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就是我最想要的

    李峥扶着史洋出实验室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转移到旁边的教室休息讨论了,只有少数几个人还在焦急地等待。

    尤其是史父,颇有种当年在产房外等待的感觉。

    眼见史洋笑呵呵出来,他第一个就扶了上去:“怎么样,有了?”

    “有了,有了。”史洋瞪着大眼睛抬手道,“周成环……周成环刚才跟我握手了。”

    “你给我小点声!”史父抬手就扇了儿子脑袋一下子,“哪有当面这么叫院长的。”

    “呵呵,我看他挺开心的……”史洋傻笑着。

    此时,史父紧绷的神色终于松了一些,但依然觉得儿子可能不靠谱,转望李峥问道:“到底怎么样?”

    “叔叔您放心,肯定没问题,回去挂水吧。”

    “靠谱!”史父这才大喜,从李峥手里架过儿子说道,“我先带他回医院,等史洋好了咱们再约。”

    正说着,吴数和欧星灼凑了过来。

    未等他们说话,史洋就眼儿一瞪:“呕呕呕……all hail……”

    欧星灼飞速掏出手机操作起来:“当面呕嗨,罪加一等。”

    “哈哈,你个狗群主!”史洋大笑道,“比想像中还骚啊。”

    “可以,追加禁言30天。”

    旁边的吴数,却是一脸严肃:“病好了可不许乱吃了,不然李峥白牺牲了。”

    “牺牲?”

    李峥忙推了推史洋道:“你别管了,回去养病。”

    半推半就之间,史洋才随父亲离去。

    欧星灼这才将一张纸递给李峥:“三人份的悔过书已经写好了,这是你的那份,到时候我们一起读就没那么羞耻了。”

    “没事,我自己来就好了。”李峥接过悔过书扫了一眼惊道,“还是古文体?”

    “不好意思,高一随手拿了一个新概念二等奖。”欧星灼抬镜笑道,“大家都看见缘由了,不丢人,公道自在人心。”

    吴数也拿出了自己的那份挥了挥:“没什么大不了的,而且咱们三个集体低头,这大概是胡增武的人生巅峰了吧。”

    李峥和欧星灼都跟着笑了起来。

    “不过,还是有些失望啊。”欧星灼摘下眼镜,缓缓擦拭起来,“本以为蓟大是个更开放更纯粹的地方,结果还是有这种人掌权。”

    “别这么说,周院长很好的。”吴数赶紧回头瞅了眼,确定没被听到后才小声说道,“沈学姐也很好。”

    “他们的好是理所当然的,不然我们为什么要挤破脑袋来这里?”欧星灼抓着眼镜,自顾摇着头说道,“我他妈的,从小到大闯祸无数,还从没写过检讨,想不到,第一次写检讨,是在我追寻了19年的净土,以这种方式达成的。”

    李峥自然也感觉到他的不甘,欧星灼这个逼,大概是自己这辈子见到过最要脸的人了。

    “要不,我还是自己来吧。”李峥劝道。

    “不,我要记住现在的感觉,你们也是。”欧星灼重又戴上眼镜,一把搂住吴数和李峥,直直盯向走廊的尽头,压着嗓子道,“少年时代结束了,接下来,可要好好爬上去,不要再让未来的后辈失望了。”

    “……”李峥瞬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骚,实在是太骚了。

    再望向吴数。

    她竟然……听进去了。

    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又好似单纯的痴了。

    好在,最后几个做完实验的考生及时出场,欧星灼才算撒开手,回归正常。

    沈一云这会儿也出来了,三人忙将悔过书呈了上去。

    “好了,没事了,周院长全搞定了,不过我还是给胡老师吧,当众读什么的应该不用了。”沈一云全程也是累得不轻,此时看着三人,竟有些羡慕,有种被强行喂了狗粮的感觉。

    说不清是友谊还是理想。

    大约,就是那类终将逝去的美好吧。

    ……

    接下来,全营的人在沈一云的组织下,集体来到食堂聚餐,虽然不是大宴,却也算是一顿小型散伙儿饭了。

    另一边,集训老师们和化学会的人,则在会议室里,一边吃盒饭一边商讨,周毅坚持在今晚出名单。

    得知这个消息后,食堂聚餐的人倒也没急着离去,都想等名单下来了再走。

    而且次日还有金秋营的理论考试,很多人压根就不走。

    次日的考试,史洋肯定是去不了了,吴数和欧星灼也早已保送,对这类营地无甚兴趣。

    李峥顿感一切索然无味,也便告知沈一云,自己也不参加后续的活动了。

    沈一云对此倒也没什么异议,李峥几乎是铁定的省队成员,到时候国决的时候还有很多签约机会,拿着金牌签约无疑更有分量。

    匆匆吃了几口后,沈一云便也回到了会议室,一起参与讨论。

    食堂里,四十来个人,就这么一直拖到了八点多,眼见就要关门的时候,沈一云才又抓着手机奔了回来,看着一堆抻着脖子等消息的同学笑了起来。

    “不出名单你们就不散了是吧?”沈一云呵呵一笑,抬起手机,“名单定了,明天化学会官网会公布。”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众人身子一挺,似乎在等待审判的来临。

    “准备好了?”沈一云最后提醒道,“明天还有金秋营考试的同学,建议等考完了再看。”

    没人动弹。

    这谁忍得住啊。

    是死是活,来个痛快吧。

    “好吧。”沈一云看着手机屏道,“与以往相同,名单顺序即是总分排名。”

