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8 猛虎式再现江湖

    “区域联防!”乔碧霞站在球杆子旁招手喊道,“都给我把好自己的位置!”

    “把好哇!”徐梦溪也帮忙喊道。

    在乔指导的吆喝下,四班的防守终于有了些章法。

    三分线内,以刘新为中心,守城一圈,严阵以待。

    **华,则引着软泥怪四处纠缠。

    马拉松就马拉松。

    我他妈跑死你!

    二班这边,照例开始频繁传切。

    但面对乔指导指挥的区域联防,打了十几秒也没出什么机会。

    球传到凌世杰手中,他眼见进攻时间不多,欺负刘永辉个子矮,这便强行起跳中投。

    却见此时,乔碧霞忽然张开双臂呼扇起来。

    同时虎目圆瞪,像是要把他吃掉一般。

    “ruaa!!!”乔碧霞猛然吼道。

    猛虎式再现江湖。

    这一吼,凌世杰当场就一个缩缩,动作也随之变形。

    就连其他队员都被唤醒了本能的恐惧,后脊一凉,步伐一顿。

    唯有刘新,稳健地卡住了篮板位。

    毕竟,他是个跟乔碧霞摩擦过千八百回的男人。

    小场面而已。

    果然,凌世杰这一投绵软无力,有失水准,眼看就要三不沾了。

    刘新对此也早有预判,油身一挺便抢到了篮板。

    接着,按照李峥说的。

    第一时间看位置。

    他果断地发现了向对方半场马拉松冲刺的**华。

    这是快攻的站位。

    刘新当即抡圆了胳膊,也不管多远,像扔铁饼似的就这么拼命把球掷了出去。

    “防守!”凌世杰回身大喊。

    二班队员随之展开奔跑。

    四班人,却一个都不动。

    原地歇着。

    李指导安排过,现在正是拉开体力差距的时候。

    这球不管进不进,都不争了。

    **华那边,利用弹跳优势,不负众望接到了球。

    他一面回身探望软泥怪,一面不快不慢上篮。

    软泥怪本来已经放弃了,但见他这节奏又来劲了,硬是纵身扑了过去。

    **华瞅准了时机,故意等他侵入自己的身体区域才起跳上篮。

    软泥怪却收不住了,一掌拍在了**华的胳膊上。

    **华出手被干扰,球遗憾弹到了篮筐上。

    “嘟嘟!!”

    哨声响起。

    裁判王老师举手示意:“犯规,罚球!”

    **华暗自庆幸过后,冲老远遛弯的李峥点了点头。

    在他身后,二班的人这才大老远跑回来,还扑了个空,累得不轻。

    四班人却只是溜溜达达过来。

    一方在养体能,一方在耗,一进一出,效益明显。

    接下来**华罚球。

    独自站在罚球线前,他有一种从未有过的自由感。

    好像黏在手上的鼻涕,突然擦掉了一样。

    抬手,投篮。

    第一球,稳稳进了。

    再来第二球。

    哐!

    歪了一点,弹框而出。

    刘新与**华打得太多了,早就下意识卡住了这个方向,一跃抢到篮板。

    回身望去,李峥正回防跑到一半,此时正巧站在三分线边缘,无人盯防。

    他想也不想,传了过去。

    李峥也是机灵得要死,如开场时一般,接球的同时,便已起跳。

    出手。

    唰!

    再次应声入网。

    这是李峥本场的第三个三分了。

    17:23。

    还差6分。

    场边的人顿时疯了。

    “啊啊啊!!”

    “李峥牛逼——!!!!!”

    久违地。

    再次沸腾。

    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华拉拉队,终于扛不住了。

    叛变易主。

    “李峥mvp!!!李峥mvp!!!”

    四班人更像疯了一样互抱欢呼。

    唯有乔碧霞不辱使命,根本没空庆祝,只一个劲地呼喊着队员防守。

    徐梦溪其实也在帮忙喊,然而并没有人发现。

    激动之中,二班的大中锋,如法炮制,又是一个远距离发球。

    这次李峥却更快地投入了防守,与凌世杰互不相让狂奔追球。

    这一次,李峥休息那十分钟的体力优势就显现出来了。

    眼见着越追越近。

    更可怕的是。

    “ruaa!!!”乔碧霞又冲着凌世杰猛吼一声。

    凌世杰吓得心脏都抽了一下。

    硬是被这一手狮吼功逼迟了半步。

    李峥却早已习惯了这招,借势一跃,扬臂捞球。

    身子都舒展得长了一些。

    啪!

    捞到了!

    抱球。

    落地。

    稳住。

    全场欢呼。

    “李峥!!啊啊啊!”

    “帅啊!!!!”

    “干过去!干过去!!”

    此时,李峥的恢复值已屡破巅峰。

    【总速率:572.5↑↑↑↑↑】

    李峥不敢多看活力值,抱着球稍一审视,便抬手示意节奏放慢,稳固进攻。

    凌世杰唯有吃力回防,路过裁判王老师的时候喊道:“内坦克喊得我肝都碎了,你管不管?”

