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天武圣尊 > 第137章 厚礼

第137章 厚礼

张浪有些郁闷地问道:“兰儿,你什么时候才正式嫁给我啊?”乌兰瞪了张浪一眼,哼道:“你有公主她们呢!何必在乎我呢!”张浪立刻对天发誓:“兰儿,不管怎么样,我对你绝对是真心的!我可以把心掏出来给你看!”

乌兰心中喜悦,却投来一个‘谁信你’的神情。

“那个懒鬼还没醒吗?”山水屏风外面突然传来木蓉特有的声音。

乌兰吃了一惊,赶紧推开了张浪,慌忙站起来理衣服头发。张浪大感郁闷。

木蓉从山水屏风后转了进来,看见面色通红的乌兰,又看见一脸郁闷之色的张浪,立刻想到了什么,娇颜微微一红,啐了一口,没好气地道:“你们也真是的!居然躲在这里卿卿我我!”

张浪没好气地道:“不就是睡个懒觉吗?有什么大不了的?”

木蓉冷笑道:“是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你上早朝快迟到了而已!”

张浪大惊,这才想起还有上早朝这回事,赶紧一撩被子,从床上蹦了下来。“呀!你这个无赖!”木蓉叫骂着转过身去,娇颜红得几乎要滴出血来了。原来,张浪就穿着条短裤跳下来了。听到两女惊叫,倒是吓了一大跳。

张浪有些尴尬,七手八脚地穿上衣裤,提着裤带子就往外面跑,边跑便叫道:“没时间了,我就不吃早饭了!”

木蓉瞪着外面,低声咒骂了一句。扭过头来,瞪了一眼乌兰,没好气地道:“你的那个情郎也真是的!怎么说也是个有地位的人物,做事情居然这么毛毛糙糙的!”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急忙问道:“师妹,你和他是不是已经,已经……?”

饶是草原儿女豪放,乌兰骤然听到这话也禁不住羞红了脸颊,“师姐,你说什么呢?”

木蓉白了乌兰一眼,“你知道我说什么!咱们是草原女儿,没必要像中原女子那么扭扭捏捏的!他是你的情郎,你们做那事是很正常的!你们究竟做了没有?”

乌兰面色通红地看了木蓉一眼,摇了摇头。

木蓉皱起眉头,嘀咕道:“怎么还没做?难道那小子那方面不行?”

乌兰受不了了,求饶似的叫道:“师姐!”

木蓉思忖道:“看来得给他弄些补药才行啊!”一念至此,便打算去城里的药铺看看。

张浪心急火燎地赶到皇宫大殿上,正好武贵妃牵着小皇帝的手走上了玉阶。众文武看见风风火火跑来的张浪,纷纷侧目,有人冷笑连连。

张浪奔到史贲的下面站好,长长地出了口气。史贲看着他皱了皱眉头,小声问道:“你怎么穿着便服就来了?”张浪一呃,这才意识到必须穿朝服才行。这种事情在二十一世纪的地球上根本就不是个事,不过在这个帝王统治的地方,这就是可大可小的事情了。

武贵妃先扶着小皇帝坐上龙椅,接着坐到一旁的椅子上。

众文武齐声拜道:“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众爱卿平身!”小皇帝用稚嫩的声音扬声道,小家伙已经有模有样了,不过说到底依旧是个儿童。

众人站直了腰杆,微垂着脑袋。

皇帝身边的一名太监上前一步,用令张浪毛骨悚然的鸭公嗓扬声道:“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一名年轻的文官捧着象牙板走了出来,大声道:“微臣要告鹰旗将军大不敬之罪!”大殿里立刻嗡嗡议论起来,很多人非常惊讶严藩这小子怎么敢当众控告武贵妃的近臣啊?

张浪认出了严藩,气得要死,暗骂道:你他妈的勾引我老婆,我没找你算账,你倒来找我麻烦了!

武贵妃看了一眼张浪,问严藩:“严爱卿控告的罪名不轻,可有真凭实据?”

严藩站直腰杆,指着张浪道:“按照惯例,上朝不穿朝服者视同藐视朝廷,藐视皇帝!鹰旗将军一身便装来上朝,分明就是藐视朝廷,藐视陛下,藐视大唐社稷!”一副正气凛然慷慨悲愤的模样。

张浪有些无语,怎么每个想要报私仇的人都要摆上冠冕堂皇的借口呢?

群臣们议论纷纷,有的人出来附和,右丞相赵昱和礼部尚书孙同贵是叫得最响亮的两个,赵昱说:“王子犯法与民同罪,何况一介将军!藐视皇威罪在不赦,若不不杀一儆百,将来皇威何以服众?”

武贵妃的目光落在严藩的老子严同的身上,“严大人,你身为宰辅,刚正不阿,我想听听你的看法。”严藩一脸希冀地看向自己的老子。张浪心里很郁闷,暗道:做老子的肯定是要帮儿子的,肯定会说我坏话!

