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天武圣尊 > 第230章 中毒

第230章 中毒

张浪一屁股坐到地上,瞥了一眼柳依然,“看来她真是你的三徒弟!你真的不知道她去干什么了?”

柳依然没好气地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李绮雯不是一直都在淮南吗?你是在哪里碰见她的?”

张浪感觉柳依然不像是在假装,而且突袭轩辕宫的事情也没必要向他隐瞒,于是道:“你可能想象不到,我是在昆仑山遇见她的!”

柳依然一惊,“昆仑山?”看了一眼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李绮雯,皱眉道:“她去昆仑山干什么?”

张浪于是将李绮雯与天庭的人合谋攻打轩辕宫的事情说了出来。柳依然大惊:“她居然做了这件事!”随即流露出愤怒之色,“这么大的事情她居然瞒着我!她究竟想干什么?”走到李绮雯旁边,蹲了下来,摸了摸李绮雯的脉搏,发现李绮雯胸口大穴被封了,知道是张浪干的。伸手在李绮雯的胸口处拍了拍,然而出乎她预料的是,她居然没能解开穴道。诧异地看了张浪一眼。伸手按住李绮雯的胸口,磅礴的真气汹涌而入,一下子就解开了穴道。随即从腰间掏出一粒药丸,塞进了李绮雯的口中。

站了起来,令两名女弟子将李绮雯带了下去。

柳依然转过身来对张浪道:“我给她吃的是软骨丸,三日之内不能动弹更不能施展武功。”

张浪耸了耸肩膀,无所谓地道:“这是你们的事,不关我的事。其实说起来,这一次能够顺利拿到仙石乳还多亏了你的这位徒弟!要不是他们攻击轩辕宫,能不能拿得到仙石乳还不一定呢!”

“仙石乳你拿到了?”

张浪点了点头,解下腰间的葫芦,哐啷啷地摇了摇,笑道:“全拿来了!可是只有半葫芦,也不知道够不够!”

柳依然惊声道:“仙石乳百年才能产出一小碗!你是不是把他们好不容易积累的仙石乳都拿来了?”

张浪抠了抠脑袋:“是这样吗?我还以为很多呢!”

柳依然没好气地道:“仙石乳,可治愈一切内伤,只要还有口气,便可还魂重生!可谓仙丹灵药!怎么可能会很多?”心里道:这小子把轩辕宫好不容易积累的仙石乳都偷来了,也不知道轩辕宫的人发现了会是什么模样?脸上不禁流露出促狭的微笑。

张浪微微有些失神,柳依然坏笑的模样真是别有一番动人的韵味啊。

柳依然对张浪道:“仙石乳要使用,必须经过精心炼制,就这样是无法用的。”

张浪愣了愣,急声问道:“你会吗?”

柳依然微笑着点了点头:“当然!你如果放心我的话,就把仙石乳交给我吧。”张浪想了想,觉得以他如今和姹女教的关系,对方没道理算计自己,于是把装着仙石乳的葫芦交给了柳依然。

柳依然看着葫芦怔怔出神,思绪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张浪大感奇怪,把右手掌在她的眼前晃了晃,“喂!回魂了!”柳依然回过神来,对张浪道:“仙石乳乃天材地宝,必须精心提炼才不至于浪费了这样珍贵的材料!我须要闭关九天时间,专心炼制!”张浪能够理解,点了点头。

柳依然看了张浪一眼,“我看你也受了不轻的内伤,下去休息吧!”扭头对旁边的沈妍道:“带张将军去后面休息。”沈妍应了一声,看了张浪一眼,走了上来,纤纤玉手一请,微笑道:“将军跟我来吧。”

张浪朝柳依然抱了抱拳,就跟随沈妍下去了。

沈妍领着张浪离开了大殿,来到姹女教的后院。在栈道上七弯八绕,远处有女弟子看见了张浪,好奇地朝这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沈妍把张浪领到柳依然院落对面的一座院落之中。整个院落都悬在悬崖之上,绿树繁花,凉亭水池,一样不缺,最深处是一幢精巧的二层小木楼。沈妍微笑道:“将军就暂时住在这吧。有什么须要尽管告诉我,我给你安排。”

张浪点了点头,“谢谢你,妖尼姑。”由于之前的一段经历,因此张浪对于这位柳依然的二弟子总是以妖尼姑相称。沈妍笑了笑,“我不打扰你了。饭菜我会派人按时给你送来。”朝张浪微微一福,转身离开了。

张浪走进木楼,一楼的大厅摆着几张小巧的案桌,正对大门的墙壁上挂着一副仙子飞天图,栩栩如生惟妙惟肖,姿色动人;四面挂着粉红的纱帐,高高挂起,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幽香,也不知道是什么香料,居然好似处子体香似的。

来到二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巨大的挂着粉红纱帐的床榻,窗下摆着一张梳妆台。张浪感觉这房间可能不是一般的客房吧。摇了摇头,懒得去管。突然,隐隐疼痛从心口处传来。张浪赶紧走到床边。看到纤尘不染洁净无瑕的床铺,不忍身上的污秽把它弄脏了,索性就在地板上盘腿坐下,开始运功调息。这时,张浪才发现,奇经八脉都被震伤,想到那个白衣高手一击之威,不禁心有余悸。

时间渐渐地过去,奇经八脉正在缓缓地修复,外界的能量不断进入体内,一切都在往好的方面发展。突然,被压缩在体内一角的魔气动了动,张浪不禁眉头一皱。

随即,魔气剧烈地挣扎起来,火麒麟族长为张浪构筑的困魔牢笼跟着剧烈地震颤,似乎随时都会崩碎似的。张浪这时才骇然发现,原本只剩下一点的魔气竟然在他不知不觉中壮大了好多倍,牢笼几乎都困不住它了!

