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惊世俏巫医 > 第69章 七彩流光

第69章 七彩流光

蓝草心轻轻拿下关耀紧张的手臂,又安抚地拍拍侯文强的肩膀:“放心吧!同学两年了,你还不知道我?没把握的事情我什么时候做过?你记得事后守口如瓶就好。对了,你身上还有法器吗?这次的机会千载难逢,我给你炼炼!”

“你都能炼器了?”侯文强惊诧地长大了嘴,稍停又惋惜地垂下了头,张开手掌露出掌心里碎成三块儿的护身符,“我家在动乱时被洗了好几遍,什么都没留下,就藏下这一块摸金校尉的护身符,可惜,已经碎了。”

蓝草心看了看挠了挠头:“也是千年的古物啊,这可有点难办!我以前倒是在师公那里学过修复法器的方法,就是从来没有用过。我试试吧,看能不能行。不行了再说。”

伸手接过三个护身符碎块,一抬头看到那块自己倾心制作的木符正挂在司徒青脖颈上,正在胸口晃荡,蓝草心理所当然地伸手:“把我的护身符还来!”

司徒青低头看了木符一眼,再抬头时答非所问语气平平:“炼器需要把法器拿在手上?”

蓝草心眉头一皱:“不拿在手上也不能离开身前一尺!再说这是我的护身符!我都在这里保护你们安全了,还不把东西还我!”

司徒青依旧不紧不慢:“你往前坐一点,离我就一尺了。我不戴着它,发动机会熄火。”

蓝草心脸黑了:“有我在这里,方圆十丈都没有阴煞来袭,你的发动机熄什么火?我待会儿施法要出去坐在车顶上,怎么能离你一尺?”

“原来是这样。”司徒青抬头看了眼车厢顶,点了点头,“既然方圆十丈都是安全的,那就更好办了。”说着司徒青打开车门下车,下一刻矫健的身形鹰一般从车窗越过,车顶上传来轻轻的人体下落的声音。

蓝草心愣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大怒,开门下车噌地也一跃上了车顶,站在车顶上一手叉腰指着端正盘坐在车顶的司徒青怒吼道:“你是土匪吗?那是我的东西!还来!”

开什么玩笑?这么千载难逢的炼器机会,她不把身边所有的法器都炼一遍岂不傻帽?难得她亲手做的第一件法器就有如此机缘,她心里的愉悦就甭提了!不管给谁用,以后绝对都是一件神兵利器啊!这家伙平白地就想占了?想都别想!

司徒青施施然地摘下脸上从出现就一直戴着不取的大墨镜,一个随随便便的动作,一张一直冷冰冰毫无情绪的脸,此刻在四周无边无际的灰白中忽然带出一抹诡异的风流韵致:“送人的东西还有要回的道理?小丫头,上学成绩不好是不是?这护身符你已经亲手送给我,忘了?”

蓝草心见他忽然取下墨镜露出一张属于阿黑的冰酷俊颜,一双眸子却带着几分那晚似曾相识的绝美光芒,心神有一刹那的迷乱,但很快就被他的话气笑了:“真看不出你戴上眼镜讲原则,去掉眼镜就是个厚脸皮的流氓地痞!我那是送你吗?我只说让你戴,我那是暂时借给你!”

“流氓地痞?”司徒青眼眸中刹时掠过一缕深邃的流光,“我上过你?”

蓝草心僵住,心头猛地一寒,惊吓于他的冷静和敏锐,定了定神才冷下脸道:“想得美!我说,你既然不是流氓地痞就别一副流氓地痞的做派!这个护身符是我自己做的,你要想要我回头找到材料了再给你做一个。但是这个不能给你,我有用!”

“哦?有什么用?说来听听?”司徒青似乎心情不错地挑眉。

蓝草心盯了眼他的表情,但实在看不出什么,决定对这样难搞而又危险的家伙先以诚待人,实在不行再用法术手段强夺。总之不能把木符这么便宜给了他。

想定了,蓝草心也坐下来,面对着司徒青和月沼湿地,尽量平心静气地说“你既然是司徒谙的大哥派来的,应该知道那人有个好朋友是个医生,叫胡佳衣吧?”当着司徒谙的大哥议论他自己,蓝草心一阵违和感。

“然后呢?”司徒青微挑着嘴角,就那么瞧着蓝草心,也不说是知道还是不知道。

蓝草心忍了忍,努力拿出自己最大的诚意:“你知道我们现在为什么能安然无恙地坐在这里吗?不是因为我法力高强。其实我的法力一点也不高强,都是因为之前我手腕上戴着的那串紫檀木手珠。”

为了不让眼前这个难惹的男人起疑,蓝草心决定实话实说:“胡佳衣呢,是我的老师。那串手珠呢,是他弄坏了我的东西,硬抢了朋友的送给我的,因为这串手珠实在太珍贵,我说好了要找一个代表我歉意的东西补偿他的那个朋友。可是我一个穷学生买不起什么,只能尽自己所长,亲手做一件给人家。”

蓝草心伸手指了指司徒青胸前的木符:“你不知道,我之前不会炼器,这个东西是我第一次炼器的作品。除了有一点纪念意义和所用的原料比较珍贵之外,它的品质其实真的很不怎么样!”

司徒青的眉梢抖了抖,不吭身看着蓝草心。蓝草心一看有门儿,赶紧再接再厉:“第一次做出来的东西都是最差的,就把它给那个没脑子的倒霉蛋吧!反正我也不认识他!你可就不一样了,我们这一次同生死共患难,怎么也不能把这么次的东西给你不是?”

蓝草心心疼的诋毁着自己宝贵的作品,心里有点抽抽。最差的?如果这块木符用的不是她最心爱的那一小块凤凰木,如果没有这次千载难逢的机缘更把木符的品质上升不知多少,也许比起她今后再做同样的东西,第一次的作品会算是差的吧?

“没脑子的倒霉蛋?”司徒青的瞳孔忽然一缩,接着唇角勾起了一抹邪魅的弧度,两眼盯着蓝草心,俊颜上一副表情笑得说有多阴寒就有多阴寒,“也是,我亲手蕴养了十几年的随身器物被那头骚狐狸给了你这么个蠢人,我的确像是一个没脑子的倒霉蛋!”

喜欢惊世俏巫医请大家收藏:惊世俏巫医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