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天武圣尊 > 第299章 考古学部

第299章 考古学部

老妈回头看了一眼周丽的背影,叹了口气,“可惜了啊!”

老爸哼道:“有什么好可惜的?她要不是看重钱财怎么可能被那个公子哥勾引了去?那个公子哥哪点比得上我们家浪浪!”

张浪淡淡地问道:“他们还没结婚吗?”

老爸没好气地道:“听说国庆节就结婚了!我反正是不会去的!”

张浪笑道:“老爸老妈是阿姨的老朋友啊,怎么能不去呢?”老爸老妈一脸讶异地看着张浪,老妈不解地问道:“你,你,怎么?你不难过吗?”

张浪笑道:“老妈,我已经有女朋友了……”

老爸老妈一脸惊喜,老妈急忙问道:“快说是谁?叫什么名字?是干什么的?”老爸也一脸关切的样子。

张浪流露出温柔之色,“她叫李怜月!”肚子里还加了一句:还有乌兰,不知道那位艳后算不算一个?

老妈默念了一遍这个名字,笑道:“好名字好名字!听名字就知道肯定非常漂亮吧?”看向张浪。张浪点了点头。

老妈急忙问道:“有她的照片吗?”

张浪抠了抠脑袋,“这个,我没带来。”

老爸埋怨道:“真是的!还是那么毛毛躁躁的!”

张浪笑道:“过段时间我把她带来见你们。”老爸老妈笑了起来,老妈催促道:“那你得快点!我想看看我的儿媳妇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张浪有些为难地道:“她也是那个部门的人,不是随便就能出来的。”随即在肚子里道:对不起老妈,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撒谎了。

老妈理解的地点了点头,“没关系。不过有时间的时候一定要带来给我和你爸看看。”

张浪点了点头。

一家三口在市场里游逛着,不时地买些食材。老爸老妈跟摊贩们讨价还价,张浪则无所事事地跟在后面,脑子里翻来覆去思考着撕裂虚空的方法:究竟该怎么做呢?獠牙能撕裂虚空把我送回来,就一定可以再一次撕裂虚空带我过去!为什么现在做不到?究竟哪里不对?

周丽扶着母亲的手往家里走去。母亲叹了口气,“浪浪多好的孩子啊!可惜我们家没福气!”周丽皱起眉头,“妈!我的男朋友不比他差!”母亲无奈地道:“是你自己的选择,妈妈能说什么呢?”看了周丽一眼,“不过妈妈有句话一定要说。你千万不要像社会上的那些女人那样,为了优越的物质条件就把自己给出卖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几十年后再回过头来看,会后悔一辈子的!”周丽皱眉道:“妈,我不是那种女人,我很爱他!”母亲叹了口气,没再说什么了。

儿子失踪一年终于回家了,老爸老妈高兴地不得了,在厨房里忙得是热火朝天,张浪想要帮忙,却被老妈给推了出来。张浪无所事事,于是打开电视来看。一个台一个台地换下去,屏幕上的画面不断跳动着,然而张浪却心不在焉的样子,脑海中不断地回放着这一年来所经历的一幕幕。

老爸老妈摆了一桌子丰盛的菜肴,老妈一边摆着碗筷一边喊道:“浪浪,吃饭了。”

张浪应了一声,关了电视,来到餐厅饭桌前。看着眼前这一桌子的菜肴,不由的食指大动。

张浪先给老爸老妈装了一碗饭,然后给自己盛了一碗。一家三口坐了下来。

老爸打开一瓶红酒,给三个人面前的酒杯都倒满了。放下酒瓶,拿起酒杯,看着张浪道:“这一杯酒,祝贺咱们浪浪平安回来!”

张浪连忙拿起酒杯来,一脸自责地道:“这一年让老爸老妈担心了!”老爸一仰头干了杯中酒,开怀一笑。张浪连忙也把杯中的红酒一口干了。老妈也拿起酒杯,笑道:“这杯酒呢,祝愿我们家浪浪工作顺利,早日给妈妈生个大胖小子来!”老爸给张浪重新添了酒,张浪拿起酒杯,笑道:“我尽力而为吧。”随即把一杯酒干了,老妈不太能喝酒,却也一口喝干了杯中酒,也许今天高兴吧。

老爸老妈一个劲地给张浪夹菜,不一会儿,张浪的碗里就装不下了,张浪的心里荡漾着一种久违的温暖感觉,这种感觉只有在自己父母身边才能感受到,有父母在身边,真好!

老妈突然想起一件事,连忙奔到客厅的茶几上,拿来了手机。坐了下来,拨了一个号码,那边的铃声响了起来,老妈笑着对张浪道:“我给你妹妹打个电话,她知道你回来了,一定会高兴坏的!”张浪笑了笑,想到那个总是跟在自己后头哥哥哥哥地叫的小丫头,心里不由得升起宠爱的感觉来。

电话通了,那头传来小妹柔美的声音:“妈!”

“小雨,告诉你个好消息,哥哥回来了!”老妈献宝似的道。张浪的妹妹名叫张怀雨,老爸老妈还有附近的邻居长辈都叫她小雨,张浪不这么叫,而是叫‘小笨蛋’,这个称呼的由来还得从小妹七八岁时做的一件蠢事说起。

电话里沉寂了片刻,随即响起小妹的惊叫声:“哥哥哥哥,你会来吗?”

