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摸进门槛

    即便搞的林逾静很难受,俞鸿的赞赏却仍未停下。

    “林逾静,你不用不好意思,老师这话一点也不夸张。”

    “这次,咱们讲月考卷子,也换个方法。”

    “由获得满分的林逾静同学来为大家讲解。”

    “希望你们听的进去。”

    “尤其是死用功却成绩不佳的同学,试试看能不能获得什么启发。”

    俞鸿说着,身子一让,抬手请林逾静上台。

    林逾静讲课?

    这下班里热闹了。

    林逾静却埋头一个劲儿地摇。

    **华见状,带头鼓掌:“来吧逾静,老师都让你上了。”

    同学们也跟着起哄似的鼓起掌来。

    “求学神授业。”

    “未来的蓟大化学系教授来了啊!”

    就连刘新也狂鼓掌。

    好看就完了,管丫说什么呢。

    看着林逾静羞缩缩的样子,李峥却哼声一笑。

    他了解林逾静。

    不可能的。

    这种人,不可能分享自己的学习思路的。

    果然,林逾静半掩着脸举手道:“俞老师……我嗓子不舒服……”

    “啊,是么……”俞鸿有些扫兴地重新登台,“那下次吧。”

    同学们也很失望。

    又要听复读了。

    唯有**华,神色一亮,低着头冒险抽出手机开始操作。

    俞鸿开始讲题。

    李峥也铺好了卷子,一道一道听。

    连续学习二十几个小时后,眼下这张卷子,似乎已经不值一提了。

    看着自己的那些错误,他甚至羞红了脸,像是在看一个弱智。

    老师讲题的同时,他也在重新做那些做错的题,把现在理解的答案写在旁边,以检验学习成果。

    多数错题,李峥几乎一扫便得以纠正,即便只是正常的学习速率,全部改错也不过几分钟。

    他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顺畅。

    不是物理数学那种思路清晰,而是语文英语的那种顺畅。

    这种融会贯通,很难用语言形容。

    原来之前那么久,都是在积淀。

    此时,才算勉强摸进化学门槛。

    虽是如此,但选择第七题,他仍未完全搞明白。

    正好,俞鸿也讲到了这里。

    “下面看第七题,是刘新唯一蒙对的一道题,送分题。”

    “下列说法有误的是——”

    “【a,蔗糖、果糖和麦芽糖,均为双糖。】”

    “一上来就学了,果糖是单糖,所以a的说法有误,选a。”

    “因为是单选题,考试的时候为了节约时间,b、c、d根本就不用看了。”

    “但我们这里,还是要说一下。”

    “【b,酶是一类具有催化性能的蛋白质。】

    “这个叙述是对的,不多说,课本上有。”

    “【c,不同的农作物,有不同的最适宜生长ph范围。】”

    “就算不看课本,常识也该知道这个是对的。”

    “【d,工业电镀对电镀液的ph有一定的要求。】”

    “我就怕白送分你们都拿不到,还特意出了是个人都知道没问题的d选项,”

    “某位同学也算不负众望了。”

    “综上,b、c、d完全正确,a明显错误,故选a。”

    哄笑之中,刘新又是挠头。

    好不容易答对一道,这都能被针对?

    “但是!”俞鸿突然话锋一转,转望李峥,“我们班有个一向用功的同学,却给出了一个滑稽的答案。李峥,你自己说吧,你填的什么?”

    “a、b。”李峥答道。

    “你可真厉害,做了一年多卷子了,不知道这是单选题么?”

    “就你这个答案,我真不知道你平常都用功到什么地方了。”

    稀稀落落的笑声响起。

    刘月更是远远地抻着脖子看笑话。

    “老师,李峥把书都背下来了呢。”

    一时之间,议论纷纷。

    偶有些人,露出了一副智商优越的神色。

    “死学还是不行啊。”

    “李峥这是学傻了,多选都出来了……”

    “我都没学,这道题都答对了哈哈。”

    被全班这么看着。

    李峥倒也还好。

    唯独不想被林逾静……

    他不禁暗中歪眼,余光观察。

    奇怪了,这么好的机会,林逾静竟然没有嘲讽。

    相反,她根本没理会李峥,正在紧张兮兮地翻书。

    讲台上,俞鸿叹声连连。

    “哎……我要你们背下来了么?”

    “理解,关键是理解。”

    “李峥,你问问林逾静,她背了么?”

    “你倒是说说,化学书哪里说酶不是蛋白质了?”

    “没说。”李峥点头道,“课本第81页的叙述是——‘酶是一类特殊的蛋白质,是生物体内重要的催化剂。’”

    “你看,你虽然眼神不好,但这记忆力多好。”俞鸿扬着头问道,“书上都这么写了,为什么你还要选b?”

    “因为化学书上的叙述,与高一生物书的叙述有冲突。”李峥解释道,“化学书上说,酶是一类蛋白质,但生物书上说,酶绝大多数为蛋白质,少数为rna。”

    “为此,我费了很大力气才登上维基百科。”

    “经查,维基百科的叙述与生物课本相符。”

    “怕有疏漏,我又点开更多的词条反复确认。”

    “切赫在1981年发现核酶,并获得了1989年的诺贝尔奖。”

    “此外,知乎与知网上的主流文章,也明确表示,酶也可能是rna。”

    “其它新版的化学教材,用的也是以上说法。”

    “至此,基本确认,我们学校选用的这一版化学教材,叙述有误。”

    “之后,我写了一封邮件发给了教育出版社。”

    “希望其他同学不必再因这件事耽误时间。”

    “所以,选项b,酶是蛋白质,是错误叙述,正确的叙述应为‘多数酶是蛋白质’。”

    “综上,我选a和b。”

    李峥说完了。

    班里的气氛逐渐诡异。

    沉默。

    冷冽。

    还有“唔。”

    林逾静握着课本,微张着嘴凝视李峥。

    这一次,不是在嘲讽。

    竟然是尊重。

    见她的神色如此虔诚。

    李峥也向她颔首示好。

    虽然我们在很多地方有矛盾。

    但面对知识,我们的信仰是唯一的。

    林逾静却并没有收下李峥的好意。

    而是一咬牙,转而瞪向自己的卷子。

    紧张兮兮。

    慌得炸毛。

    李峥不禁摇头。

    都给你台阶下,要原谅你了。

    你还这样。

    不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