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242章 月圆人圆一切有我(1)

第242章 月圆人圆一切有我(1)

心,其实早已经不再那么痛了吧?只不过那伤口,直到今天自己终于能够直面这个地方,才能真正愈合。

“陪我进去看看吧。我要彻底战胜这个梦魇,今晚之后,我再也不让它成为我的心魔。”她伸手向他,从她开始讲述,他一直沉默,她有些不喜欢他这样的沉默,她想他陪她一起。她知道,他不会拒绝。

黑暗中,她的手被捉住,按在他的脸颊,她意外地触摸到他眼角一点微微的湿意。他的声音也忽然多了一丝说不出的味道,长臂陡然一伸将她拽过来搂在了怀里:“这辈子,我都陪你!”

蓝草心不疑有它,牵着司徒青的手缓缓地走进公墓。那个多年前的公共厕所竟然还在,只是厚重的木门年久失修,歪斜地支开一个仅容一人通过的缝隙,再也合拢不了。

蓝草心一个人在那道破门前站了好一会儿,忽然转身冲着司徒青张开双臂:“青虫,那个男孩子我没找到,你抱抱我!”

他没有横抱起她,而是像她刚才所说的小男孩抱小女孩那样正面把她抱起,慢慢地往外走。她修长的双腿盘在他柔韧有力的腰上,他一手环着她的背,一手托着她的臀,将她的身体紧紧地护在自己怀里。她的头靠在他肩上,闭起眼睛:“青虫,如果以后能找到那个男孩子,我一定要好好谢谢他。”

他的声音低沉而晦涩:“不用。”

“一定要!”怎么可以不用?一定要的!如果没有那个男孩子,她可能在两岁的时候就疯了,或者,跌进厕所淹死在粪坑里。

“好。”他没再逆她的意,只更紧更牢地把她禁锢在自己的怀抱里。

车子继续行驶在夜色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天上风起云散,夜空中升起一轮圆圆的月亮。

蓝草心惊讶地看着这轮月亮:“青虫,我们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一点?怎么刚刚好在这个时候守得云开见月明?”

司徒青脸上之前的兴奋紧张和怜惜压抑都已经平和,眼神中取而代之一抹明朗的执着,闻言也看了夜空一眼:“寓意很好是吗?”

“何止是寓意很好这么简单!”蓝草心降下玻璃窗,惊叹地看着月亮:“今夜月亮的光辉很是不同呢,你觉不觉得巫力都被月光牵引在波动?说起来,这样的月亮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二次看见呢!”

“哦?”司徒青又仔细看了月亮一眼,貌似今晚的月亮的确有些不同,身体里也有些奇怪的感觉,像是什么力量在隐隐地生发。“那第一次是什么时候?”

“就是沙漠上那天晚上啊!那天月亮也是这么大这么圆这么奇怪,那天我在月亮下结阵做法,你的微巫血脉就是那天晚上觉醒的,你忘了吗?”

“那天我没注意月亮。”他看了她兴奋惊讶的小脸一眼。他怎么会忘?那是他曾经用雕刻永久铭记的一天。就在那一天,他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他想要怀里的这个女孩。

一直到车子来到德村外那片小树林外,蓝草心也没有参透今晚的月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根据道门术数掐算了很多可能性都不对,今晚不是任何一个天象生异的日子。

算不透便不算了,蓝草心也不纠结,牵着司徒青的手走入了月光下的小树林,停在一个低低的草坑旁边。

“就是这里,奶奶捡到我的地方。”蓝草心蹲下来,拾起地上的枯枝将草丛里隐藏的碎石拨开,附近打理一下,“其实,我的生日应该是今天。奶奶捡到我的时候,我出生大概已经有一两天了,生日登记的是奶奶收养我的日子,真正算起来,十八年的今天,应该才是我出生的日子。”

蓝草心扭头浅浅一笑:“其实我不知道我父母还在不在世。不过据说,我出生的时候,有血光之灾。所以大约他们已经都不在了。所以我每年就在这个时候来这里,对着月亮拜一拜,算是祭拜了父母。”

司徒青深邃幽黑的眼眸就在她身旁看着她,此时忽然伸出一根手指搭在她的唇上,顺着唇角轻轻一抚:“不想笑的时候就不要笑。今后,一切有我。”

温热的液体在蓝草心眼眶里打转,司徒青凝眸看了她一会儿,牵着她将祭品一样样摆好点燃,在火堆前对着月亮,双膝着地跪下去,俊美的面颊映着月光,一字一字立誓般言道:“叔叔阿姨,在下衣小虫。此生愿倾我所有善待蓝儿,永不相弃,愿二老在天之灵见证!”

两颗泪珠啪地落下来,砸在手背上,一只修长的手伸过来覆上去,连她纤细的手和灼热的泪一起握在手心,面朝着翻卷的火舌和皎皎的明月,语气平静地仿佛在说一件天经地义无比自然的事实:“今后,你有我。”

祭拜完毕上了车,有短暂的沉默。他轻声问:“还去哪里?”

她将手指轻轻地钻进他的掌心:“想不想,去我的小木屋坐坐?”

德村不是她的,养父母家不是她的,姑姑姑父家不是她的,只有这里,是属于她的山,属于她的木屋,属于她的领地,从小到大记忆中唯一让她感觉完全安全的、不会有人轻易来打扰的地方。

站在小木屋前,她对他说:“这是我的小木屋。”

他牵着她的手,眼眸深邃明亮地看着她,没有说话。

她放开他的手,双手掐起奇异的印诀,木屋周围的空气漾起轻轻的波动,消散无痕。

“这是一个隔绝法印,有它在,什么时候我回来,屋子里都跟我离开时一样。连灰尘都不会多一颗。”她有点紧张,忽然不敢看他的眼睛。

他的声音比平常低一些,也比平常好听:“不是说,要请我进去坐坐?”

她的脸忽然红了几分,低了头,怕烫似地轻轻牵了他的手指往屋里走。小屋其实只有一间,主功能算是卧室。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