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285章 质问(2)

第285章 质问(2)

白夭矫一双斜挑的邪肆眼眸狠狠地眯了眯。若不是蓝草心在来之前早有交代,真想一把毒粉让这女人痛苦到生不得死不能。明明她自己也去对付那些恶徒,结果坏事连累蓝草心最后受伤不说,如今恶徒都死在了蓝草心和白夭矫手上,她却来一再强调蓝草心和白夭矫手段残忍!明明那姚四出当时就闭住了呼吸没有怎么中毒,再加上她在一边窥伺,所以蓝草心和白夭矫后来斗法才那么吃力,她这会儿又强调姚四出中毒,是想显得蓝草心和白夭矫无能还是卑鄙呢?

正一师太眼睛盯向蓝草心:“丹儿所说可是属实?”

蓝草心洒然一笑,却并不回正一师太的话,也不看她,只一脸信赖地看着与蓝草心一样被正一门两人抢话以至于插不进嘴的终南子道:“敢问掌门急召弟子带白夭矫前来,有何事?贵客见问,弟子回是不回?”

正一师太起初见蓝草心竟敢无视自己的问话理都不理,脸上已生怒意。蓝草心两句话问完,正一师太却不得不僵了一僵,微转半个身子向终南子致歉道:“道门弟子隐瞒修为,并与妖孽纠缠不清,兹事体大,事关我道教声誉,贫道一时情急反客为主,还请见谅。”

蓝草心心头齿冷,好重的控诉!她拼着自己受伤为整个道教除了人人束手无策的害群之马,斗法中又再三护着尹丹儿不受殃及,结果却是如此!

终南子呵呵一笑,拂尘一挥:“好说好说!也怨我叫得急,没交代清楚。”跟正一师太不纠正尹丹儿的无礼一般,终南子也半句不提责备蓝草心无视长辈的话,反而顺着蓝草心的话客客气气地道:“知道你们忙,原也不打算耽误你事。但今日为你的事,道门三大派高人齐至我终南山门,却不能不叫你们来当面对质一番,以解各大门派心中疑窦。虽然正一门尹小真人抢先说了些,但为免先入为主,正一师太的问话你还要仔细回答。就先从丹香阁余孽姚四出的事说起吧。”

蓝草心心中暗自对掌门师公竖个大拇指,应声“是”,当下连帮刑警队抓捕的事都不隐瞒,将对付丹香阁姚四出等余孽的事情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只不过没有提起之前的恩怨,只从药山被攻击说起,到姚四出“斗法而死”为止,同样因果周全。

蓝草心讲完整段过程,别人还没说话,尹丹儿又抢先开口:“掌门人你看,她自己也亲口承认了,她的确是会术法的,那人也的确是妖,而且的确是先用了剧毒才动手,弟子当时原本也是要出手的,却被他二人阻止!弟子所说句句属实!”

正一师太面色一寒正要对蓝草心发难,蓝草心忽然微微一笑,目光凌厉看向尹丹儿:“这位尹小真人字字句句扣着我和小白使用剧毒,我却有一事不解:既然当时我们使用了那样猛烈的剧毒,而尹小真人就在窗外,当时窗户又开着,何以窗内人全都中毒,据你说来连姚四出那恶徒那等已达出窍期的修为都不能幸免,尹小真人看似只不过灵寂期的修为,何以丝毫没有中毒?”

尹丹儿一怔,脱口而出道:“那毒明摆着只限于屋内,我在窗外,怎能中毒?”

蓝草心惊讶道:“不会吧?小白也真是的,干嘛把毒全逼到屋内呢?那多费劲!反正那里是恶人的窝点,全都毒死了活该!”

尹丹儿怒道:“那我岂不是也死了?枉你还是修行人,爱惜生灵竟还不如一个妖孽!”

蓝草心突然变脸:“原来你也知道我们把毒逼入屋内是留了你一命?那么请问尹小真人,既然明知屋内有毒而屋外无毒,我们正要动手的那一刻,你突然也做出要动手的样子起身要往屋子里冲,害得我们多出一手阻住你,以至于让姚四出逃出,你打得是什么主意?”

尹丹儿脸色一白说不出话来。她当时……当时只是一念之差,自己辛苦追查到贼窝,不想功劳落到旁人手里!可是这话怎么能说得出口!

“我……我不是故意的。”好不容易憋出句话,那语气却虚弱得连她自己听着都像是撒谎。

蓝草心步步紧逼:“我又请问尹小真人。姚四出逃出之后,我与白夭矫与之恶斗,时间长达数个小时,中间情形危急之处不下十数次,尹小真人自己也说你一直在场,那么请问:你从始至终不但不出手相助,还一直不露真容不亮身份,窥伺在侧,让我和小白因为不能辨别敌我而分心,你又存的是什么心思?”

尹丹儿踉跄后退一步,面白如纸。那时……那时她已经看到了蓝草心的脸,认出了她,心中多么惊讶、不平、嫉恨……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只是……”只是什么,却无论如何不能自圆其说。

蓝草心的口气突然从严厉的质问变得极凉,用极其蔑视的眼神瞥了尹丹儿一眼,再不看她:“那么后面也不用问了。最后恶斗中眼看姚四出狗急跳墙要自爆血肉之躯,真魂远遁,我不知你的身份,怕他自爆时万一误伤到无辜,豁出全身修为凝成护身罩罩住你,你却在恶徒自爆后不等我收回术法,陡然打碎了我的护身罩后逃走,害我身受重伤,却连自己舍命保护的人是善是恶都不知道。这件事尹小真人看来也不是故意的?”

“我真的……”尹丹儿的声音剧烈地抖了起来,这次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她当时是被吓到了,以为蓝草心发现了她是谁,出手害她,又突然想明白自己都做了什么,所以一惊之后才拼命反抗。逃跑也是吓的。她想再说一次她真的不是故意的,可是惶然四顾,忽然发现所有人看着她的目光都已经再也没有了半分信任和慈爱,全都是那样的……让她从骨子里发凉。尤其是看到那个人冰凉的目光,一股难堪的委屈突然让她想哭。

任淳忍不住开口:“草儿,过来,师父看看你的伤。”任夔、唐继云也是一脸关切,唐继云眉头拧着,望向尹丹儿的眼神带着几分愠怒,十分地不客气。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