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韩三千苏迎夏 >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简单的身世?

第二百三十九章 不简单的身世?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听到东昊的话,戚依云绣眉紧皱,冷声问道:“你又背着我去干了什么?我警告你,如果你继续擅自行动,就滚回去。”



东昊连忙解释道:“我只是发现这里有个地下拳场,所以才去玩玩,碰巧遇上了他,他和地下拳场的关系,应该不浅。”



地下拳场?



戚依云脸上的冰冷逐渐浮出了笑意,说道:“三年窝囊废,突然间买下了山腰别墅,而且还跟地下拳场有关系,这人可真是有趣啊。”



东昊看到戚依云脸上不曾对自己有过的笑意,顿时泛起了一丝杀机,说道:“小姐,这种垃圾配不上你。”



“哼,难道你就能配得上我了吗?”戚依云冷哼道:“我对谁有兴趣,不是你能插手的事情,他是我姐妹的老公,你要是对他有半点不利,我不会放过你。”



说完,戚依云笑了起来,只要是她想要得到的,哪怕是闺蜜的老公又怎么样?只要他有资格,戚依云会毫不犹豫的抢过来。



在校期间,戚依云一直都是乖乖女的形象,从不与人争斗,哪怕是受了欺负也忍气吞声,带着眼镜的她人畜无害,可谁又知道,脱下眼镜的戚依云,在米国拥有着惊人的家族背景,即便是王室也跟她们家有很深的关系。



韩三千隐忍三年,而戚依云,则是隐忍了一整个学生生涯!



东昊收敛起自己的杀意,虽然他很强,但是在戚依云面前,就是一条狗,哪怕他明知道自己这辈子都不可能得到戚依云,他也心甘情愿的为戚依云做任何事情,大概,这就是终极舔狗的形态吧。



韩三千从医院回到家之后,本想着沈灵瑶和戚依云还赖在家里,他还得睡客房的时候,没想到这两人已经走了,这可是个不小的惊喜。



回到房间里,这个点苏迎夏已经睡了,不过韩三千没有像往常那样表现得小心翼翼,而是故意咳了几声。



苏迎夏侧着身,背对着韩三千,虽然是闭着眼的,但是睫毛却微微颤抖,显然并没有睡着。



咳嗽声没有唤醒苏迎夏,韩三千也没有放弃,而是故意装作不小心,一脚踢在了床头柜。



“嘶。”没控制好力道的韩三千疼得直抽凉气。



这时候紧张的苏迎夏也不能再继续装睡了,坐起身对韩三千问道:“怎么了?”



“不小心踢到柜子了。”韩三千一脸尴尬的说道。



“怎么这么不小心,有事吗?出血了没有。”苏迎夏赶紧下床走到韩三千身边,蹲下身看了看。



感受到苏迎夏的关心,韩三千心里暖洋洋的,说道:“没什么,就是有点饿了。”



“饿了?”苏迎夏站起身,说道:“我去厨房看看还有什么能吃的。”



刚走出一步,韩三千就拉住了苏迎夏的手。



“怎么了?”苏迎夏不解的问道。



“不用那么麻烦,吃点口红就好。”韩三千厚颜无耻的说道。



苏迎夏一愣,这才明白无耻的韩三千是什么意思,脸颊顿时变得红彤彤的。



看着苏迎夏低头不语,韩三千说道:“你不会要反悔吧,咱们可是说好的。”



苏迎夏脸上的红润都快浸出水了,虽然她早就料到韩三千会提及这件事情,可是在这种情况下,羞涩的她怎么愿意面对呢。



“你不是说自己能赢上官黑白吗?你要是能把上官黑白赢了,以后你想什么时候吃都行。”苏迎夏低着头说道。



韩三千知道,这是苏迎夏的缓兵之计,但是她开出来的条件,实在是太诱人了,想什么时候都行,可比一次好太多了。



“没有次数限制?”韩三千问道。



“没有没有,你想多少次都行,可是你赢得了吗?”苏迎夏抬起头,直视着韩三千的眼神。



韩三千微微一笑,一脸自信的说道:“要赢他还不简单,放心吧,我一定给你拿个冠军回来,而且还得让上官黑白承认我的厉害。”



