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622章 混乱坍塌(1)

第622章 混乱坍塌(1)

“然后关于约定十日后的队伍排名,算上今天已经过去了两天。你若是有意夺冠,便要努力了。”任淳微微顿了顿,看了衣小虫一眼,委婉地道:“年轻人日子还长,小虫也不要急。”

蓝草心顿时羞红过耳,却听耳边大提琴的声音毫无愧意地温声道:“师父有所不知,我跟蓝儿双修,有奇效,不会耽误她修炼的。”

大家都惊讶地看过来,任淳也不觉问道:“草儿,是真的么?以前倒没有听你说起。”

蓝草心乖巧害羞地点头,相握的手用力掐了掐某人的手心,心中默默地咬牙,坏蛋大青虫!早准备好了这么好的理由,早点儿让她有个准备不行么?

衣小虫的唇角微翘,牵住蓝草心小手的修长手指眷恋地轻轻摩挲。他家这个老婆,在外面杀伐决断让他放心,在家偶尔浓羞薄怒什么的,最让他心襟愉悦、胃口大开了!

任淳放下心来,语气也轻松了不少:“如此甚好!草儿原本底子就好,这次又完好无损地出来,夺冠是大有希望!”

蓝草心插口道:“师父,这个排名是怎么个排法?十二个人循环赛吗?那可需要很多场呢。再说既然已经定了是我们这些人一起组成团队,如果因为排名赛再引起什么仇怨,或者中间再有什么伤亡,可就不好了。”

任淳道:“理论上是循环赛,要不然排不准确,但是实际进行的时候不会真的有那么麻烦。因为这个排名既为的是选拔实力最强的选手保护大家,也为的是选拔威望最高的人统帅大家。因此经常会出现选手主动确认相互顺序的情况。比如明悯和明慈,如果其中一个主动对另一个认输,是可以免赛的。你现在就面临了这样的情况。”说着目光欣慰地看向唐继云。

蓝草心随着师父的目光看过去,正对上唐继云温和坦诚的视线:“我和那古拉、明慈、明悯,我们四个都已经跟报备上去了,跟你的比赛,我们认输。”

“师兄……”

“傻丫头,师兄可不想当着那么多掌门前辈的面输给你。那多没面子!”唐继云和声跟蓝草心开玩笑,语气真诚,“你比师兄强,师兄服气!”

任淳也接着说道:“除了他们四个,刚刚收到消息,白鹤山庄的羽翩跹也对你认输!我听说,你在空间里救过她的命?”

蓝草心眉梢一挑,颇有意味地笑了笑:“这个女孩子倒是有意思!不瞒师父说,当时其实草儿救下的是她和端木明荣两个人。她和端木明荣的关系似乎很不一般,当时端木明荣好像也是为了保护她才自己也陷于险境。不过如今端木明荣并没有认输,她却认输了,这样一来恐怕端木家的脸上不那么好看。”

任夔在一旁闲闲笑道:“哦?不然你以为如何?”

蓝草心嘿嘿一笑:“我听说这一届端木家主不是很待见我们家青虫哦!所以,我以为啊……端木明荣太听家主话的话,恐怕今后不会太过顺利呢!”

任夔噗地笑了一声,遥遥指着蓝草心的脑袋笑骂:“小心眼!”

蓝草心得意洋洋地昂着头,一副不以为辱反以为荣的样子,引得大家都忍不住笑了。某青虫与有荣焉地宠溺地看了老婆一眼,那副被老婆护着很满足的模样看得凤小稚差点忍不住想要抓拍!如果青先生这副尊容拍成照片给天龙会的手下看,哇咔咔简直是天崩地裂毁三观啊有木有!

某木乃伊看到的话,是不是也会惊讶呢?还是得意大笑抓把柄,或者以他一贯在她面前的无耻作风,羡慕嫉妒恨地恨不得那个女子换成她凤小稚,而那个满足的男人换成他自己呢?嗯,最后一种最有可能……

凤小稚脸上不知不觉地露出一丝恍惚的笑意,转眼又皱了皱眉,不自觉地咬唇,视线不知投向了哪里。

她离开得突然,没来得及解释,他吓到了吧?按照苏黎的聪明和一贯反应来推断,他第一反应肯定是立刻给姐夫打电话,询问姐姐是否安好,她是不是感受到什么异常跑去守护姐姐了。然后每天几个电话打过来,问她的消息。

那么这几天姐夫担心姐姐,一眼不眨地守在画境外面,苏黎也是一样在担心她吧?

凤小稚有时很想给苏黎打个电话,告诉他,她没事了,不要再担心。可是自从昨天出了画境之后姐姐悄悄地把她和龙墨兰从白玉空间里放出来,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没法拨出那个电话。

不由自主地打给姐姐,也是想间接地问问这些天苏黎跟姐夫是如何通话的吧?问问姐夫是不是因为姐姐的归来一时高兴,忘了给苏黎回个电话。问问姐夫是不是不想别人打扰他们夫妻团聚而关了手机,所以苏黎的电话打不进来……

那一会儿姐姐的手机没人接听,凤小稚果断地挂断没再打过去,关了手机把自己扔在床上呆呆睁眼到天亮。

凤小稚一向是个霸气干脆的姑娘,这还是第一次有种“近乡情怯”的感受。只要直接打通他的电话就能听到他,却在那一步前退缩。打电话给他,回应他的担心,然后呢?

那时候在勒阿弗尔海港的油轮上,她刚刚从总部覆灭的同生共死中醒来,看到泡在药鼎中浑身血肉鲜红滴血、不肯面对她的苏黎,想到总部遇袭那天他的吻和他的爱,她也曾那么毫不犹豫地向他告白,说出那三个字,强迫他点头,宣告他的一生从此属于她。可是……

当他欣喜若狂,心情痊愈,伤成那个样子还一天比一天快乐,而她也越发的快乐,虽然绷着脸却也悄悄地亲近他,一天一天地沉沦深陷地爱上他——却在某天突然滋生了无法抵挡的恐惧!

那天,送苏黎休息后从小花园里穿过,偶然遇见血玫瑰,聊了几句。血玫瑰笑她如今满脸都是掩不住的爱情甜蜜,过来人一看就明白。凤小稚心情不错,也没有否认,转而问血玫瑰是否打算考虑再找一个。血玫瑰玩世不恭地大笑着摇头,说一辈子爱一次伤心一次就够受的了,她身边的人都是刀头上舔血的好汉,跟她一样不定哪天就死在了哪里。再爱上一个的话,两人不论谁先死在谁前头,剩下的那个的那种痛,还不如从来没有爱过。那种痛,凤小稚小丫头家家的,不会懂。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