔细看过合同后,指着最后几行抬头问道,“这里写到【该同学需遵守诚信,履行承诺,不与其他高校签订入学协议……蓟京大学保留取消相关优惠政策的权力。】我能否理解为,签了这个合同,我就不能签别的了?”

    “当然。”黄莺当即答道,“与你签约,相当于占了一部分招生份额,会缩减我们后续的招生计划,你如果不履行合约,将会影响我们的生源。”

    周毅则靠向椅背,干脆笑了起来:“李峥啊,全国还有比我们这里更好的化学院么?就算你想毁约,也没有毁约的空间啊?”

    “可……”李峥咽了口吐沫,不太敢看二人,“我更喜欢物理、数学、历史和美术。”

    “???”

    “???”

    周毅和黄莺对视一番,而后各自呆滞了很久。

    有些话,是一点不夸张的。

    于蓟大而言,多年来,还没人拒绝过这种级别的合同。

    二人不得不整理了很久的思绪。

    尴尬的气氛中,周毅先忍不住说道:“这个,李峥,物理、数学……我认了,历史……我也忍了,美术是几个意思?欺负我们蓟大没有美院么?”

    李峥有些紧张地指向合同:“不是要求我诚信么……我就如实说了。”

    “同学……”黄莺此时难免有些嗔怒,“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要不要先跟父母商量一下?”

    “别别别。”周毅忙劝道,“人家遵守诚信原则,有一说一,可以的,这不算冒犯。”

    黄莺却听得连连摇头:“那李峥,我也跟你讲诚信,实话实说,数竞和物竞的竞争激烈程度,是远超化竞的。历年高考,蓟大物院和数院的分数,也明显超过化院,那些热门专业,甚至会拉开十几分,乃至几十分的差距。我承认你在化竞上暂时取得了优秀的成绩,但几乎不可能在一年内的物竟、数竟上获得相同的成绩,即便破天荒地获得了,数院和物院也不可能给你这么好的合同。”

    “是……老师说的对……”李峥深知黄莺纯粹是好心着急,便也没顶撞她话里的破绽,“可我真的不确信,会报考蓟大化院。”

    黄莺难以理解地问道:“那你是来干嘛的???”

    李峥有些慌,但还是选择了诚实。

    “提升自我,广结良缘。”

    “………………”黄莺终于崩溃了。

    周毅看着李峥憋坏了的样子,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又碰到一个瞧不起我们化学的,难不成你也是那个什么龙珠群的?”

    “周老师连这个都知道?”李峥惊道,“莫非……您有马甲藏在里面?”

    “呵呵,不能再说了。”周毅摇头笑道,“你别紧张,咱们关起门来说话,这个协议,你就算毁约,也不会真有人追究你责任的,倘若将来你真的有机会和蓟大物院、数院签约,这就相当于改一下合同,影响不大。”

    黄莺闻言,颇有些不满。

    好你个周成环,你是能捞一个就捞一个,能捞半个就捞半个,你这么聊给我们招生办添多少麻烦?

    她这便补充道:“你如果能得到蓟大物院、数院的合同,这个确实可以改,我可以向你口头保证。但如果报考其它院校,继而毁约的话,对你的未来还是有影响的,尤其在牵扯到与蓟大有关活动和机会的时候。比如你未来报考我校研究生,这个毁约记录会作为参考,至于研究生保送,自然不必多说了。”

    李峥一听,吓得够呛:“那我还是不签了……”

    周毅忙打起圆场,忽闪着胳膊说道:“哎呀,黄莺,瞧你给孩子吓的,哪有这么严重。”

    黄莺却也不让步:“不好说,我还是希望李峥正视合同的严肃性,签约后是要负责的。”

    “哎呀……”周成环挠了挠头,见李峥抗拒的样子,只好长叹一声,“那这样,你回家跟家长商量商量吧,明晚八点前,随时可签,再等这样的机会,就是国决成绩出来以后了。”

    “好。”李峥匆匆背上书包,“谢谢两位老师,真的没有任何冒犯的意思,我是真的更喜欢物理、数学、历史和美术。”

    “啊……”黄莺暴躁抓头,“不用说两次……”

    周毅已是捧腹大笑:“哈哈哈,行了,你回家画画去吧。”

    李峥走后,二人才相视苦笑。

    黄莺看着周毅吃瘪的表情,“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拒你的合同……而且……是因为为了美术……哈哈哈……”

    “别说了……心累……”周毅也是有苦说不出,“我得提醒你一下,你话说的太满了,就不怕在物理竞赛再碰到他?”

    “不可能,就剰四个月了。”黄莺点着资料道,“而且您也不看看他的学校,明显是单科尖子。他要真是全才,怎么可能在樱湖?”

    “诶,可不能这么想,邪乎的事儿都是连着串儿来的。”周毅把资料又翻了一页,露出了下一份档案,“这个林逾静不是更过分?第七名,来都不带来的,好像考着玩一样,她不也是樱湖的?”

    “这个,我觉得是家长的失职吧……”黄莺摇头合上了档案,“蓟大合约送到嘴边了,不要,这都不是神经病了,纯粹是家长不负责任。”

    “谁知道呢。”周毅跟着起身,满脸歉意道,“对不住啊,让你白跑一趟。”

    “没事儿,都是为了好生源么。”

    “那……”周毅扬眉道,“将来万一,李峥真出现在数院、物院的合约现场,你可得打个电话让我瞧瞧热闹。”

    “周院长,您多大了?”黄莺笑盈盈地收拾起东西,“实话实说,您选拔学生的水平当然没的说,但签约的时候,真的太过坦诚了,您如果看准这个学生了,我们招生办的人可以联系家长,横竖都能给他签下来。”

    “别别别。”周毅忙抬手道,“这种执拗的学生,就算强拉他进来,他一旦学的不高兴,随时有可能转系的,不然就是出国,这不赔大了么?不仅咱们蓟大赔,国家财政都赔啊,养这么一个大学生出来上百万的。”

    “行吧,那您有需要,随时联系我。”

    “好,你要看见他跟物院签约,也记得联系我哦。”

    “您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