“尽吹牛,一天不吹牛你浑身难受吗?”苏迎夏鄙视的憋着嘴说道。



“等我比赛之后,你就会知道,我不是吹牛,而是真牛。”韩三千说道。



“睡觉吧,真牛。”苏迎夏说罢,率先上了床,又是侧身面对韩三千。



韩三千眉头直跳,难道她不知道侧身睡的视觉冲击更大,更容易让人浮想联翩吗?



第二天一早,两人延山路而上,到了山顶之后,沁人心脾的空气总是让人忍不住想要深呼吸几口。



“对了,依云也要去参加比赛,你们两一起去吧,路上还能照顾她。”苏迎夏对韩三千说道。



对于戚依云,韩三千的直接告诉他,这个女人并不是表面那么简单,脱下眼镜的她完全像是换了个人。



“你对戚依云了解有多少?”韩三千问道。



“知根知底,我们可是大学时最好的姐妹,她家里有什么亲戚,亲戚是干什么的,我都清楚,只是后来她出国之后,我们的联系就变少了,听她说,她父母在国外做生意,她也要帮忙,非常非常忙。”苏迎夏说道。



韩三千点了点头,这些信息是真是假,只要让墨阳去查一查就行了。



“她个人呢?是什么样的。”韩三千继续问道。



“对依云这么感兴趣,你不会有什么想法吧?”苏迎夏警惕的看着韩三千。



韩三千一脸苦笑,说道:“我随口问问而已,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苏迎夏刚才那句话只是开玩笑而已,她可不担心韩三千会喜欢上戚依云。



“依云是个非常乖的女孩子,而且与世无争,在学校里,要不是沈灵瑶,她不知道会被欺负成什么样呢,她从来不知道反抗,被人欺负了被人冤枉了,也从来不多说一句话,默默的忍受,她的性子,应该是非常怕事的那种,所以在学校的时候,我和沈灵瑶都是把她当自家闺女保护着的。”苏迎夏说道,脸上泛着淡淡的心疼,似乎是想到了在学校的事情。



弱者?



韩三千深吸了一口气,在他看来,戚依云可不是一个弱者,那种骨子里所散发出来的强势,绝不可能是一个弱者能拥有的。



更重要的是,如果她在学校里真的那般柔弱,单凭几年的社会生活,是不可能磨练出现在的气势,唯一的解释,她在苏迎夏和沈灵瑶面前所表现的,都是伪装。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这个女人就太可怕了。



而且她为什么要隐忍这么多年呢?



“你怎么了?”苏迎夏不解的看着表情凝重的韩三千。



“没什么,希望是我多想了吧。”韩三千吐出一口晦气。



下山后,韩三千先把苏迎夏送去了公司,然后到魔都,让墨阳调查戚依云的身世。



下午,墨阳就传回了消息,戚依云家里有很多务农的亲戚,都是普通人,而她的父母,的确是在几年前才出国做生意的,这么多年很少回国,至于国外她家究竟是什么情况,墨阳没办法查,毕竟他的势力仅仅是在云城而已。



韩三千听到这些话之后,心里松了口气,心想大概是自己的确想得太多了,既然有亲戚的证明,那么戚依云的身世应该不会有问题。



至于她的强势,或许是这几年在国外的生活所迫,逼得她不得不表现出强势的一面,用于隐藏自己的脆弱。



“三千,你这小子,不会是对这个女人有什么想法吧?你可不能做出对不起弟妹的事情来。”墨阳用威胁口吻对韩三千提醒道。



“滚犊子,我韩三千是这种人吗?”韩三千骂骂咧咧的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