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681章 你能信得过爸爸吗(2)

第681章 你能信得过爸爸吗(2)

“别说了!”任曦一脸揪痛地伸出一根手指按在蓝草心嘴上,制止了她的发泄和抱怨,那只被动地在她发上揉着的手也僵硬着慢慢收回:“孩子,我知道我没资格请求你原谅我,可是……我不能不去找……你妈妈!”

蓝草心猛地瞪大眼睛!她听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妈妈!他说要去找妈妈!妈妈她……是不是没有死?

任曦嘴角抿出一抹苦涩的笑意,一双俊逸深沉的眼睛里无尽深浓的哀伤:“清醒之后,从第一眼看到你泪流满面又哭又笑地站在我面前,你知道我第一反应想到的是什么吗?我想到的是你妈妈!你和你妈妈其实还是像的。我离开昆仑的时候,她也不过是你这样的年纪。我看着你,一刹那间恍惚就以为是你的妈妈站在我面前,又哭又笑地怨我怎么还没有回家。”

“当然马上我就明白你不是清波,只是一个跟清波同龄的女孩子而已。然后我看到小虫,看到他疼你入骨,半刻不舍得离开你左右,就好像我和清波在一起的时候。我那时背着你师公,满心担心他的身体,但看着你们还是觉得有趣,心想这一对小夫妻的感情倒是跟我和清波一样好!”

“一路回山,师父什么都没有说,也不给我照镜子看自己的模样,后来我明白他是累了,也不能确信我的状况到底如何,不敢冒险说明真相,打算等到了山门再慢慢说开。可是一路上我看着你,越看越像我自己,又仿佛有些像清波,刚见面的时候你又叫我爸爸,小虫叫我岳父,我心里怎么可能不惊疑?”

“孩子,我不是不心疼你,也不是不明白爸爸欠你太多,可是毕竟这二十一年在我的脑子里缺失了,在我的脑海中你还是你妈妈肚子里的那个即将出生的小哪吒,突然面对一个这么大的、已经是一个大姑娘的女儿,爸爸心里……”

满脸的痛苦纠结,任曦愧疚又无奈地看着蓝草心:“丫头,给爸爸时间慢慢适应,好吗?”

蓝草心不知道该如何理清自己此刻一团乱麻的心情,深吸几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思维回到理智的轨道,好不容易地抓住了某个重点:“也就是说,你不管我心里多舍不得你,也不管师公和师父、师叔多想你,你就这么打算着,以需要时间适应为理由,要自己一个人回昆仑山去找妈妈,偷偷地走,不让我们任何人跟着,也不告诉我们任何事,像二十多年前一样,还把我们所有人都瞒在鼓里,是不是这样?”

任曦再次呆呆愣住,看着蓝草心说不出话。许久终于架不住女儿执拗的目光,艰难地转过头去,声音沙哑而狼狈地道:“我有我的理由……孩子,不要逼我!如果换成音讯杳无的那个人是你,相信小虫也一定会做出跟我一样的选择!”

什么意思?什么选择?是舍弃了所有关爱自己的人,只选择妻子?是这个意思吗?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样的选择?难道大家不是都是一家人,只要他说出来,每个人都会不遗余力地帮着寻找妈妈的下落吗?

耳边忽然响起一声轻轻的叹息,衣小虫的声音细细地传进蓝草心的耳畔:“蓝,别再为难他了,他的心里一定比你更不好受!你也想找到妈妈的不是吗?那就把这件事放心交给他吧。能说出那样的话,他一定是世上最爱你妈妈的人!问他留下你到底是想要什么。那才是你所能帮到他的。”

岳父说,他对蓝的感情就好像岳父对岳母。岳父刚刚说到那个假设,衣小虫扪心自问:如果杳无音讯的那个人真的换成是他的蓝儿,为了她,哪怕时隔二十一年,他刚刚从疯癫中醒来,脑中只有一丝线索,他会不会抛下一切已经可以相互照顾的家人,只为无牵无挂地独自去寻回自己的爱妻?

答案根本无需思索,只有铿锵有力的一个字:会!

那么既然自己也是如此,又怎能不理解岳父的心情呢?不但理解,而且敬重。衣小虫始终相信:只有为了爱能够豁出一切的男人,才是真正可以依靠一生的亲人!

这一次岳父能舍下大家而去追逐岳母的踪迹,只是因为留下来的人没有他依然安好,而岳母却只有他才能找到吧?

如此深爱着自己妻子的男子,怎么可能不爱自己和妻子爱情的结晶——那样美丽聪慧而又相似两人的小女儿?他的心,其实是在滴血的吧?

衣小虫的话瞬间拉回了蓝草心的理智,看着纠结痛苦却又不得不面对自己的父亲,蓝草心心里一阵说不出的痛。平息了一下情绪,声音尽量平和地开口:“爸,对不起,我不该勉强你。刚刚那么多人你独独留下我说话,是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吧?是什么?您说吧。只要女儿能办到的,一定不遗余力!”

任曦微微惊讶地看向迅速转变的蓝草心,醒悟般地扭头看了眼窗外,脸上露出一丝苦笑:“也是!换了是我,也不放心。”洒然不再在意,只做不知地看着蓝草心,神色渐渐恢复到起初的郑重:“草儿,你如果信得过爸爸,可不可以告诉我,当初我放下你时包着你的那个襁褓,如今收在谁的手里?”

蓝草心一愣,脑海中就想起糯米团子第一次托梦时,关于她的襁褓,也就是地纬坤方图,殷殷叮嘱她的话:“它是个好宝贝……不要被你那个世界的任何人看到!”

脑海中,孩子的叮咛还在耳边。眼前,父亲的眼神殷殷期盼。

蓝草心忽然就明白了任曦为什么要问,她是否信任他!

她,要信任他吗?

清晨,蓝草心和衣小虫去给终南子问安,微微诧异地看到终南子负着手背朝着院门,披着一身夜露站在院子里,任淳和任夔默默地陪伴在老人身旁,看到两人进来,目光看过来,又很快低下。任淳的目光还好,大多是担心,而任夔则看着有些幽怨,那一眼,竟就让蓝草心愧疚了。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