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624章 混乱坍塌(3)

第624章 混乱坍塌(3)

蓝草心想清楚便放下,先将王符和星珠都放在手心,细细感受之后又都递给衣小虫,很是欢喜地说:“你看看,是不是很神奇?”

衣小虫手心托着两样法器,也是真诚感叹:“奎老真是神乎其技!我妻子原来的背包是三年前尊师古怪大师的作品,里面有一百平方大小,听说已经是空间储物装置中的极品。如今奎老一次性炼制了两枚法器,却是各自都有三百平方,星珠中更是每颗珠子的小空间各自独立,更加方便!怪不得连山一派行踪飘忽、子弟单薄却数千年来始终被各门派所尊崇,这样的东西,任何一件恐怕都可以作为镇山之宝,传承一个门派。这一手绝技,无人能及!”

奎老淡然一笑:“声名、尊崇,都不过是身外物而已,没有什么可挂念,身为门派弟子,只能尽力不让先辈的技艺失传埋没,也就罢了。不过先生谬赞了,这一套法器之所以能炼成这样,与当初师父所炼的背包有差别,并不是老朽的功力超过先师,而是先师气恼白经理打断了他寻找老朽的法事,不肯尽力而为而已。更何况当时连山炼器神鼎还没有归来。如果是师父来炼这套法器,有神鼎辅助,恐怕至少要超过玉善一倍!”

衣小虫了解地看向奎老:“古怪大师百年修为一朝陨落虽然也是憾事,但他有生之年能看到神鼎回归,又能完成心愿,其实一生也是圆满。奎老节哀!”

奎老眼眸中有着岁月积淀的宁和:“生生死死,缘起缘尽。先师与我半生不见,却是一生善缘,如今圆满而终,我没有什么好悔恨,也不准备太过于悲伤。逝者已矣,老朽如今能为先师做的,不过是不负他的期望,将连山一派的传承好好继续下去罢了。”

蓝草心从衣小虫手中取过星珠戴回腕上:“奎老,我怎么觉得这珠子除了多了空间功能,还有哪里不一样了呢?青虫,你觉得呢?”

衣小虫也把王符挂回脖颈上,轻轻摩挲了几下:“似乎是质地变了?可是从重量上又感觉不出来。”

奎玉善微笑道:“两位观察入微,非常人所及!连山神鼎发动不易,又耗费了精血,既然做了,何不做到尽善尽美?因此老朽擅自做主,将两枚法器的质地也一并借神鼎之力进行了提升。否则空间虽好,器物易碎,一旦有个闪失,这一番功夫也是白费。可惜老朽修为有限,倾力而为,也不过稍胜精钢而已!”

比精钢还坚硬?两人这次真是叹为观止了,同时也对奎老的善意更加感怀。蓝草心越发决定不必瞒着这位温厚的老人,伸手取下手上的白玉戒指递过去:“奎老刚才发出一声惊讶的疑惑声,是不是因为这枚戒指?”

奎玉善颇为动容,并没有直接接过:“老朽本不该好奇蓝董的其它物件……”

蓝草心微笑着打断他的话:“奎老,您先看看再说。其实要论起来,它跟你们连山派还真是有不小的渊源呢!等您看完了,我慢慢给您解释。”

奎玉善说声得罪,不再犹豫,接过白玉戒指。刚一拿到,就是全身剧震!

他这番反应也是在太强烈了一点,蓝草心眉梢挑了好几下,奎老才勉强压抑着变调的语声,激动地问道:“蓝董,你刚刚说这枚戒指与我连山派有渊源,能否详细赐教?”

蓝草心心怀坦荡,这件事除了奎玉善,天下间又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咨询,当下便将这枚戒指的由来和变化,一点一滴细细地讲述了一遍。

最后,蓝草心道:“总的说来,这枚戒指最先是在和田沙漠之下不知哪处古墓之中的古物,国外盗墓贼挖出来,被漂流抢回来,后来在三年前的华夏玄门新秀大会上,跟一堆别的东西一起,跟我换了。这次我和小黑在画境空间,小黑借用真龙之力拓印了背包上古怪大师的空间法阵,为我制成了五个空间法器,其中就有这个,但不知道为什么它是活空间。后来的事就是我说的那样,白玉空间从混沌到初开,后来莫名其妙把我的六枚刚刚炼制好的趁手武器也弄没了,两枚引路符也弄没了,之前那些妖兽回到本源状态之前我试着装进去,差点吐得我苦胆水都出来!最后整个空间变成了黑白两点米珠,钻进空间也不见了!”

蓝草心叹息一声道:“奎老,其实这些天我想过,这枚戒指来自于漂流,拓印的法阵来自于古怪大师,真龙之力来自于你连山派的传承画卷,里面的万物种籽、黑白米珠也都是传承画卷中的精华,也许我之所以出现,就好像连山鼎经过我的手归于你们连山门户,只是天命借我的手,为连山派的千年传承画卷缔造的一个新的传承机缘。”

“奎掌门,我本来拥有的就只是一个100平米的空间背包,如今连山派已经回赠了我一套共600平米的空间法器,这枚空间戒指,连山派收回去吧!”

奎玉善嘴唇颤抖,久久看着蓝草心不能言语!他的品性让他不能说出想要这枚戒指的话,但从触碰到这枚戒指的那一瞬间开始,那种熟悉的传承之力,那属于连山画卷的独特印记和气息,就让他的灵魂颤抖,血液鼎沸!那是只有延续了连山派空间本命精血的每代唯一一个弟子才能感应到的召唤,那是连山先祖留在门派中最根本的空间之力,他……无力,也不能拒绝!

一辈子行事无愧本心、无愧任何人的老人,此刻浑身肌肉微微颤抖,一只手痉挛地握着手中的戒指,忽松忽紧,一会儿张开手掌,一会儿又握住成拳。他是来谢谢人家的,人家本来就于连山派有传承之恩了,难道他来这一趟,背着感谢的名,其实要做拿走人家更珍贵万倍的至宝的丑事吗?他在心里狠狠地骂着自己,奎玉善,连山奎掌门,你能那么做吗?你连山派真的要做出这种无耻之事吗?

看着奎玉善的痛苦纠结,蓝草心自己反而过意不去了。她之前是没想那么深,也的确很舍不得,可是就在刚刚奎玉善一眼惊疑和一触碰就有那样激烈反应的时候,她是真的一下子明白了,也借讲述的过程,慢慢地自己想清楚了。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