    王老师瞥了眼乔碧霞。

    也是一个哆嗦。

    但想到了他生哥的交代,也只是摆了摆手:“nba观众不也能干扰的么,好好打球。”

    “艹!”

    “艹他妈谁呢?你再艹一个?”王老师的手这便伸入衣袋,像是要掏牌儿。

    “没事没事……”

    与此同时,场边围来的妹正在稳固增加。

    传说高二出了个球神。

    樱湖马布里。

    四班三井寿。

    有的没的都赶来看看。

    场上,李峥知道恢复力正在稳固上升,但已战至此刻,他再不敢分丝毫精力去看活力值,只专注于比赛。

    刚才那次狂奔没白费,不仅断了球,还抢回了比赛节奏。

    四班的信心也更足了,连加油都加的更有劲儿了。

    但李峥依然不敢全力去拼,必须留够力气打满15分钟。

    接下来几分钟,双方互有来回。

    下半场第10分钟。

    比分29:31。

    差两分就追平了。

    距离比赛结束还有最后5分钟。

    全场所有人,跑动都慢了一些,像是限在了泥潭里。

    体力都见底了。

    李峥的技术动作,也难免变形。

    饶是他休息小半场,外加刻意保留,此时也有些喘不上气,双腿更是酸得发木。

    他站在自己的防守区域,眼睛都有些花了,看东西都一闪一闪的。

    但他必须守在这里。

    二班的这次进攻,球传来传去,最后还是到了凌世杰手上。

    凌世杰沉吸了一口气,运球只冲向李峥的区域。

    李峥提了口气,拖着步子拼力防守。

    他能感觉到,凌世杰运球的动作与之前有些不同。

    似乎铁定心思要突进去。

    李峥再累也不能让他如愿,只迎着他死顶过去。

    凌世杰眼见路线被封死,便背身运球,倚着李峥硬往里挤。

    李峥身体远不如他,却也分毫不让,咬牙相抗。

    谁能想到,他李峥这样一个人,也会有这样一天。

    为了班级比赛胜利,把命都拼进去了。

    场边的女同学,看得都快流眼泪了。

    “李峥!!加油!!”

    “啊啊啊李峥!!!!”

    凌世杰奋力往里顶了七八秒,硬是没吃进去。

    眼见进攻时间所剩无几。

    他瞅了眼记分牌。

    “他妈的……”凌世杰一个咬牙,突然双手抓死了球,高抬双臂,猛然回身甩肘。

    这一甩,肘尖正正撞到了李峥的鼻梁上。

    李峥还未感觉到疼痛,便是两眼一黑。

    身体不受控制地向后仰倒。

    沉沉倒地。

    疼痛这才侵上了头。

    接着就是一股腥味儿。

    “嘟嘟!”王老师扯着嗓门狂跑过来,“凌世杰你他妈打不打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肘没压住。”凌世杰笑眯眯地俯身伸手,“没事儿吧兄弟。”

    这一俯身,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李峥满脸是血。

    鼻孔里还在往外淌。

    “老王你管管啊!”乔碧霞老远吼道,“这还不算严重犯规?这该判负了吧!”

    两边班级加油的人也跟着叫嚷起来。

    “真……真不是成心的……”凌世杰蹲在李峥身旁,抓着他的胳膊想把他硬拉起来,“流点鼻血不碍事……别装了,快起来吧……”

    却见**华满眼通红地冲过来,一把推翻了凌世杰:“你丫装他妈什么孙子啊!”

    刘新也连忙扶起李峥:“李哥,挺住,咱这就去医院。”

    “没事……”李峥抹了下鼻子,甩掉手上的血渍勉强站直。

    鼻梁疼那一下子,很快就过去了,就是脑袋还有些发沉,腿更软了。

    “行啦!”刘新扶着李峥走向场边,“你腿都打软了,先止血。”

    他一面扶李峥,一面瞪红了眼睛朝向凌世杰:“艹你妈的……”

    场上,**华一把扯起了凌世杰的领子:“你他妈自觉滚下场!”

    “凭什么啊。”凌世杰也扯着领子给体育老师看,“老师,这怎么说,算严重犯规么?”

    体育王老师奋力将推开二人,拦在中间。

    “凌世杰,罚下!”

    “四班发球!”

    “谁再犯规,直接判负。”

    “你们两个再纠缠,都判负。”

    这个判罚,好歹让**华好受了一些。

    在陈森刘永辉的拉扯下,暂时咽下了这口气。

    凌世杰哼了一声,吐了口吐沫,回身冲本队队员交待道:“我把那小子废了,接下来打整体,只要**华那个点不放,我们必赢。”

    队员们眼神里有些抗拒,但面对凌世杰,却也不敢说什么。

    哨声响起,比赛继续,替补暂代李峥出场,刘新只得先回到场内。

    看着比赛再度开始,李峥只懵糊糊地站在场边。

    伴着那股鼻血,一口气,好像也跟着泄了。

    抬脚都困难。

    他感觉到几只手正在帮他擦拭血迹,还有人帮他把鼻孔堵住。

    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