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chapter 25

    邵钰好整以暇看着温宝肆的惊讶无措。

    于末的事情他前天就知道了, 周芸当时和节目组协调无果之后, 就直接找了他,邵钰只叫她正常拍摄即可。

    只是没想到有人会做贼心虚到这种地步。

    温宝肆仰着脸眼巴巴的瞅着他, 无辜诚恳的模样像只温软无害的小动物,邵钰忍不住低下头用脸在她脸上蹭了蹭。

    柔软娇嫩, 白皙的肌肤滑得像是刚剥壳的鸡蛋,带着一股淡淡的少女香。

    “怎么不说话?”他低笑着问, 温宝肆小声嘟囔。

    “怕你生气。”

    “我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邵钰垂眸睇她,女孩望着他期期艾艾,开口。

    “不是。”

    “但是你是特别小气的人。”

    “……”

    邵钰顿了会, 方才凝视着她认真道:“只要你乖乖的听话, 待在我身边, 就没有事了知道吗?”

    “知道。”温宝肆非常乖巧的点了点头。

    于末参加吃饭录制的消息很快传了出来,众网友纷纷脑海的第一个念头是温宝肆也在。

    啊哈!有好戏好看了。

    关于两人的绯闻一直都是热点,于末的人气和粉丝能把他任何一件小事推上热搜,更何况是处于风口浪尖上的绯闻恋情。

    不少人还是通过这件事情才知道温宝肆长什么样的。

    周六的晚上, 众网友纷纷守着电视手机翘首以待。

    从节目组放出来的花絮预告片里就能看到于末和温宝肆两人是一组,这可是自绯闻事件以来两人首次同框, 不少人都特意带上了眼镜, 企图能从节目中看出蛛丝马迹。

    关于那个黑客的解释,大部分人都是半信半疑的, 甚至觉得荒谬,只有于末的真爱粉丝才会深信不疑。

    可以说,两人的再次同框把吃饭这个综艺节目推向了**。

    当天网络播放点击量就突破了新高。

    然而…

    [这两人加起来说话有超过十句吗???]

    [是不是剪辑背的锅…]

    [眼睛都瞪酸了, 别说粉红,粉绿都没瞧见一个,认输认输]

    节目里头只见温宝肆和于末全程都保持着“同事”关系,十分正常礼貌,除了偶尔分析线索时有几句必要对话,完全看不出有丝毫不同。

    温宝肆拿着手机也难以置信。

    送排骨那里没有了,戴帽子也没了,就连两人偶尔难得的同框,也被剪掉了大半,全程都是他们三个人的镜头。

    看起可以说是正常的不行。

    原先还抱有怀疑揣测的网友,竟然纷纷开始相信了那个黑客的解释。

    毕竟两人在节目中的模样,一点都不像关系很特别的样子。

    事情热度炒得很高,反而对当事人没有丝毫影响,倒是吃饭这个节目被刷上了热搜,又爆红了一把。

    [原本只是冲着于末和温宝肆去看的,可是为什么…这个节目竟然这么好看!!!]

    [妈妈问我为什么要跪着看手机…]

    [看完这一期之后默默刷完了整期节目…]

    节目名气迅速传播,连同着每个嘉宾主持人粉丝量都上涨不少,可以说是皆大欢喜,只是温宝肆却没有那么轻松。

    “知道你喜欢吃红烧排骨?”

    “害怕你淋雨?”

    “肆肆,我真的很不开心。”

    宽敞的办公室,男人倚在宽大的皮椅上,白色衬衫解开了上头两颗扣子,神色不虞地睇着她。

    他双手交叉放在面前的红木桌上,修长白皙,骨节分明,话音落地,右手舒展开,在一旁轻轻敲击,以审判的姿态,目光落在站着的女孩身上。

    温宝肆不安的低头绞着手指,过了片刻,小心翼翼地掀开眼帘偷看了他一眼,又飞快垂下,咽了咽口水方才道。

    “对不起…”

    前头那人并未开口,沉默许久,方听到他的声音响起,又低又沉。

    “我不需要你的对不起。”

    “那怎么办…”温宝肆委屈巴巴。

    “哄我。”

    邵钰坐在那里,神色没有太大变化,眉眼依旧端正沉静,就连坐姿都仿佛没有变动。

    温宝肆愣了两秒,揣测着他的神情,才肯定自己没有出现幻听。

    她垂眸,默不作声绕过面前这张巨大的红木桌子,站到了他跟前。

    邵钰往后一躺,身子倾斜,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她咬咬唇,坐到了他的腿上。

    邵钰一愣,一双柔若无骨的手已经攀上了他脖子,香软温热的唇也送了上来。

    女孩的动作带着讨好,在他唇间流连,攀住他脖子的手不知何时也探到了他发间,轻柔摩挲。

    邵钰被她弄得浑身发麻。

    直到心中不满尽数发泄,邵钰才松开她,两人抵额,气喘吁吁,湿热的呼吸在彼此之间弥漫流连。

    “哄你。”温宝肆缓过来,又紧紧搂住他,主动讨好的在他唇上脸颊亲着,声音娇嫩,莫名带着丝勾人的媚。

    邵钰身子一紧,还未动作,门边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脆响回荡在房间,温宝肆像只兔子般慌张的从他腿上跳下来,全然不见方才的半分娇意。

    邵钰怅然所失,轻咳两声,开口:“进来。”

    周芸推开门走了进来,看清房间的情况之后先是一愣,接着立刻若无其事在他面前站定。

    “邵总,您找我?”

