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 从一到无穷大(单更大章)

    图书馆,老大爷正坐在桌前看文件。

    突然。

    “唔……”

    一本杂志被撂在桌上。

    老大爷一抬头,才看到林逾静正在桌对面摘书包。

    “呦,今儿怎么了?”老大爷抬了抬眼镜,“‘唔’的都这么没力气。”

    “唔……”林逾静放好书包,一头趴在桌上,叹气,“不高兴。”

    老大爷笑呵呵地摘下眼镜:“那小子又惹你了?”

    “也不……不全是。”林逾静脑门顶着桌子,傻呆呆地看着运动鞋,“不知道,不喜欢,不高兴。”

    老大爷看得却很高兴。

    烦恼中的少女,这多好看啊。

    但他终究不是孙乐秧,他十分懂得表情管理,此时满脸都是感同身受的样子。

    “不高兴就别想嘛,看书。”老爷子起身道,“新进了几本阿莫西夫的书,我给你拿过来?”

    “都看过了。”林逾静木木说道。

    “那你想看什么,我给你找找。”

    “谢谢老师,不用了,就想安静一下。”

    “那好吧……”老爷子这便又坐回桌前,“按理说,6点闭馆,今天我也没事,给你往后延吧,想待多久待多久。”

    “谢谢老师……”林逾静呆望着鞋子,又叹了口气。

    ……

    教室内,李峥尖叫出来。

    “仁大附?就他妈你?!”

    还好教室里没别人了,不然李峥人设又要崩了。

    张小可脸一红:“你什么意思吖?人家初中阶段很优秀的好不好。”

    她说话的同时,起身跑到门前,把门关死,

    “就是说,你是因为受不了垫底才转来樱湖的?”李峥瞪着张小可,再次怀疑起她的智商,“竟然能做出这种决定,你实在是太……”

    “警告你啊,闭嘴!”张小可反锁了门,走回桌前,低下头,突然悲伤起来,“你根本不知道那些人有多恐怖,和1400多个林逾静朝夕相处,你受得了么?”

    “唔……”李峥倒抽了口凉气,“你这么说,我就理解了。”

    “我……已经没别的渴望了……”张小可咬着牙,一拳砸在桌上,“只想当个人。”

    “樱湖会满足你的愿望。”

    “你可千万帮我保密。”张小可转而瞪向李峥,“期中我是一定要考到前50的,这本来是挺开心的事情,如果让人知道我是仁大附来的,反而会被笑话。”

    “知道了。”李峥突然眼一瞪,“怪不得,你认识那么多参加奥赛的,还有省一。”

    “哼,我早说过了,我在全蓟京高中的关系网,是你难以想像的。”

    “这样一来,你欠我的那次愿望也能落实了。”李峥点头道,“辛苦你了,帮我搞到仁大附竞赛班的习题,越多越好。”

    “啊?你说什么愿望?”

    李峥忙抽出小本子:“篮球赛,你赌输了,这就忘了?”

    “呃。”张小可抓了抓头,“可……那么多卷子……我生给你要么?”

    “你不是关系网很深么?”

    “深是深……不过交情比较奇怪……”张小可红着脸,不敢多言。

    就我这个智商。

    突然要竞赛卷,会不会很奇怪?

    李峥这便拿起手机:“那算了,我找陈瑾瑜了。”

    “别!我去要!”张小可立即将他按住,“师父你怎么也玩这套,有意思嘛?”

    “只是在激发你的潜力。”李峥笑着抿嘴,“你瞧,这么几天,你都背下来多少单词了?”

    “哎呀,那个……”张小可挠着后脑勺道,“感觉进步是不小呢。”

    李峥乐呵呵地拄拐起身:“好了,我这个周末就不监督你了,加油,努力,坚强。”

    “!!!”