    “2018年第32届全国化学奥林匹克决赛,蓟京市队员名单如下——”

    “樱湖中学,李峥。”

    “仁民大学附属中学,吴数。”

    “市一学校,史洋。”

    “第十八中学,张逸然。”

    “仁民大学附属中学,欧星灼。”

    ……

    于李峥这张餐桌而言,听到欧星灼的名字后,后面就不用再听了。

    但周围,被点到名字的同学,依然会兴奋跃起或是挥拳。

    桌前,李峥、吴数和欧星灼面面相觑,虽然明知会这样,但还是稍有欣喜。

    不过他们兴奋的原因比较奇怪,主要是因为半个月后,又可以苟在一起了。

    欧星灼第一个起身,冲李峥点头道:“不浪费时间了,国决见。”

    吴数也冲李峥伸出右手:“别被欧星灼的骚话影响了,鲁东见。”

    “别急啊。”李峥也连忙起身,“我想乘保时捷回家,让街坊们看看。”

    “滚,油很贵的。”欧星灼这便要开溜,但瞥了眼吴数,又骚了起来,“除非……顺路。”

    李峥背好书包说道:“我住樱湖附近啊,往南开就是了,顺路的吧?”

    “完全不顺路,再见。”欧星灼转望吴数,“你呢?”

    “啊哦,我爸来接我了。”吴数晃了晃手机笑道,“你自己兜风吧。”

    “哼……正好省油了……”

    “别啊,好歹拉我去地铁站。”李峥不要脸地凑了过去。

    “不管。”欧星灼甩脸就走。

    “不是说好了要一起挑战这个世界的么?”李峥穷追不舍。

    “你丫小点声……”欧星灼脸红了。

    “大家的少年不是一起结束的么?”

    “够了……我拉我拉……”

    正当李峥硬抓着欧星灼企图蹭车的时候,念完名单的沈一云忽然跑了过来。

    “李峥,你先别走。”沈一云一把抓住了李峥的左肩,好像是怕被其他人听到,压抑着兴奋轻声道,“周院长有请。”

    “这么晚?”李峥不太理解。

    “呵。”欧星灼立刻回身拍了拍李峥,“恭喜。”

    “笨蛋,是签约啊!”吴数狠狠捶了李峥一下子,“恭喜学弟!”

    “???”

    ……

    李峥随沈一云进会议室的时候,里面只剩下两个人。

    一个是一位从没出现过的女老师,因为过于年轻精致,看起来不像是教课的。

    另一个人自然是周毅。

    此时二人正在酣聊,不时拍案大笑,想必是很多年的老同事了。

    二人太过投入,以至于没发现李峥和沈一云进来。

    “周院长,黄老师,李峥来了。”沈一云请示道。

    “哦哦。”周毅连忙停止闲聊,冲沈一云,“辛苦了一云,回去休息吧。”

    “嗯。”沈一云冲李峥挥了下拳头后,这便告退。

    周毅顺势拉了把椅子过来,冲李峥挥了挥手:“来,坐。”

    李峥坐定后,周毅才介绍道:“这位是招生办的黄莺老师,负责签约事宜。”

    “黄老师好。”

    “你好。”黄莺握过手后,低头翻看起李峥的资料,“我看你的成绩,是高中才爆发的对吧?”

    “是。”

    “嗯,一般都是男生爆发晚,不过爆发到像你这种程度的,实属少见。”黄莺抬手道,“周院长您先说吧。”

    “嗯,时间也不早了,长话短说。”周毅微笑着望向李峥,逐渐从拜年宝宝化身传销大佬。

    “我先跟你说清楚,按理说,是要到金秋营结束的时候才能签约的。”

    “所以今天的事情,不要往外说。”

    “人家黄老师临时跑来,也很辛苦,你一会儿再好好谢谢她。”

    “至于为什么要提前签你呢。”

    “实话实说,你的化学水平很强,但还没强到让我连夜请黄老师来的程度。”

    “真正让我下决心的,还是一些化学以外的事情。”

    “你与史洋,既是朋友,也是对手。”

    “而且是实力非常相近的对手。”

    “同舟共济可以,袖手旁观也说得过去。”

    “你跟老胡的事情我是知道的,道歉信我也看了。”

    “这里面有误会,你的做法也不一定对,但足以见到闪光的地方。”

    周毅顿了顿才问道:“一云在培训你们实验的时候,说过的吧?”

    “什么?”

    “国家队省份名额的事情。”

    “嗯。”李峥点头道,“最后提过一句,化学会有规定,国家队的四名成员中,每个省,最多入选一人。”

    周毅抿了抿嘴,冲旁边的招生办老师解释道:“黄老师,您现在理解我的意思了吧?他和史洋,都很有机会进国家队,并且只能进一个,在这种情况下,在之前考核的那个环境里,他能想也不想做出那种决断,这种学生,就是我最想要的,成绩差一些都可以,更何况还是省选第一名。”

    “周老师您过誉了,我只是没想那么远罢了……”李峥已是满面烧红,“而且,我这一手实验操作,也至少有史洋一半的功劳,我当时也问了他与您类似的问题,他是用您‘内部竞争与外部竞争’的言辞回应我的,我觉得很对。”

    “还有这一段?”周毅喜道,“史洋这小子,一见面就跟我玩成环,果然是粉了我好久了,哈哈!”

    旁边的黄莺老师掩面笑道:“院长您矜持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