张浪赶紧停止疗伤,调运全身真气前往镇压。

渐渐地,将躁动的魔气压制了下去,魔气归于平静,然而张浪却不知道体内的这股魔气什么时候会再一次爆发!?

睁开了眼睛,发现房间里已经点上了灯火,前方的梳妆台上摆着一个食盘,食盘上放着几样精致的小菜和一叠馒头。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进来过了?张浪抹了抹脸上的汗水,站了起来,走到梳妆台前,饥肠辘辘的他狼吞虎咽起来,饭菜都已经凉了,不过张浪却吃得津津有味。

只片刻工夫,大半的食物就下了肚。张浪长长吐了口气,一脸大爽的模样。抬头朝窗外看去,只见山谷中一片幽暗,远处一队女弟子正提着灯笼巡逻,手持宝剑,裙袂飘飘,衬着周围奇绝险峻的宫殿建筑群,感觉就像是一群天宫的仙子在行走一般。

张浪从木楼出来,看到凉亭边的一汪清澈水池。禁不住诱惑,三两下就把衣裤脱了个精光,扑腾一声跳了进去,从水里钻出来,一抹脸上的水渍,感叹道:“真爽啊!”

此时,沈妍来到了柳依然的房间里,盈盈下拜:“师尊。”

柳依然站了起来,吩咐道:“我须要去丹房闭关九天时间。这段时间,教里的大小事务由你负责。”沈妍应诺了一声。柳依然背着手走到窗户前,望着窗外的夜色,耳边传来对面院子中张浪哗啦啦戏水的声音。柳依然感到有些好笑,心里有些惊讶张浪的心态还能如此好?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换做别人只怕整天都是愁眉苦脸的吧!转过身来,问沈妍:“绮雯醒来了吗?”

沈妍道:“已经醒过来了。”看了一眼柳依然,“她想见师尊?”

柳依然皱了皱眉头,“我暂时不见她。你去替我问一问她,究竟有什么野心?究竟想得到什么?”沈妍应诺了一声。柳依然道:“给她服下半分软骨丸的解药,让她可以自由行动,但不能施展武功。”“是。”柳依然走到梳妆台前,打开了中间的一只抽屉,取出一只小小的红锦木盒,递给沈妍,“把这个给那小子。”沈妍接过锦盒,看了一眼,惊声道:“这是圣药固魂丹!?”

柳依然道:“那小子伤得不轻,快把这药带给他吧。”

沈妍应了一声,转身下了楼梯。

沈妍穿过悬崖之间的临空栈道,来到张浪临时居住的院子里。看见张浪正泡在水池里,仰着头闭目养神。走上前去,“喂。”张浪睁开了眼睛,只见沈妍就站在对面的岸上,一身紫色劲装,腰挎宝剑,一头秀发盘在脑后,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显出几分妩媚的风韵。

张浪没好气地道:“没看见我在洗澡吗?居然就这么进来了!”

沈妍抿嘴一笑,蹲了下去,把锦盒放在水池边,“师尊让我来把本教的疗伤圣药固魂丹交给你。”

张浪游了过去,靠在水池边,拿起锦盒,看了看,扭头对沈妍道:“谢谢了。”沈妍笑了笑,站了起来,转身准备离开了。

“妖尼姑!”张浪突然叫道。

沈妍转过身来,好奇地问道:“有事吗?”

张浪两只手扒在岸边对沈妍道:“我想求你件事。”沈妍微微一笑,“说吧。”张浪皱眉道:“我有些担心冰瑶姐的情况,你能不能飞鸽传书去襄阳帮我问一问?”沈妍点了点头,“好。我立刻去办。”“谢谢了。”张浪真诚地道。沈妍笑了笑,转身离开了。

……

沈妍办完了张浪请求的事情,来到李绮雯的院落中。见她房间的灯还亮着,于是走了过去。来到门口,敲了敲门。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了。李绮雯见来的是沈妍,立刻流露出欣喜的神情,“二师姐!”连忙让开一旁,“二师姐请进。”沈妍走进房间,走到圆桌前坐了下来。李绮雯赶紧给沈妍倒了杯茶,一脸希冀地问道:“师尊同意见我了吗?”

沈妍道:“师尊要闭关炼药,这九天时间都不能见你!”

李绮雯的眼中闪过不安之色。在沈妍对面坐了下来。

沈妍看了李绮雯一眼,“师尊要我来问你,你为什么要瞒着她做了那么多的事情?你是不是有异心?”

李绮雯一惊,霍然而起,急声道:“你们怎么会这么想?”随即哭泣道:“我为了姹女教,不惜牺牲自己的身体!你们,你们居然……”一副无比委屈的模样。沈妍感到有些愧疚,安慰道:“你的牺牲,师尊和我们如何会忘?只是你这一次的所作所为实在是不符合规矩!这么大的行动,自师尊以下居然无人知道!无论如何这也说不通吧!”

喜欢天武圣尊请大家收藏:天武圣尊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