    走到门口,刚一开门,便见到了一个硕大的身影。

    “我……什么都没听见。”乔步霞有些尴尬,笑哈哈说道,“放学后,一男一女,关教室,讨论学习,没毛病,哈哈,没毛病。”

    “说什么呢……”徐梦溪从她身后钻了出来,这会儿状态好了很多,但一见到李峥,又藏了回去,低声叹道,“静静已经走了啊……”

    “这个……”李峥也挠起头,“晾她三天,有点过分了,要不半天算了。”

    “你个吕布,智商真是不行。”乔碧霞骂道,“静静胡思乱想的毛病你还不知道吗?就这么点破事儿,活活被你搞得这么麻烦,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

    “咳……”张小可此时背好了书包,低着头路过,“你们聊,我先走了……”

    “拜拜。”乔碧霞这便凑到徐梦溪耳边道,“这二货仁大附的……脑子抽了吧……”

    “呜呜呜……”张小可欲哭无泪,又没胆反抗,只好攥着拳头跑远。

    ……

    图书馆,林逾静趴了20分钟了。

    扭来扭去。

    不高兴。

    老大爷却一副无事的样子,一张又一张地看文件。

    林逾静见他这样,就更生气了。

    把头往桌上一趴,使劲跺了下脚。

    “嗯?”老大爷忙摘下花镜,“愿意说话了?”

    林逾静扭捏了一下,这才呢喃出声:“讨厌化学。”

    “嗨,谁又不讨厌呢。”

    “不想参赛。”

    “那就别参赛了呗。”

    “他们非要我参赛。”林逾静连跺了好几下脚,“讨厌,讨厌,讨厌。”

    “就这事儿?”老大爷呵呵一笑,“你这烦恼还真是难解决啊。”

    “还有别的……”林逾静的腿又软了下来,声音也像蚊子一样,唔唔起来,“好朋友……可能开始讨厌我了……”

    “你做了什么啊?”

    “我……”林逾静想了很久才捂着脸勉强答道,“太……太聪明啦……”

    “咳……”老大爷捂着心口干咳了两下,“我也开始讨厌你了。”

    “我也不想的……已经尽量……不怎么表现,连话都很少说了……”林逾静扭过头,下巴抵在桌子上,呆视着前方,嘟嘴喷气,“噗噗噗噗噗噗……”

    “哎呀……”老爷子看着她的样子,有点顶不住,只好侧头不看,才能保证表情的体面,“什么叫不怎么表现?”

    “就是……”林逾静又嘟了好几口才说道。

    “我只要一表现,就会被讨厌,说话也会被讨厌,说什么都会被讨厌。”

    “比如……考了100分。”

    “我说没复习。”

    “会被讨厌。”

    “骗人说好好复习了。”

    “也会被讨厌。”

    “说考题简单,会被讨厌。”

    “骗人说题难,也会被讨厌。”

    “就是……怎么都做不对……”

    “哎……这就是高手寂寞了吧。”老大爷叹道,“为什么不试试去更好的学校,那里可能有跟你差不多的人。”

    “远。”林逾静立即答到,“想睡懒觉。”

    “咳……”老大爷又是一阵干咳,“你……是够讨厌的。”

    “嘿嘿。”林逾静傻笑道,“骗人。”

    老大爷老脸一红,忙又侧头避开目光。

    挺住。

    一年多来,处心积虑塑造的知心图书管理员的人设,不能崩。

    “逾静啊,我只能说,你之前碰到的人,都不太好。”老大爷沉了口气,才有勇气望向林逾静,“真正的好朋友,不会因为你太出色而嫉妒你的,也不会因为你太差劲而嫌弃你,虽然你上了一所配不上你的学校,但一定有配得上你的朋友。”

    “唔……”林逾静缓缓低下了头,“之前,有的……”

    “那现在也有。”老大爷点了点桌子,“如果因为这点屁事就离开你,只能说他们配不上你。”

    “……”

    “还有,化学竞赛的事情。”老大爷嗽了嗽嗓子道,“这真的不重要,你尊重自己的态度就好了,我唯一能说的是,你真正想做的那件事,困难重重,不,简直就是困难无数,不是夸张修辞,是真正的无数。”

    “嗯。”林逾静也点了点头。

    “这无数的困难中,少不了比化学还让你头疼的,甚至于说,这些困难中,根本就包含着无数个化学难题。”老大爷银眉一扬,“那时,你也会这么选择么?只关注自己喜欢的那部分,只关注顺利的那部分?”