严同出列,先向皇帝和武贵妃行了一礼,然后道:“鹰旗将军身着便服上朝,按照惯例确实可视为藐视朝廷,藐视皇帝!”严藩流露出兴奋的神情。

严同接着道:“可是,帝国的法典并未明确说明这一行为属于犯罪!根据以往的做法,是否将这一行为视为犯罪全凭皇帝来判断!”

严藩暗叫糟了,心里不禁责怪起父亲来。赵昱、孙同贵几个人也感到很是郁闷,觉得严同简直公正过头了!

武贵妃转过头去微笑着问小皇帝:“陛下,你说那个大哥哥算不算犯罪?”小皇帝眨着天真的大眼睛看了看张浪,很多大臣都摒住呼吸盯着皇帝。

皇帝摇了摇头,“不算!”随即用童真的声音道:“只不过是穿衣服的事情,怎么能算犯罪呢!”

张浪不禁松了口气,他虽然不怕什么,不过真要把他没穿朝服的事定性为犯罪,那可就麻烦了。众大臣们有人松了口气,然而更多的却是一脸失望的神情。

武贵妃扫视了一眼群臣,“陛下已经决断,此事都不要再提了!”美艳的容颜,淡淡的语气,却透出让人不敢直视的威严,那似乎是与生俱来的王者气质!

严藩像斗败了的公鸡似的退回班列中。看了张浪一眼,见他一副洋洋得意的神情,气得面色苍白,嘀咕道:“小人得志!”

一件件琐事被大臣们提了出来,大家就这些琐事进行商议讨论。张浪听着,只感到眼皮打架,昏昏欲睡。

……

“退朝!”好不容易,终于熬到了头。张浪长长地吐了口气,摇了摇头昏沉沉的脑袋,觉得这可比跟人打架要艰苦得多了!准备和大家一道离开大殿,突然想到怀里的那样东西,于是转身朝正准备离开的武贵妃和皇帝抱拳道:“陛下,娘娘,我有件东西要献上。”

很多大臣听到这话,面带冷笑,他们认为张浪一定是要献什么奇珍异宝来讨好武贵妃,心里更加鄙视张浪的人品了!

武贵妃感到有些好奇,点头道:“跟我和陛下来吧。”

张浪应了一声,走了上去,跟随武贵妃和小皇帝从侧门离开了大殿。从大殿出来,武贵妃让太监宫女服侍小皇帝回寝宫,自己则领着张浪走到大理石栏杆边。扭头准备问话,却看见他竟然盯着自己的腰臀猛看,口水都要流出来了。武贵妃又是好笑又是好气,问道:“好看吗?”

张浪咽了口口水,下意识地回答道:“好看。”随即反应过来,讪笑起来。

武贵妃没将张浪的不敬放在心上,问道:“你要给我什么东西?”

张浪连忙从怀中取出一卷羊皮,递给武贵妃。武贵妃大感讶异,接过羊皮,看了一眼张浪,微皱秀眉问道:“这是什么?”

张浪笑道:“一幅地图,你看看就知道了。”

武贵妃把羊皮打开,一副有关北方草原的地图立刻出现在眼前。各主要通道,草场,聚居区,水源地,等等关键信息应有尽有。武贵妃流露出惊讶地神情,“这是草原地图!?”连忙看向张浪,“你如何得到的?”

张浪叹了口气,“当日我奉秦王之命借护送公主之机了解并且绘制草原的地图!”看了一眼武贵妃,“这副地图本来是要交给秦王的,可是……”

武贵妃微笑道:“你绝不会后悔今日的决定的!你可能还不知道,其实当日你们送亲队突然遭到伏击,就是秦王与浑熊部的人合谋做下的!……”

张浪吃了一惊,“这怎么可能?”

武贵妃淡淡地道:“我也没办法向你出示什么证据,不过将来真相总会大白的!”

张浪难以置信地道:“那样的事情一旦发生,秦王的嫌疑无疑最大,他深谋远虑,难道就想不到这一点?”

武贵妃感慨道:“这就是他可怕的地方!”看了张浪一眼,“正是因为他的嫌疑最大,所以他反而洗脱了嫌疑!”张浪皱了皱眉头,不禁点了点头,武贵妃的说法看似矛盾,却是非常合理的,这就是所谓的‘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就是因为大家都会首先想到秦王的嫌疑,恰恰会让大家认为秦王不敢那么干!

张浪突然感到,这个秦王实在够阴险的!不禁想到他救自己的事情,他从不会是出于好意吧?究竟有什么意图呢?难道是想了解我身上有关枯木叟的那些秘密?很有可能!

武贵妃看了张浪一眼,意有所指似的微笑问道:“你对于柳霓裳她们还满意吗?”

张浪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还好啊!”

武贵妃微微一笑。

张浪离开了皇宫,来到城外的军营。此时军营里的训练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赵猛、关山两名偏将正在边上督促着。

喜欢天武圣尊请大家收藏:天武圣尊笔趣阁小说网更新速度最快。

一秒记住"豪婿小说网 haoxu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