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898章 番外团子遇险(2)

第898章 番外团子遇险(2)

而从下一代天龙会的king开始,会中也新设了一个极其超脱而又极其重要的职位,就由古灵精怪却又技冠群雄的前任king的独生女儿担任,这个职位的名字就叫做——“凤”!

婴儿苏小凤满百天庆贺的时候,4岁的团子大人自然也跟着父母到场庆贺。庆贺完了又在那里住了几天,一家人回程的途中,一家人第一次坐下来商议一个重要的问题。

蓝草心温柔地搂着团子在腿上,平静却认真地对衣小虫说:“米?衣?威尔斯这个名字团子在国外可以用,但是在华夏不行。团子在华夏还是要有一个中文名字的。之前,是我们忽略了。我看,这次回去我们就去找师公,正式请师公给团子赐名,好不好?”

既然是要起中文名字,就要讲究传统,而在这方面,有谁比终南子更底蕴深厚呢?前两个名字都起得太随意了,这次,要郑重一点才好。

衣小虫默然。的确,团子在夫人肚子里的时候夫人就对他有了糯米团子这个爱称,生下来以后又自己给自己起了个外文名字,孩子不是在国内出生,也没想过在国内落户,竟然就忘记了给孩子起个中文名字!要不是这次苏黎和凤小稚的女儿在筵席上就宣布了大名“苏小凤”,团子的中文名问题到现在还被忽略着。

不过……小名儿是夫人起的,外文名是儿子自己起的,好歹这一次该他这个父亲给起了吧?

衣小虫深邃着一双黝黑的美目看着儿子不吭声,糯米团子身上一抖,眼睛眨了眨,鬼精灵地迅速领会了帅帅老爸的眼神含义,一扭头甜甜地搂上了蓝草心的脖子撒娇道:“妈咪!这一次让爸爸给我起名字好不好?团子想要爸爸妈妈没人给我一个能叫一辈子的名字作为礼物哦!”

蓝草心搂着儿子秀眉一挑,明白了过来,娇嗔地看着衣小虫道:“你直接说不就好了?我还能看师公比你重了?”

衣小虫赞许地跟儿子对了个眼神,含笑看向妻子:“我的确有这个心思,但你想的我也明白。师公道学渊源,而我长期生活在国外,其实对华夏文化还没有普通人懂。我也是……不好意思开这个口。”

蓝草心眼神里透出一丝疼惜,凑过去轻轻地吻了一下丈夫的脸颊,温柔地道:“我起了个糯米团子的小名给儿子,儿子自己也不过是借着我起的小命又起了个米米,都有什么了不起的内涵渊源文化底蕴了?正因为我觉得自己起的名字一般,才想着让师公帮着把把关而已。也没说就不要听你的意见了。你也是的,什么时候都是独断专行的,每次遇上我的事,就千般顾忌万般考虑,不肯让我有一丝一毫的委屈。我们是夫妻,这么相处这么能行?你要是一直这么对我,反而让自己失去了本性,跟我在一起就不能自由自在,我还不如离……”

“不许胡说!”衣小虫脸色一变,伸出手指按住了蓝草心的柔软红唇。

蓝草心抓住他的手指,就势亲了一下,斜睇着他笑道:“这还像是我喜欢的那个衣小虫!”

指尖上柔柔一吻像一簇小小的电流瞬息间流过衣小虫身体其它部位,衣小虫眼神一深,反手紧紧扣住蓝草心柔若无骨的小手:“哦?你喜欢?”

就觉得自从重新相认之后,跟以前比起来,两人的相处里总是哪里缺了点什么。尤其是床第之间最为明显。蓝草心的身子小了几岁,甚至回到了处子之身,娇嫩无比,又没有了修为,衣小虫总是害怕自己修炼过巫武的身子伤到了她,每次都是极其小心,也不敢时间长,而且都是很长时间实在忍不住了才要一次。而蓝草心事中总显得隐忍,事后也从不主动要求,他越发觉得她害怕,更是忍着自己不去动她。可是如今听蓝草心这么说,难道是……

衣小虫整个人噼噼啪啪地冒着看不见的火花,蓝草心脸儿也忍不住红了。团子大人叹息一声跳下老妈香软的怀抱:“商量好什么名字了,麻烦告诉我一声……”深知此时自己已经沦为电灯泡,还是去找又强又独又冷又帅的江零叔叔玩儿吧!

还是那艘结婚时乘坐的游轮,还是那间曾经度过了洞房花烛夜的房间。甚至连喜庆红火的帐幔都布置得跟以前一模一样!

蓝草心被衣小虫横抱在怀急冲冲地上了楼,红着脸只当他要立刻找房间做点什么,一落地看到眼前的景象,不由地惊呆了。

“这是……我们那时的新房?你……是什么时候布置的?”她竟然一点儿都不知道!从离开总部上了船,一家人就住进了另外一间有着超大床和儿童设备的精致家庭舱房,一家三口睡在一起,她以为她的小小怀念他已经忘了,再加上他一直也不怎么显得很想要她在,也就没有好意思提起。却没想到……

“喜欢吗?”关上门把所有人和事都隔离在两个人的婚房之外,红色的迷离暧昧的世界里只剩下他和她,衣小虫搂住她纤细柔软的腰肢,低头吻过她的额头、鼻尖、脸颊和小巧精致的下巴,呼吸急促而又忍耐,“上船之前就布置好了,原本是想跟你再好好地……怕你害怕,也怕我在这里会控制不住伤了你,没敢说,只敢……实在忍不住想要你的时候,自己过来躺在婚床上解决一下……”

“你……”蓝草心被他吻得心跳加快,也被他的话羞得满面通红,但更多的却是心疼和难受,推着他捶打着他的胸膛恼道:“谁让你忍了?谁让你忍了?自家有老婆不用自己在这里……弄得我还以为你不喜欢我现在的样子,不想和我……”

“胡说!”他狠狠地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一阵猛烈发泄的深吻,直吻得蓝草心软成了一滩泥一样急喘着偎依在自己怀里,自己也浑身上下火热得快要忍不住,才低哑着声音咬着她的精致的小耳垂道:“你跟原来一样美,却比原来还嫩,正是当年你还没成年的时候我早就想要你,却必须拼命忍着的时候那个样子,不,皮肤比那个时候更软滑、身体也更柔软馨香……害得我比那时候更想……”说着都说不下去,只有抱着她深深地喘。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