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665章 攻心战(2)

第665章 攻心战(2)

蓝草心娇艳的唇瓣愉悦地勾起。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觉得没有这样软糯依赖放纵过的自己今天貌似没有把握好尺度,一时放纵自己娇宠得有点过了,但是某人好像反而满足得不得了!唔,那是不是即使现在其实清醒一点了,也适当的装得再娇一点呢?虽然,那个,有点肉麻……

“累……”某萌放着手术台上玉腿横陈的病人不管,开始撒娇大业。不过貌似,一说累,还真是累劲儿上来了!毕竟做了这么大的一个法术,虽说没有牵动外界,她自己体内的巫力可是真的一下子被抽取得所剩无几了。

“不是说只是一例普通的截肢手术吗?怎么又把自己累着了!”话筒里的声音陡然高八度,充满急切、怒意和心疼,“赶紧躺下!”不过是截个肢而已,以他家小妖精的水准,麻药一打,三两刀把羽翩跹那条受伤的小腿割了,然后休息休息等移植材料到了再给人安上不就好了?怎么还把自己给累着了?

也不怪衣小虫有那样的想法,在他眼里,世上的女人除了他家女人,都是无所谓美丑的,哪会在意羽翩跹移植一条小腿之后,功能即使不受影响,大腿和小腿肌肉毕竟是断裂过的,再也不会有原来的美感呢?

困意袭来,蓝草心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一边歪着脑袋把手机夹在肩膀上,一边开始打理装扮手术台上的那条“刚刚做完手术”的“伤腿”。一边忙活一边还不耽误讲电话:“唔,刚刚试着用时空之术给羽翩跹恢复伤腿来着,巫力差点儿用光了,不过手术成功了!我要伪装一下,然后就躺下休息。你不过来陪我吗?”

矮油,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怎么感觉自己都有点儿掉鸡皮疙瘩?算了吧,等这次好好睡一觉,醒来以后不能再这么肉麻了,别没麻着别人,先把自己给麻翻了!

电话里的声音陡然冰冷下来,却又带着奇异的焦心抓狂的意味:“立刻躺下!我马上到!”

蓝一带着吴湛、王老虎和特战战士一行5人来到蓝园,和手术室仅仅一墙之隔。吴湛停步在客厅门口,目光一扫不见蓝草心,脚步未动扭头看向蓝一。

蓝一不遮不掩地伸手示意侧面不远一间关着门的屋子笑道:“吴队长来得不巧,蓝董正在里面为一位玄门的姑娘动手术。手术之前蓝董有交代,朋友们来了让在下先招呼着。”

王老虎和三个战士唰地看向吴湛,就在那件屋子里?那还不冲进去看看真的假的。要是假的立刻展开搜索,要是真的,直接完成任务算完!至于什么手术?哪有那么巧,肯定是因为他们来得太快,蓝草心一时来不及躲,想出来这么个理由拖着他们呢!这么拙劣的接口,当人都是傻子呢?

然而吴湛好像完全看不懂大家的眼神似的,悠悠长长地看了那扇门一眼,抬步就进了客厅:“好,那我们就等等。”

王老虎不干了:“吴湛,这可不行!不是我不服从命令,可现在不是执行任务期间,是整个随行队伍每个人单独的考验,意见一致就搭伴儿走,咱们都听你的。意见不一致,那就各干各的。”

吴湛刚迈进门一步,脚步一顿眉梢一挑,看了王老虎一眼:“兄弟那么多年,你不信我?”

王老虎头摇得拨浪鼓一样:“这不是信不信你的问题,而是你现在的状态正不正常的问题!兄弟这么多年,我还不知道你?平时都是最精明的,但只要碰到关于蓝草心的事儿,你就疯了!好比今儿这事儿,明摆着这就是个哄孩子的小花招儿,你也信!你愿意等,我可不乐意!要坐你自己进去坐,我跟你现在开始分两拨儿!”

门外的三个战士也没有跟进去,而且呈翅翼状站在王老虎身后,明显都认为王老虎的话比较有道理,准备离开吴湛跟王老虎干。

吴湛看了王老虎一眼不再多说,继续往客厅里走去,只在背后伸出一只手来告别似地挥了挥。

王老虎也不啰嗦,一声令下带着三个战士猛地发力朝着那间手术室呈战斗队形冲去!而蓝一含笑继续引着吴湛往里走,根本没有任何反对的意思。

手术室里,蓝草心挂了电话忍着强烈的困倦做好了“伪装”,草草写了一张医嘱放在羽翩跹的手边,再也忍不住困意,蜷缩在准备间的沙发上,连毯子也来不及盖,就睡着了。

门外,王老虎矫健地弹跳而起,身在半空正要大吼一声破门而入……

客厅里有人沉声低喝:“无礼!”袍袖一挥,院中手术室门前的王老虎那一跳突然像是踩上了弹簧一样“嗖”地一声直蹿起十几米高,越过手术室的屋顶直接跳出了院子,咵啦啦挂在了院外的一棵大树上!

而王老虎背后负责警戒的三名战士则仿佛被狂风突然从背后吹倒而后又压上一块大石头一样,根本没看到是谁出手,就一个个被压在地上动弹不得,嘴都张不开!

王老虎刚脱口而出骂了一声“我操……”声音就戛然而止,好像嘴巴突然被封住一样,只剩下鼻子里哼哼地出气。

吴湛毫不意外、无惊无怒地以江湖规矩对羽泑云一拱手,朗声道:“在下吴湛,与那位挂在树上的王老虎都是蓝草心的朋友。地上三位是我们的同伴,都为拜访蓝草心而来。他们四个行事虽显莽撞了一点,但却是事出有因。”

简单明了地说明了情况,吴湛含笑道:“小蓝一向做事独出心裁。想来她既然那样决定,也不会怪罪大家使用什么样的手段找到她。但不管怎么说,他们几个都鲁莽了,还请尊驾手下稍松,让他们好好起来说话。”

羽泑云从刚才起面色就很不好看。任谁见到有人打扰自己女儿做手术估计脸色都好看不起来。此刻他听了吴湛的解释,又看他英俊明朗如松山的姿态和诚恳的态度,这才缓和了一些,袍袖一收冷哼道:“若不是看在蓝姑娘手术之前交代过你们是她的朋友,要好生交代的份儿上,这几人此刻哪里还有命在!”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