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天武圣尊 > 第298章 闺蜜室友

第298章 闺蜜室友

张浪点了点头,喝了口茶,尽量用平静的语气问道:“胖子,我家里的情况……?”

邓拓埋怨道:“浪哥,你这一年究竟去哪了?伯父伯母急得要是,你的那个小妹也急哭了好多次!……”

张浪不禁深深地自责,急忙问道:“他们都好吗?”

邓拓点了点头,“还好。好在我瞎编你的科技项目被国防部看中了,由于涉及军事机密,所以你被国防部的人提走了,也不能跟外界联系!”

张浪眨了眨眼睛,忍不住道:“胖子,你真能胡扯!”邓拓翻了翻白眼,没好气地道:“你当我愿意胡扯啊!你是没看见当时的情况,要不是我胡扯,场面就没办法收拾了!”张浪沉默了片刻,突然抬起头来:“谢谢你,胖子!”

邓拓摆了摆手,“咱们是兄弟,别跟我说这些。”

张浪笑了笑。皱眉问道:“你说的那些,爸妈和小妹相信吗?”

邓拓抠了抠脑袋,很不负责地道:“这个就不知道了。”看了张浪一眼,“你回去后,就说是被国防部的人带走了,项目结束了,所以就回来了。”张浪点了点头。

邓拓站起来,奔进了主卧,翻腾了好半晌之后出来了,手里抱着一整套崭新的黑色的西装革履,放到张浪面前。邓拓道:“你今天暂时住在我这里,明天换上这一套行头回去。”张浪点了点头,“还是你考虑得周到!”邓拓把西装革履抱起来,放到沙发上,随即又进了主卧,把自己的还没开封的内衣裤拆了一套,放到客房里,出来对张浪道:“内衣裤都是崭新的,洗澡后就换上吧。”四下里看了看,抠了抠脑袋嘀咕道:“还有什么没想到的呢?”

张浪站了起来,放下茶杯,笑道:“你想的够周到的了。”

邓拓呵呵一笑。伸了个大大的懒腰,“啊,今天累了一天了,洗个澡睡觉!”

张浪笑道:“你先洗吧,我等会儿洗。”

邓拓点了点头,回到主卧,拿了一套内衣裤,走进了公厕,随即水声响起。

张浪看着客厅,脸上流露出茫然之色。

……

邓拓洗完了澡出来,招呼了张浪一声,便自个儿去睡了。

张浪在厕所里脱掉了那身残破的铠袍,看着镜中的自己发呆,要不是棱角分明的脸庞和满身的累累伤痕,他几乎以为自己只不过做了一个长长的荒唐的大梦。

洗了澡,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这一年来的经历,一张张绝美的容颜,如同走马灯似的出现在眼前,心中充满了惆怅,他几乎闹不清楚自己是该高兴还是该伤心?如果没有遇到怜月,没有遇到冰瑶,没有遇到霓裳等等,这个答案应该是再明白不过的,然而有了她们,这个答案却变得模糊不清了!我回到了日思夜想的家,然而却在牵挂着她们,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拿起獠牙,乌光在黑夜中明暗变幻不定。张浪试着以内力催动獠牙,乌光越来越亮,然而却始终没有出现之前那种撕裂了时空的感觉。张浪收回内力,喃喃道:“究竟哪里不对呢?”又连续试了几次,都没有成功,张浪暂时放弃了。

把獠牙放了下来,在纷乱的思绪中,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张浪穿上了邓拓为他准备的西装革履。想到马上就要见到父母和小妹了,心情无比激动,又有些忐忑。邓拓匆忙洗漱完了之后奔了出来,急匆匆地对张浪道:“浪哥,我有急事,先走了。”随即便匆匆地出门了。

张浪深吸了口气,从大门出来,来到自家门口。伸出手,犹豫了一下,轻轻地敲了敲,啪啪,每一下都好像敲在心头似的。

“谁呀?”门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是老妈。

啪!房门被打开了。老妈看到张浪,愣了愣,有些不确定地问道:“你,你是……?”张浪的样子变了很多,老妈都不敢认了。

张浪不禁热泪盈眶了,一把搂住了老妈,喊道:“妈,我回来了!”张浪自己都不知道对于母亲,有这么深的感情!

老妈双眼颤抖了一下,眼泪夺眶而出,却平静地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赶紧把儿子拉了进去,兴冲冲地冲里面叫喊道:“老头子,你看谁来了?”主卧内走出一个头发花白背有些驼的中年男子,很慈祥的样子,正是张浪的老爸。老爸看见张浪,愣了愣,“浪浪?”张浪使劲点了点头,冲上去搂住了老爸。老爸眼睛红了红,没好气地骂道:“臭小子!你也知道回来啊?”

张浪一脸自责地道:“对不起!”一边说着一边抹着眼泪。

老爸训斥道:“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哭什么!再这么婆婆妈妈的,小心我揍你!”

张浪咧嘴笑着,老爸的训斥让他感觉无比亲切。四下看了看,没看见小妹美丽的身影,于是问道:“小妹呢?”老爸叹了口气,“你失踪后没多久,她就去北京上大学了。你的事情差点让她放弃学业!你这个哥哥当的真是……?”

