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451章 房间门锁(2)

第451章 房间门锁(2)

这贱女人,也太能虚伪做作了!

蓝草心平平静静地看着方蕊颍,轻轻柔柔地接过她的第三碗茶,这次却并没有喝,而是就手放在了旁边的小茶几上。整个屋子中的人静寂,方蕊颍低垂的脸上眸子猛地一缩。倒是静静垂手站立在最后的血玫瑰眼中微泛涟漪,但是脸上依旧木然没有半丝反应。

方蕊颍眸子一缩既放之后泪珠儿落得更猛,正待哽咽着哀求开口,还没张嘴就听蓝草心一声轻笑:“刚才大家都说了,就泪玫瑰方蕊颍擅自阻碍Kingsdemeanou与青蓝合作以及在会场上肆意挑拨的错误,我抹除她在King,sdemeanou的身份,勒令她重回战场的惩罚并无不妥。这个错,我既然已经罚了,方蕊颍只要领了罚,我自然不会再追究。”

方蕊颍怔了怔,有点一时没明白过来这个逻辑。既然来喝茶又答应不追究,第三碗茶却不沾,这似乎哪里不对劲!但到底哪里不对劲,却又一时想不出来。

蓝草心说了这一句之后停了停,眼睛似乎放在远远站着的血玫瑰身上又好像放在空处,嘴角似乎勾着一抹笑又似乎没有,只一只手随意地放在茶几上,食指轻缓而有节奏的一下一下轻敲着。

蓝卫看到蓝草心这个动作,眉梢齐齐一抽!

方蕊颍却只觉得厌烦可恶!她还是没能想明白蓝草心到底什么意思,但随着她那状似悠闲的敲指声,她恍然醒悟到自己还双膝跪在蓝草心面前,人家没让她起,她就不能自己起来!

忍下满心的不甘做低伏小地对这个女人下跪,已经是对她极大的折磨,如今喝了她跪地敬的茶,还扣下一杯不喝,还耗着不让起,实在是让她恼怒万分!

但恼怒的同时又在心里阴狠地暗笑,当众折磨她耍威风?好!越这样越好!她之后的计划实行之后效果才更好……

就在方蕊颍脑子里不断闪念的时候,蓝草心敲指的声音忽然一停,含笑问:“血玫瑰啊!你这个妹妹,我原本是打算把刚刚的那个错就那么罚了,你带她去战场,之后生死由命,从此不再在我面前出现,我也只当世上没她这个人,她的事与我再不相干!可是你们姐妹俩非要我来喝这茶,让我想装着看不到都不行。我现在啊……后悔了呢!”

方蕊颍心头警铃大作,立刻一副惊怒悲苦的模样泪眼盈盈地抬头盯着蓝草心:“夫人!我敬您的茶您都已经喝了!”那意思,想反悔?晚了!

蓝草心眼角都不扫她一眼,只似笑未笑地看着血玫瑰。血玫瑰脸上看不出是什么神色,只在方蕊颍说完后也平直地跟了一句:“夫人,喝过茶揭过去了的过错,不能再追究了!”

“哦?那么没喝茶没揭过去的,其它的错呢?”蓝草心问得很是温和平静。

屋里大家神情一愕。什么意思?除了阻碍青蓝和Kingsdemeanou的合作以及会场上挑拨离间,方蕊颍还有其他事儿犯在蓝董手里?不能吧?蓝总来Kingsdemeanou这是第一次,两人总共打交道也就那么一点儿。

血玫瑰也是一怔,深深地看了跪在地上的方蕊颍一眼,清楚地看到她在蓝草心这句话出口后身子明显地一颤。这一颤仿佛一根冰锥直插血玫瑰本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脏,顿时心底里最后的一点儿暖气都要凝结成渣。

“另有错,自当另罚。但必须,事实确凿。”出口的话便带着那样说不出的平静,和蓝草心那完全摸不出底下藏着什么的浩瀚平静不同,血玫瑰此时的平静带着一种说不出的死气。

蓝草心清清淡淡看着血玫瑰的眼眸闪过一抹深意,唇边那抹似有若无的笑意终于清楚可见,却比不笑的时候更让人心底发寒:“好!既然如此,之前有几件事我没有想清楚该如何罚,还请大家帮忙拿个意见!”

“第一件:泪玫瑰方蕊颍曾在我来之后的Kingsdemeanou第一次高管会议上说过,一个多月前,她上任之初,曾花费大量精力派人去国内查核青蓝集团的情况,最终形成了一个报告,证明了青蓝集团各处资金链纷纷面临断裂的危境。”

蓝草心脸上依旧微微带笑,语声清晰而清淡,仿佛只是在陈述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实:“当时其实我有一件事想说又没有说的是:一个多月前,青蓝集团的确被神秘势力设计,各个分公司同时进行大幅度资产过度扩张,险些让整个集团陷入了资金断裂的境地。这件事经过调查,恰好指向了纽约Kingsdemeanou珠宝服饰公司总部!”

蓝草心轻轻抬手示意蓝一递出一份资料交给大家传阅。自然,这就是青蓝整顿之时蓝草心安排蓝卫查处的结果和相关证据。只不过比起方蕊颍抛出来给自己长气势的那份报告,这份资料虽然没有那么厚,但却犀利、准确得让人无法辩驳!

所有人的脸都黑了。看向跪在地上眼泪还挂在脸上就已经肌肉紧张眼珠子狂转的方蕊颍,简直恨不能扒了她的皮!这货!还能不能让Kingsdemeanou在夫人面前更丢人一点!

蓝草心耐心地等待资料在所有人手上传了一圈,最后由蓝一亲自递到血玫瑰手上,又等到血玫瑰看完,才问:“血玫瑰,你看这证据还算确凿吗?如果你觉得还不满意,这里还有上次你妹妹在会上抛出的那份报告,你可以拿去对照一下。她那个报告上面虽然有些故意扭曲的不尽不实之处,但一些基本的调查脉络跟你手里这份资料还是可以对上的。你要吗?”

血玫瑰握着资料的手僵硬,声音也僵硬:“不用了。这份资料很详实……够确凿。妹妹她一时糊涂,还请夫人……”

蓝草心打断了她的话,没让她说下去,转头很平静地笑问水瑟:“既然大家对这件事的事实没异议了,水瑟,你是执掌规矩的,先说说吧。这种事一般怎么处罚?”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