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韩三千苏迎夏 >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震天的欢呼

第一千二百二十章 震天的欢呼




同样的想法,不仅仅是王往年有,几乎所有武道馆的馆主,都有同样的想法。



他们都希望韩三千可以加入自己的武道馆,但是在看了这场比赛之后,他们同样都明白,以韩三千的强大实力,根本就不可能看上他们。



甚至已经有人在想,或许韩三千,已经可以代表燕京武道界的巅峰。



除非是那些隐世高手,甚至是天启的人愿意出面,否者的话,恐怕没有人能够赢得了韩三千。



今年的武极峰会,虽然才结束了初赛,但是冠军人物,已经出现了,这是一件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呼,我杨家的选择,真是没有错,真是值得庆幸啊。”杨斌一脸感叹的说道,他现在越发觉得自己当初的选择是明智的,如果非要和韩三千做对,会落得什么样的下场,这是无法预料的。



而现在,杨家和韩三千交好,这绝对是一件能够让其他家族羡慕的事情。



“老祖,依我看,这个叫崇阳的人,也没什么实力啊。”杨万林开口说道,因为韩三千赢得实在是太简单了,而崇阳却没有任何出彩的表现,所以他会有一种错觉,崇阳根本就不厉害,或许就是被那些人给神话了而已。



杨斌瞪了杨万林一眼,说道:“你懂个屁,这个崇阳,绝对是一位强者,他在韩三千面前表现不出实力,只能说明韩三千太强。”



杨万林缩了缩脖子,虽然他感受不出来,但老祖既然这么认为,那肯定就是真的。



“老祖,今年的武极峰会,冠军岂不是韩三千拿定了?”杨万林问道。



杨斌点了点头,这已经是毫无疑问的事情,整个燕京,现在还能找到韩三千的对手吗?



那些武道馆,恐怕都在想着以什么借口退赛了。



毕竟在明知道不是韩三千对手的情况下,还让自己的人上擂台受伤,这可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就在这时,寂静的会场,突然爆发出了一阵又一阵的声音浪潮。



这是韩三千的那些粉丝终于回过神了,由于比赛结束得太快,导致她们连一点的反应时间都没有。



所以会场刚才才会陷入落针可闻的情况。



但现在,她们清醒了,疯狂粉丝的属性在这一刻暴露无遗。



“韩三千!韩三千。”



“韩三千,韩三千。”



“韩三千,韩三千!”



这三个字,充斥着武极峰会的会场,几乎快要把会场顶棚给掀掉了。



南宫千秋听着这种激烈的欢呼,脸色越发苍白。



她还指望着崇阳能够赢了韩三千,让韩三千重新跌落谷底,可事实却是韩三千站到了最后,而且还让全场都沸腾了起来。



韩家废物小少爷,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这么多人对他欢呼。



对南宫千秋来说,如果这些欢呼声是因韩君而起,她是可以接受的,并且会以此为荣。



可是这些欢呼声因韩三千而起,这对南宫千秋来说,却是耻辱一般。



“奶奶。”韩君咬牙切齿的扯了扯南宫千秋的衣角,他心里非常不服,韩三千凭什么可以得到这么多的呼声,他不过是一个没人要的废物而已。



在这一瞬间,南宫千秋竟然对韩君有一丝厌恶,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未有过的,她知道,她的态度,已经开始动摇了。



因为韩三千所取得的成绩实在太过优秀,已经是韩君根本就无法比拟的,所以她脑子里不得不产生了一个想法。



自己的选择,是不是错误的,当年听那个老和尚的话,真的是正确的吗?



韩君,真的能够撑起韩家,而不是韩三千。



可是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韩三千只需要一句话,就可以拯救韩家于水火之中,但是韩君却是万万做不到的。



而且南宫千秋也明白一点,想要让韩君扛起责任,至少还需要十年的时间,但韩三千却完全不需要,他现在就能够做到。



“奶奶,你快帮帮我。”韩君见南宫千秋没有搭理自己,继续说道。



南宫千秋深吸了一口气,以最温柔的一面看向韩君,柔声说道:“君儿别急,爬得越高的人,摔下来才会死得越惨。”



韩君咬了咬后槽牙,说道:“恩,他一定会死得很惨。”



这时候,韩三千已经走下了擂台,但是看台上的欢呼声依旧,一点都没有要消停下去的意思。



要是换做闫冰峰,肯定会非常享受这种情况,但是对于韩三千来说,他却完全感受不来。



在韩三千准备离开会场的时候,现场所有武道界人士,都情不自禁的站起身,就像是在恭送韩三千一般,这样的情况,以前从未发生,估计以后也不会发生在第二个人身上,这便是韩三千给燕京武道界所带来的震撼力。



与此同时,南宫博陵也起身了,紧跟着韩三千的步伐,离开了会场。



会场之外还有很多等着看热闹的人,他们没有资格进入会场,但是对于会场突然爆发出的欢呼声感到非常好奇,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结果究竟怎么样。



在距离会场不远处的一片荒地,韩三千停下了脚步,而南宫博陵,也走到了他的身后。



“比赛还没有开始,你似乎就改变了主意。”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南宫博陵看着韩三千的背影,有一种看不透的感觉。



他的确改变了主意,因为在让崇阳登台的时候,他不想暴露自己,所以才利用崇阳试探。



可是当韩三千看向他的时候,韩三千的眼神显然是认得他的。



在这种情况下,南宫博陵是否暴露自己已经不重要了,而崇阳的价值自然也就体现不出来了。



“你为什么会认得我?”南宫博陵不解的问道,他的身份信息,是很多情报机构都调查不出来的,作为掌控南宫家族经济大权的人物,他对自己的信息保护得非常好,所以他现在很好奇,韩三千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



“我想要知道的事情,没有人可以瞒过我,比如说我爷爷还在地心这件事情。”韩三千淡淡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