张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老妈上来没好气地道:“儿子一回来,你就教训他,哪有你这样当爹的?”

老爸立刻闭上了嘴巴。老爸天不怕地不怕,世界上只怕一个人,那就是老妈,呵呵,这大概就是一物降一物吧。

儿子回来了,老两口开心地不得了,一年以来压在心头的担忧彻底消失了,一下子好像年轻了好几岁。老两口拉着儿子的手来到沙发上坐下。老妈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眼张浪,心疼地道:“一年时间怎么瘦了这么多!”老爸道:“这是健康!我之前还一直担心浪浪的身体不好呢!”捏了捏张浪的手臂,感觉像钢浇铁铸的一般,赞叹道:“如今这身子骨硬邦邦的啊!看来胖子没有对我们说谎,你确实被国防部的人带走了!”在老爸的印象中,只有当了兵的人才能把身体练得这么好。

老妈没好气地道:“那些人也真是的!就算涉及国家机密,就不能让浪浪来和我们告个别好让我们安心吗?”

老爸摆了摆手,“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明白的!相信他们那么做是有原因的吧!”

老妈好奇地问道:“浪浪,他们找你去究竟是做什么啊?”张浪呃住了,他不知道还如何胡扯。好在老爸插进来道:“这些事情我们就别问了,事关机密,咱们问那么多干什么?浪浪回来了就好了。”老妈笑了笑,“确实,那可不关我们两个老家伙的事!”

老爸问道:“浪浪,这次回来住多久啊?”

张浪道:“有一段时间吧,不过那边若是有急事,我就得赶回去。”

老妈流露出不舍之色,老爸理解地点了点头。

老妈站了起来,对老爸道:“老头子,我们去买菜,给浪浪做顿好吃的!”老爸连忙站了起来。

“浪浪,你就呆在家里看看电视,我和你爸爸去市场上买菜。”

张浪站起来道:“我跟你们一起去吧。”老妈老爸哪有不同意的道理,笑着点了点头。

张浪跟着两老在市场里转悠,不时碰到熟人,都是左邻右舍还有老爸老妈的同事同学,大家都住在这一片,认识好多年了。每一个看到张浪的人都会惊叹一番,“呀!你们家浪浪都变成大男子汉了!”“一年不见,浪浪变英俊了,更有男人味了!”……,被大叔大妈们这样评头品足的议论,虽然很亲切却也让张浪有些郁闷。

突然,一个熟悉的美丽身影出现在前方,接近一米七的高挑身材,秀发梳了一个马尾垂在脑后,上身穿着一件白色的女式衬衫,下身穿着一条灰白色的女式牛仔裤,面容虽然不是很美,但却给人非常温柔的感觉。她正挽着一个中年妇女的手臂,另一只手则提着一个大大的菜篮,母女两个面走来。

那女子看到了张浪,一愣,连忙移开了目光。

女子的母亲看到了张浪的父母,眼睛一亮,连忙迎了上来,打招呼道:“大姐大哥,也来买菜啊?”

年轻女子叫了伯伯阿姨。

老妈笑着朝那年轻女子点了点头,眼中有些遗憾的味道。扭头对中年妇女道:“浪浪回来了,我和他爸爸来买些好东西做给他吃。”

中年妇女看了一眼张浪,惊声道:“他是浪浪!”也难怪她如此,虽然张浪的基本模样和轮廓还是老样子,然而整个人的气质都完全不同了,现在的张浪就如同一柄出了鞘染了血的钢刀,一般人都不敢和他直视。

老妈笑道:“就是浪浪啊!你认不出来了吧?”看了张浪一眼,“我刚见到他的时候也不敢认了!”推了张浪一把,小声道:“快叫阿姨啊!”

张浪干笑了一下,叫了声阿姨。

这中年女子是老妈的老同学,后来又在一个单位里工作,又是老同事,和老妈的感情可以说就好像姐妹一样。她旁边那个年轻的女子名叫周丽,和张浪一起长大的,从小学到初中到高中都在一个班上,可以说的上是青梅竹马的交情,两家的家长曾经有一段时间时不时地用开玩笑地语气说:等他两个长大后就让他们结婚。

当时张浪和周丽也都是这样想的,在羞涩的青春记忆里留下了一抹动人的色彩。只是这件事后来变了,周丽在一个富商公子的热烈追求下放弃了之前的誓言,成为了那个公子哥的女友,算算时间应该有两年了。张浪虽然非常伤心,但并不怪她,反而怪自己,因为那时的他对于感情方面的事情实在是过于迟钝了,没有全力去争取,以至于与她失之交臂,算是一种遗憾吧。苦涩的记忆刻骨铭心,有那么些凄美的韵味。

周丽妈妈叹了口气,又看了看身边的女儿,想要说什么,然而最终也没有说出口。

周丽低声催促母亲:“妈,爸爸还在家里等我们呢!我们快回去吧。”周丽妈妈对张浪一家三口道:“我先回去了。”老妈点了点头。母女两提着菜篮子走了。在经过张浪面前时,一股熟悉而又遥远的馨香钻进鼻子,一缕发丝滑过张浪的面庞。前尘往事涌上心头,张浪不禁心中一疼。

喜欢天武圣尊请大家收藏:天武圣尊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