老妈笑着把手机递给了张浪。

张浪连忙接过手机应道:“小笨蛋,你还好吗?”

“呀!真的是哥哥!”听得出来,张怀雨高兴坏了,张浪听着小妹的声音,感到格外得亲切。“哼!坏哥哥!你怎么突然走掉了一年?害得我天天担心你,还哭了好几次呢!你太坏了!你是最坏的哥哥!”张怀雨一边抽泣一边埋怨,语气中却分明透出对张浪这个哥哥的无限依恋之情。

张浪的心中充满了自责,“是哥哥不好,哥哥不该扔下小笨蛋的!”

“哼!你也知道是你不好啊!你要赔我!”张怀雨的语气已经不那么伤心了,透出些欢快的味道。

张浪呵呵笑道:“好!赔偿,说吧,想要什么?”

“嗯,嗯,我还没想好,等人家想好了再跟你说。”

张浪笑着点了点头,“没问题!反正哥哥这张空白支票放在这里,你随时都可以来支取!”张怀雨开心地道:“那可说好了哦!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张浪笑呵呵地道:“不变不变!”

张怀雨在电话里嘀咕道:“我要请几天假回家看哥哥。”

张浪连忙道:“你别请假!好不容易考上燕京大学,可不要耽误了!”张怀雨执拗地道:“不,我要回家看哥哥。”

张浪突然有了一个想法,于是道:“这样吧,我陪老爸老妈住几天,然后就到北京来看你。”

“嗯,好吧,你可一定要来哦。”

“一定一定。”

张怀雨在电话里笑着,有些娇憨的味道。

老妈把手机接了过去,“小雨,是妈妈。”“妈,我还想和哥哥说话。”老妈没好气地道:“不许调皮,哥哥还没吃饭呢,晚上再和你通电话。”电话里传出张怀雨郁闷的声音:“那好吧。”老妈叮嘱道:“现在哥哥回来了,你要安安心心地学习啊!”“嗯,我知道了。妈,你们快吃饭吧,我挂了。晚上我给哥哥打电话。”“好,你也记得吃饭,身体是最重要的!”“知道了知道了,这样的话你都说了不知道多少遍了!妈妈再见!”随即大声叫道:“哥哥再见。”张浪笑着扬声道:“好,再见。”电话里传出张怀雨嘻嘻的笑声,随即电话挂断了。

老妈放下了手机,笑呵呵地道:“小雨现在可以放心了。”

张浪问道:“小雨这一年的学习情况怎么样?”

老妈点了点头,“还好!你的事情虽然对她造成了一点影响,不过她依然是系里出类拔萃的尖子。”

张浪放心了,他就担心自己的事情影响小妹的学业。

……

当天晚上,张怀雨的电话早早地就来了,从七点半开始和张浪说话,一直说到了晚上九点还不肯放下手机,这小丫头在电话里不停的撒娇。又聊了半个小时,在老妈的催促下,张怀雨才恋恋不舍地挂断了电话。

夜深了,张浪坐在自己房间的书桌前翻看着相册中的一张张相片,过往的经历如同走马灯似的浮现在脑海中,张浪的嘴角处挂着微笑。将近春节了,天气很寒冷,张浪却只穿着一条大短裤和一件背心,丝毫不觉得寒冷,他早就已经到了寒暑不侵的境界了。

当张浪看到一张照片时不禁愣了愣,那是他和周丽两个人的照片,背景是本地公园的一座小湖泊。照片中的周丽穿着一套黑色的职业女装,秀发盘在脑后,身材高挑,气质温柔,一双纤手羞涩地望着张浪的臂弯,而相片中的张浪则显得有些兴奋又有些激动的样子。张浪呵呵一笑,觉得自己那个时候真够蠢的!

张浪的目光落在周丽的脸上,喃喃道:“既然不爱了,那还留着这些做什么?”把照片取了下来,看了看,猛地握入右掌中,相片瞬间化作飞灰随风飘散了。

张浪合上相册,走到衣柜一角,拿出獠牙来研究起来。獠牙躺在张浪的手中,不会说话,散发出淡淡的乌光。张浪回想当日血战的情景,喃喃道:“应该是那可时候决死的心境令我在不经意间触到某个道的碎片,然后便激发了獠牙的潜能,划破虚空把我送了回来!决死的心境!……”张浪试着让自己的心境往那方面去靠,然而却没有成功。也难怪,张浪此刻怎么会有决死的心境?对老爸老妈和小妹的眷恋,对怜月她们的思念,都不可能令他生出决死的心境来,张浪要进入这样的心境,从而重新把握住那个道的碎片,只怕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张浪又试了几次,没有成功,只能暂时放弃了。

张浪放下獠牙,躺到床上,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意念一动,一团乌光出现在手掌中央,张浪的内力特性发生了突变,似乎红色和黑色完全交融了,变成了现在的乌青色,感觉真气的质量比之前又有了不小的提升。收回了真气,望着天花板嘀咕道:“看来短时间内难以领悟那个道的碎片啊!”皱起眉头,“不知道南阳之战怎么样了?计划成功了吗?他们是获胜了还是,已经全军覆没?”脑海里又浮现出怜月她们的美丽身影,张浪很想她们。

喜欢天武圣尊请大家收藏:天武圣尊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