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367章 魂魄受损

第367章 魂魄受损

嘶吼声戛然而止,任曦身子一软,从半空中跌落!

端木明瑞嗖地从院子门口露出身形的时候,任夔刚好纵身而起抱住任曦,而蓝草心早已落入一身冷汗的衣小虫怀里。

终南子一副老身板差点被蓝草心吓得道心不稳,指着蓝草心指尖直抖:“胡闹!”

熏了香的干净小屋。昏睡中的任曦躺在一尘不染的铺着蓝布床单的木床上。终南子、蓝草心已经分别都看过任曦目前的情况,现在是从没见过疯癫后的任曦的端木明瑞正在给任曦把脉。

端木明瑞收手,眉梢高挑:“如果单以病理而论,我诊脉的结果与终南子掌门和蓝师妹无异。不过要是以奇门遁甲来讲……请恕我直言不讳,蓝师妹,你趁着任曦师伯神识混乱、血脉沸腾的那一刻拍的那枚灵印,不但不像是压制他混乱的神识,仿佛还有些适得其反啊!”

蓝草心不回答,微微嘟着嘴小心翼翼地瞧着终南子。终南子瞧她那一份委屈装十分的小样儿,没好气地吹胡子瞪眼:“做都做了,现在知道看我脸色?反正现在他是你爹,怎么处置他你最有资格说话,我一个不中用的老头子,不必理我!”

任夔和端木明瑞脸皮一阵抽搐。这这这……这是仙风道骨、八风不动的终南子本人没错吧?

蓝草心小嘴嘟得更高了:“人家有把握的,不会有危险。”

任夔清咳一声,故意嗔怪地道:“你这丫头!明知道你师公更多的是担心你!那灵印你也敢不打招呼就对大……你爹出手?你知不知道你爹的修为有多逆天?他那会儿又正癫狂,万一你法力差他太多被反噬了,可让我和你师公如何是好?还撅嘴,还不赶紧给师公认错?”

蓝草心当然知道师公其实是怕她鲁莽伤到自己,撒娇撒痴也不过彻底缓解大家刚才紧张的情绪。任夔都出来说话了,她自然赶紧就坡下驴,腆着脸嘿嘿凑到终南子跟前抱住他一只胳膊晃啊晃:“我家疯老爹是师公养大的,如今疯老爹成了我亲爸,我就是师公唯一的亲孙女了哦!师公,我的好爷爷,你才不舍得打我骂我怪罪我的对吧?对吧对吧对吧?”

终南子真想好好教训这个胆大妄为的丫头一顿,让她以后再也不敢不顾后果一意孤行做出这样危险的事。那灵印的手法还是终南子教给蓝草心的,是点拨她印法有正反的时候给她做的示例。那道灵印的原身是道家的普通灵印,作用就是压制情绪过于激动的人的混乱神识,以免过激之下伤人伤己。终南子以它为例,教给蓝草心逆转灵印的手法,这种手法极少用到,但必要时可以用来攻击,强度足够时可以让人瞬间不能承受导致昏迷。

蓝草心施展这道灵印时终南子就在跟前,看得清清楚楚,她不但逆转了灵印,而且似乎还在印法中增加了一些极其灵巧的类似封印的符文。任曦突然晕倒,应该不是承受不了灵印对原本就极度混乱的神识的刺激,而是在突然之间被那隐藏的隐藏的符文因势利导,意识骤然钻入了他自己最不愿意涉及的意念,因为自己脑海中深深的抗拒而潜意识地自动选择了肉体的昏迷。

可是人老了喜爱孙子孙女是通病,就算是他也不例外。难得真有了一个孙女,还是之前就最疼爱的徒孙,瞧着她那张吃定他舍不得收拾她的那张嬉笑的脸,终南子这心里啊,还真是软到一塌糊涂!

最后也只得没什么气势地斥骂她两句:“再敢这么胆大妄为不顾危险,看我不揍你!”

蓝草心抱着终南子的胳膊不撒手,脸上嘿嘿嘿地笑:“师公,没有危险啦。我修炼的可是您的特殊法门。”调皮地冲终南子挤挤眼睛,“来的路上我就琢磨好了,要是真到我想的那一步,有刺激老爸发狂的机会,我就一定要试试您教给我的那灵印。您刚才把脉也看出来了,我的灵印可是奏效了哦!老爸人虽然昏迷着,意识可是还在神识深处冲撞着呢!师公,您也知道要想医治老爸的疯病,必须找到真正让他发疯的症结。可是这个症结我们都不知道,这个世上可能也没人再知道,只能让他自己想起来。我这法子可是绞尽脑汁才想出来的呢,您不夸我也就罢了,怎么还埋怨我!”

终南子哭笑不得地敲了一下蓝草心的脑门:“你个不识好歹的臭丫头!自己胆大妄为还怨师公埋怨你?我有没有再三给你说过对人用灵印要谨防反噬!尤其是面对修为比你高的人,用灵印那就是找死!你知道你爸修为到什么地步了吗?问都不问一声,就大着胆子出手!别看他疯着,可比你师父和师叔修为深厚不止一点半点!他的修为早已经达到炼神返虚的第二境界合体期,跟师公同阶!已经你个肥胆子的丫头,炼气化神的境界就敢往他头上拍灵印!要不是你修炼法门特殊,任曦本心内又不肯对你出手,就你这点修为,这会儿准已经让你爸天灵冲出的狂气反噬了!”

哇咔咔!原来疯子老爹的道行这么牛啊!再到听得最后一句,蓝草心眼睛刷地一下亮了:“啊!师公,你也认为老爸神识深处本心还在的是不是?”

终南子一副无语的表情,任夔在一旁笑道:“那是自然的。要不是大师兄本心仍在,我和师父这20年怎么能一次次把大师兄从疯癫发作中唤回?不过说实在的,蓝丫头,我看你这次堵得虽然危险,效果倒是极佳。以前还真看不出,原来大师兄心里最挂记的不是终南不是师父和我,最挂记的是你!”

终南子哼道:“废话!自从那小子谎称出外历练,其实一直和清波丫头在一起,咱们这些人在他心里已经是靠边站!后来他那一身血渍斑斑地回来,人虽是疯了,蓝丫头却是毫发无伤地落在德村之外,可见蓝丫头在他心中已经更比心魔更重!”

终南子语气虽然不善,但话语却是一语中的。如今大家都已经渐渐明白,蓝草心刚才看似冒险,其实是在赌,她赌的就是在任曦的心中,当年丢下的那个小婴儿比让他疯狂的那个心魔更重!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