    “嗯,坐。”他颔首示意,随后看向一旁负罪站着的人,缓和了神色。

    “你也坐。”

    温宝肆如蒙大赦的和周芸并排坐到一起,脸上红晕未褪,嘴唇嫣红薄亮,一看就知道方才经历了什么。

    周芸眼观鼻鼻观心,假装什么都没发现。

    “这次叫你来主要是想谈一下温宝肆接下来的工作安排。”邵钰平静的说,大老板的姿态端得十足。

    只是…

    如果身上衬衫没那么凌乱会显得更有说服力。

    周芸暗自腹诽。

    “综艺拍摄快到尾声了,接下来再拍一部电视剧,应该在节目播出完不久就可以上映,我手里有几个剧本,你们拿回去讨论一下。”

    邵钰把旁边放着的文件递了过来,周芸首先第一反应不是去翻,而是好奇。

    “那拍完这一部电视剧之后呢?”她真的是很想知道,面前的这个人要怎么样去把一位没有任何观众缘和人气的女明星一步步捧红。

    虽然现在是有些成效,可他们都知道,温宝肆离当红女明星还差了远远一截。

    最多只能算是在观众面前混了个眼熟,拉了一波路人粉。

    而真正的一线,靠得是死忠粉的拥立和维护,还有无数经典作品的加持。

    “接下来?”邵钰似问似答,眼神从她脸上掠过,落在温宝肆身上,淡然如水的目光瞬间写满柔软。

    “当然是打造一个无人企及的阵容,进入大银幕。”

    --

    今天两人可以一同下班,十分难得,恰逢周五,温宝肆惯例要回去温家吃饭。

    路上,邵钰给他助理打了个电话,在这头吩咐着他买各种礼品和名茶名酒,挂完电话,温宝肆忍不住开口。

    “妈妈说你每次过去都太客气了,都是邻里邻居,让我下次叫你不要带了。”

    邵钰看了她一眼,语气淡淡。

    “肆肆,她不知道,你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带吗?”

    “那也不用每次过去都这样啊…”温宝肆嘟囔,便听到邵钰声音在头顶响起。

    “这次过后就不必了。”

    “嗯?”温宝肆好奇抬头。

    “肆肆。”邵钰垂眸认真的盯着她,平静的语气中是不容反驳。

    “都这么久了,你该给我个名分了。”

    “……”

    两人下车,一直到温家大门口,邵钰都是牵着她的手不放的,亲密浓浓的十指紧扣,其中意味显而易见。

    是温樱来开的门。

    这么多年,她好像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是淡漠安静的,脸上看起来永远透着苍白和脆弱。

    只是总归被岁月打磨得柔软了几分。

    她目光从两人紧牵着的手上掠过,眼里透出打量和一丝浅浅的愉悦。

    “在一起了?”声音还是清嫩好听,温宝肆点了点头,唇边是难以抑制的笑。

    “保密工作做得挺好…”

    她好像没有太大惊讶,说完只是转身往里走,温宝肆牵着邵钰进去,来到了温闵行和翟秋面前。

    两人神色倒是讶异了片刻,随后态度一如既往热情,只是这热情中又透着几分正式和客气。

    “爸妈,我和阿钰在一起了。”温宝肆有些羞涩的和两人介绍道,想挣脱邵钰牢牢牵着她的手,却被握得更紧。

    “温叔,翟姨,抱歉,是我先斩后奏了,但是请你们相信,我一定会对肆肆好。”

    邵钰冲面前的两人微微鞠躬,一字一句都是郑重万分,带着少年的决心和男人承诺。

    看着面前站着的一对人儿,不约而同,温闵行和翟秋眼底都有些酸涩泪意。

    邵钰是他们看着长大的,是极好的孩子。

    而他们的小女儿丢失多年,找回之后也是尽力补偿,但亏欠的永远是亏欠的,再怎么弥补,永远比不上之前。

    他们比任何一个人都希望面前的人能获得幸福,但这一刻,好像心底的渴望隐约得到了圆满。

    “好呀,那你可一定不能让阿姨失望。”翟秋笑着点头,温闵行上前无声拍了拍他肩膀。

    得到了家人的祝福和承认,温宝肆心情比起以往可不止好了一点半点,连端着盘子在厨房进出看到温樱时,都是笑意粲然。

    “有这么开心吗?”温樱视线和她对上,又立刻避开,小声嘟囔,温宝肆立刻大力的点头。

    “嗯!超级!”

    “切。”温樱不满的侧过了身子让她出去,温宝肆走了两步,刚出门,又转身回来,望着她说道。

    “对了。唐尧哥前几天说要找女朋友了你知道吗?”

    女孩的身子一僵,脸上表情褪去,化作冷漠淡然,声音是故作的强硬。

    “他要找女朋友关我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