    “唔……”林逾静低头顶着手指,陷入了纠结。

    “呵呵,我说得太重了,你别有压力。”老大爷语气渐柔,“说到底,也不过是一次化学竞赛而已,跟你的未来没太多必然联系,你怎么选都没毛病……话说,你这么不高兴,那小子到底怎么你了?”

    “他最讨厌。”林逾静头一撇。

    “好吧……”老大爷揉了揉脑袋,“不会是……他参赛了吧?”

    “……嗯。”

    “嘿嘿。”老大爷又乐呵起来,“那可有意思了,那小子就不怕困难,回头怕不是要拿个奖状砸你脸上喽。”

    “唔……”林逾静狠狠握拳,“就算我讨厌化学……我也比他厉害好多……”

    “不见得呦,竞赛提升可以很迅猛的。”

    正说着,图书馆门口传来了最讨厌的声音。

    “哼,太没创意了,我就知道在这儿呢。”

    “!”林逾静一个炸毛,狠瞪过去,拎起书包就要跑。

    可她的动作,又渐渐变缓,停住了。

    一起走进来的,还有乔碧霞和徐梦溪。

    乔碧霞一边咣咣走一边骂道:“我就奇了怪了,放着你霞姐不理,跟这老……老师有啥好聊的嘛。”

    老大爷感觉被冒犯了。

    她要说什么?

    老家伙?老b?

    虽是如此,但他还是冲林逾静挑眉一笑,这便拿起一大摞文件,遁入藏经阁。

    这会儿,徐梦溪也跑了过来,拉着林逾静的胳膊摇晃起来:“真是的……明明是我不开心,结果还要我反过来安慰你,哼。”

    “啊哦。”林逾静挠了挠脸,嘴巴张圆,也不知道该说啥。

    只知道自己没那么不高兴了。

    乔碧霞也便抽了把椅子坐下:“你说说你,李峥你还不知道么,他会说人话么?他说过人话么?还什么天才光环,什么刺痛,脑子有坑吧?”

    话罢,乔碧霞一把抱住了林逾静,窝着胸口,使劲往里收:“我就是馋你的身子,你这都不懂吗?”

    “唔唔唔……”

    窒息的感觉又回来了。

    “好啦霞姐。”徐梦溪照例劝开,干脆挤了挤林逾静,跟她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抬起双手,左右捏起林逾静的脸蛋。

    “噗唔……”林逾静无力反抗,整张脸被拉平,眼睛也被化为了“~”。

    徐梦溪捏得也是很上瘾,一边捏一边笑道:“就算真的刺痛,那又怎么样嘛,吃辣椒还痛呢,不是越吃越上瘾?”

    “~~~”林逾静被捏得竟然很开心。

    “注意,这是一个知识点。”李峥突然杀出来,放下书包笑道,“辣不是味觉,是痛觉,吃辣的时候,因为这个痛觉刺激,会激发人体分泌一些激素,不仅使人胃口大开,还会上瘾。但麻烦的是,杠门的痛觉细胞更多一些,所以虽然吃的很爽,拉的却很痛。值得庆幸的是——还好肛门没有味觉细胞。那么问题来了,请问辣椒的分子式……”

    “边儿呆着去!”乔碧霞一掌推了过去。

    “我知道了……”李峥仓惶遁向藏经阁,“真的没人对辣椒碱的分子式感兴趣么……”

    “你走,你走哇。”就连徐梦溪也忍不了了。

    “唔唔唔!”林逾静也挥起了拳头。

    书架深处。

    两个落寞的男人撞到了一起。

    老大爷与李峥相视一笑,同样苦涩。

    他们都只是工具人罢了。

    “正好还书。”李峥道,“我书包在外面,但我现在不敢过去,等会儿的。”

