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73章 残阵

第73章 残阵

蓝草心是真真地被这突然得知的一系列信息给震撼住了。昨夜神识看到的两人身上的七彩华光和三人所说的导致海市蜃楼出现的七彩光有没有关系?如果有,是哪个先出现然后引出了另一个?她觉得是两人身上的七彩华光。因为那明明就是她引动巫力环绕周身八十一个周天之后才有的。

可是这样就更让她想不通了。她之前修炼已经知道自己的巫力外放护体的颜色是无色透明的,并且不会转移到旁人身上,就算和林菱挤一床也不会,为什么这次无色光晕变成了七彩,还将司徒青也一起包裹在内?难道说他身上又有什么人所不知的秘密?

想到这里,蓝草心悄悄地展开神识,巫力外放护身,发现还和平时一样是无色透明流动的。不死心地放出一丝巫力向车内驾驶座上的司徒青试探性地缠去,巫力将将要碰触到他的身上时陡然神识中七彩光芒闪过,那一丝触碰到他身体的巫力突然变成了七彩色泽,仿佛磁石遇到磁极一般欢快地向他奔去!

车上,司徒青原本闭着的眼睛突然睁开。

蓝草心吓了一大跳,赶忙收回巫力,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中默念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我……

肩膀上忽然被人拍了一下,蓝草心正做贼心虚,身子一抖,惊骇地看过去却是陈潜教授。陈潜教授将目光恋恋不舍地从月沼湿地收回,自信地看着蓝草心:“小丫头,用你的法眼给爷爷看看,那块地方是不是已经没有阴毒了?”

蓝草心收摄心神,仔细用神识看去,果然整个地域一片宁和,阴阳调和的程度竟然比普通的沙漠之中还好。蓝草心看完之后点点头:“嗯,空气之中的阴煞没有了。如果你们得到了正确的地图,应该可以着手进去了。但是至于地底下有什么,里面的东西有没有附着什么别的化学毒素或者生物毒素,我可就不知道了。”

“只要从阴阳学上来说没有煞,别的毒还难不倒我老头子!”陈潜教授这一刻显得有些意气风发,“小丫头、阿黑小子,待会儿等军方和文物部门的人来了,老头子我要送你们一份大礼!”

说罢,老教授也不解释,乐呵呵地带了关耀上车去收拾那些仪器数据,车下只剩了蓝草心和侯文强。蓝草心正准备也上车去休息,抬眼看到侯文强看着自己仿佛有什么话想说又犹豫着要不要开口的模样,心里忽然咯噔一下,糟了!

昨晚把木符嵌入大阵巫力运行九九八十一个周天之后她的神识就进入了七彩华光去体悟玄奥的妙境,之后一直到刚才才醒来,侯文强的那碎成三瓣儿的千年兽骨制成的护身符,她忘了给他炼了!

蓝草心赶忙伸手掏衣服兜儿,她记得当时原打算弄好了木符之后抽一些巫力炼制侯文强的护身符,掐手诀前随手先装到了兜里。

伸手从兜里掏出了三枚兽骨碎块,蓝草心微微一愕!

白皙的手心里,三枚早已黑透了暗透了的碎骨在阳光下泛着隐晦深邃的哑光,又仿佛天然黑色的牙齿,还带着天生的釉质,手感润泽,如三块小小的不规则的黑玉。

侯文强发出一声惊喜的呼叫,迫不及待地想要接过来细看。蓝草心却忽然握拳躲开,郑重地对他道:“等等!这三枚碎块中都有残破的阵法,让我先看看能不能修复一下。”

侯文强闻言一愣,接着就是喜上眉梢。他自然知道侯家祖先传下来的这块护身符内有乾坤。据说是当年的先祖得了极其稀罕的一枚地底幼蛟最细小的牙齿制成了这块护身符,又专门请了那时法术高深的大师刻制了专门用于堪舆的阵法在其中,它才成为了传家之宝。侯家世世代代只有嫡子嫡孙才有资格佩戴这枚护身宝器。

正是因为它如此贵重,父亲才会在那样的条件下舍弃了一切偏偏冒着掉脑袋的危险藏下了它。所以当它在他手中碎裂的那一刻,他的心真的在滴血!

如今,蓝草心不但把碎块重新炼制出了非同寻常的品质,似乎还有希望把大阵也恢复了?侯文强的心快要欣喜地跳出了腔子!这可能吗?真的能办到吗?

蓝草心看侯文强的表情就知道他绝对愿意,也不多话,背过身子遮住越来越炽烈的阳光,左手摊开,三枚黑玉般的骨粒静静地躺在掌心,闭起眼睛,神识全神贯注地去感觉碎块中的残阵。

这是一个她从未在终南派的宗门中看到的奇异阵法。虽然只是残阵,但每一部分却都十分复杂,隐隐潜藏着等待被激发的无数门户和阵法。蓝草心站着闭目研究了好一会儿,忽然走到车身一侧阳光直射不到的地方盘膝坐了下来,闭着眼睛继续端坐不动。

车内三人看到蓝草心的动作,各自噤声静静地看着。

又过了一会儿,蓝草心神色一动,脸上的表情忽喜忽忧变幻了几次之后,忽然变成了几分雀跃,忽然伸出右手欢快地叫了声:“王符!”

就听一声冷哼,驾驶座上一直静静补眠的阿黑脸色臭了臭,手指一弹,一道虚影快如闪电地向蓝草心伸过来的手心射去!

就见蓝草心灿如星辰的眼眸也瞬间睁开,却不是为了看那道虚影,而是恼怒地瞪了阿黑一眼,伸出的那只手微微一缩一颤化解了急速的冲力,已经将那道虚影接入了手中。

两人的动作都快如闪电,陈潜、关耀和侯文强一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更没有看清王符到底长得什么样子,蓝草心已经换手把王符握在戴着星珠的左手,右手摊开托着三名碎骨,重新闭上了眼睛。

侯文强看看蓝草心又看看阿黑,犹豫了下小心翼翼地问:“阿黑,你们到底怎么了?”

不怪他好奇,实在是这两人从昨天到今天的相处模式实在是太过诡异。昨天阿黑怎么样不要命地往这里赶,他是知道一些的,目的除了救蓝草心还能是什么?之后蓝草心在车顶接住阿黑的阳气施法救大家,三人不放心都不止一次下车看过,那时两人也都闭着眼,轮盘般的明月之下,静静的夜色中,蓝草心面色微微含笑地窝在阿黑的怀里,阿黑难得没戴眼镜,脸上竟然也含了一丝笑,两人仿佛一起坠入了一个美好的梦境里,那副温馨美好的场景让人想要忘记都难!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