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chapter 18

    唐尧说到做到,他当时就联系了他表哥徐城。

    星城传媒是本市叫得上名号的一家影视公司,因为这一层关系,再加上温家原本和徐家的交情,温宝肆一进去就拿到了最好的资源。

    大二整整一年,温宝肆拍了两部电影,具是大制作全明星班底,只可惜接连上映,票房口碑平平不说,她本人也没红起来。

    不过这丝毫没有影响到温宝肆的情绪,她一边上课一边拍戏,日子过得十分充实。

    温宝肆和其他的女明星不一样,别人都是拍戏应酬和圈里的各色人物打好关系,平日里机场照通稿绯闻八卦通通炒起来。

    她则是一下戏就跑得没影,不拍戏时就像个女大学生,除了作品上映,完全看不到她的任何消息。

    这也导致了虽然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她,但也没有办法全网黑,总感觉差了点什么。

    经纪人周姐老是恨铁不成钢的骂她,白生了这么好的一张脸,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明星,丝毫没有觉悟,带她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没办法,经纪人收入是和手下带的艺人挂钩的,而公司对温宝肆又是极度偏心,只有一线明星才能享受的待遇她都有。

    一般像她这种咖位的艺人经纪人手下都会同时带三四个,但温宝肆一进来徐城便安排周姐带她,并且只有她一个。

    周姐大名周芸,是星城传媒里的王牌经纪人,她上一个带的艺人是影后齐语。

    温宝肆曾经在片场和她搭过一场戏,说不上厌恶,但肯定是不喜欢她的,毕竟全程齐语都是冷着一张脸,除了念台词,仿佛一个字都不想和她多说。

    温宝肆也能理解,堂堂影后要来帮她这么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明星配戏,并且这个小明星前不久才抢走了她的经纪人。

    是她也会很生气的。

    整个大三都是在这种状态中度过,时不时还会被拉出来黑一通,就连有新作品上映,也首先是给她群嘲一番。

    大四还未开学,进入娱乐圈两年一直不温不火的温宝肆,突然被一件绯闻推到了风尖浪口。

    正值八月艳阳高照时,然后那个阔别了三年的人,就这样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邵钰他还是一点都没有变化,依旧是惊为天人的一张脸,雪白的皮肤和乌黑的眉眼,红润柔软的唇。

    五官精细,像是雕刻出来的一般,带着温润无害,蕴含着细碎微光的眸子,总让人想到电视里面的小菩萨。

    只是身上的气质变了几分,以前是一派少年气息,而现在则多了几分介于少年和男人之间的成熟。

    温宝肆其实在这几年里见过他两次。

    他走后没多久,邵叔叔一家便都搬到了国外,邵家生意大多转移了出去,只要每年回来几次打点就可以。

    老爷子因为身份不能出境,便跟着邵家二叔留在了国内。

    温宝肆自走后见他的第一次,便是邵老爷子过寿时,邵钰出国第九个月。

    大厅宾客拥挤,喧哗声不绝于耳,场面十分热闹,两人隔着人海,遥遥相望。

    仅一眼,她便鼻头发酸,眼圈胀痛,温宝肆几乎是逃似的移开了眼。

    那晚宴席还未结束,邵叔叔一家便匆忙赶了回去,因为老爷子生日是五月,原本不让他回来的,但听说邵钰执意要来。

    而那晚回去后,他的哮喘就发作了。

    见他的第二次,温宝肆始终怀疑那只是自己做的一场美梦。

    那是她首部电影上映没多久,因为当时演技还欠缺几分,再加上各种原因,成绩并不理想。

    网友们铺天盖地的扒她,在各种社交网站上关于她的黑料通稿层出不穷。

    这是她第一次见识到娱乐圈的可怕,也是第一次尝到被无数人厌恶的感觉。

    纵然心态再好,也忍不住郁郁寡欢,那晚她和唐尧祁沅几个去了酒吧,喝得昏天暗地。

    再次睁开眼,空荡荡的包间灯光迷离,而那个远在国外的人,却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温宝肆趴在他怀里哭得不能自已,一边埋怨着他为什么要离开,一边又像倒豆子一样倾诉着自己这两年的生活。

    只记得,那人一直温柔的哄着她,拍着她的背安抚,指腹一点点擦干她脸上泪水。

    最后的最后,温宝肆记忆中最如梦如幻的片段,是两人躺在沙发上接吻,她被邵钰紧紧搂在怀里,侧着身子亲密无间地贴在一起。

    舌是热的,唇是软的,呼吸是急促的,整个人都是飘然幸福的。

    然而一觉醒来,面前却是陌生的酒店房间,空荡荡的,唐尧从客厅推门进来,告诉她昨天喝太多,所以没送她回学校。

    温宝肆看着他,鼓起了天大的勇气,方才小心翼翼又患得患失的问。

    “昨天…他回来了吗?”

    “啊…”唐尧抓了抓头,干笑两声,眼睛望着她,沉默了。

    “肆肆…”他迟疑,欲言又止,温宝肆了然,立即打断了他。

    “好了,别说,我知道了。”

    不管是不是梦,总归是不想让她知道,那么她就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什么也都没有发生。

    然而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却这样温柔含笑的站在了她面前,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对她说。

    “肆肆,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