    “不要紧。”老大爷这便放下文件,扫视起书柜,“有几本阿莫西夫……”

    “晚些再看。”李峥抬手道,“最近读科幻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知识不太够用,很多地方半懂不懂。”

    “比如?”老大爷来了兴趣。

    “广义相对论。”李峥苦兮兮抿嘴,“狭义相对论勉强可以理解,就是质量与能量,时间与速度之间,是可以相互转换的。”

    “不错啊,这个总结已经很不错了。”老大爷赞许点头,“这个提炼能力可以的。”

    “但广义相对论,教科书基本没谈,吧里吧里上的视频我也看不太懂。”

    “诶,不用研究那么深,你连基础数学工具都没掌握呢。”老大爷说着,在书架上寻找起来,“万有引力你们学了吧?”

    “学了,就是大质量物体会产生引力,吸引周围的物体。”

    “好的,那么关于这件事,你有什么想说的么?”

    “当然有。”李峥当即问道,“为什么?为什么大质量物体自带引力?”

    “恭喜你,这就是物理学了。”老大爷在书柜上翻书的同时,赞许笑道,“一个人小时候总问为什么,那他是个聪明的孩子。一个人一生都在问什么,他便是科学家了。”

    李峥为之一振:“我……我还只是个孩子……”

    “是啊,是个聪明的孩子,99.999%不会成为科学家的孩子。”老大爷迷惑一笑,抽出了一本黄色封皮的书籍,递给李峥,眼神莫名地深邃起来,“但万一呢,万一你没有停止追问,万一那0.001生效了呢?”

    李峥有些慌张地接过书籍。

    《从一到无穷大》

    乔治·伽莫夫——

    从一粒原子,到无穷宇宙。

    老大爷拍了拍李峥的肩膀:“这本书不会帮你通过考试,却有机会点燃那0.001%。”

    李峥此时才看明白,这是一本全方位的科普读物,专门用精简有趣的方式解释那些高大上的理论。

    他很快在书背面找到引力的解释。

    【引力并不是一种独立的力,它的本质是因为大质量物体,弯曲了周围的时空。】

    “这就是广义相对论。”老大爷笑得道貌岸然,俨然一副教育家的风采。

    “妙啊!”李峥眼儿一瞪,“怎么证明的?”

    “这我哪儿懂,我就一图书管理员。”老大爷说着又戴上眼镜,抽出纸笔问道,“你们新班主任怎么样?”

    “小唐老师很好。”李峥一边收书一边问道,“您怎么老瞎打听?”

    “问这么多干什么。”老大爷咬开笔帽问道,“别拘着,教学质量,管理方法,沟通技巧,都展开谈一谈嘛。”

    “都挺好的。”李峥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对。

    “总有不好的地方吧?”

    李峥下意识抽了抽鼻头。

    硬说的话,的确有些缺点。

    算了,还是帮她保密吧。

    “各方面都非常完美。”李峥抹了下鼻子说道,“期中考试,我们班一定会爆发的。”

    “没意思。”老大爷无趣地收起了本子,但依旧贼心不死,挑眉问道,“听说你小子要玩竞赛?”

    “您消息可真灵通。”

    “那你等等。”老大爷这便又忙活起来,“里面有几本无机化学什么的,我看能不能找到。”

    “那多谢了。”李峥感动的同时,拿出手机,打开了孙乐秧发过来的书单,“找都找了,这十几本书,也帮忙找找呗。”

    “……”老大爷纵是见多识广,也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别说,学校图书馆也真有货,找了一圈,竟然找出了两本孙乐秧的指定教材。

    李峥办完借还书手续的时候,林逾静和徐梦溪已和好如初。

    其实本来也没有破裂,全是李峥瞎哔哔给搅和的。

    毕竟,如果扛不住林逾静的天才光环,怕是早就做不成朋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