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韩三千苏迎夏 >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约见杨万林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约见杨万林




被关在地窖的半个月时间里,韩三千没有做任何反抗的行为,相反他特别的安静,利用着这段时间,想方设法的让自己变得更强。



虽然对于地球来说,韩三千已经非常强大,甚至是没有对手可言,但韩三千清楚,他迟早会面对麟龙的复仇,如果他不在这个期间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那么悲剧还是会重演,他终究会死在麟龙的利爪之下。



时间的逆转给了韩三千一个重新来过的机会,他必须要抓住这次机会,为对付麟龙而做出充分的准备。



而在这个期间里,除了炎君偶尔会来看望一下韩三千之外,其他人几乎没有露过面,这是韩三千早就料到的事情,南宫千秋在韩家霸权,只要她不同意,没有任何人敢来看他。



“施菁被赶出韩家了。”当炎君再次出现的时候,他为韩三千带来了一个最新的消息。



施菁和南宫千秋彻底闹翻,这是炎君没有料到的反抗,但是从施菁作为一个母亲的角度出发,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她无法再眼睁睁的看着韩三千遭受这种不公平的待遇,奋起反之也是理所当然的,而被南宫千秋赶走,这更是预料之中的事情。



南宫千秋在韩家的地位,可不是她这位外姓媳妇能够去挑战的。



“为什么?”韩三千微微皱眉,南宫千秋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把施菁赶出韩家呢。



“她为你说了一些话,引起了南宫千秋的不满。”炎君说道。



韩三千挑了挑眉,这样的事情变化,让他有些意外,毕竟施菁在南宫千秋的引导之下,她自己的意识当中已经接受了韩君是撑起韩家的人,没想到她竟然还有为自己说话的一天。



“看来她还有点良心,离开韩家,对她来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你打算在这里待多久?施菁离开韩家,是为了你,难道你不打算为了她证明一下自己吗?”炎君问道,他一直在等着韩三千猛虎出笼的那一天,他很想看看韩三千究竟会用什么样的方式为自己平反,甚至在炎君的内心里,有一颗想要看到南宫千秋痛苦后悔的种子。



是南宫千秋导致了今天韩家这样的局面,如果可以让她后悔,这必将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



“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她之外,我不会为任何人改变我的计划。”韩三千淡淡的说道,而他口中的她,便是苏迎夏。



“她是谁?”炎君好奇道。



“我未来的老婆。”说到苏迎夏,韩三千脸上便浮现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这是任何人都得不到的待遇。



“未来的老婆?”炎君皱起了眉头,他怎么会知道自己未来的老婆是谁呢,还是说,在他的心目中,已经有了老婆的人选,所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韩成对南宫千秋提出了要媳妇的要求,其实就是变相的想要玩女人,没想到韩三千,居然也有同样的想法!



“炎爷爷,韩君大概什么时候会走出韩家?”韩三千问道。



“他已经减肥成功,就连我,如果不仔细分辨你们两人的话,都看不出有任何问题。”炎君说道。



“快了,等到南宫千秋来求我的时候,就是我离开这里的时候。”韩三千说道。



这样的话,在韩三千被关在地窖的第一天,炎君就听他说过,虽然还不明白其中的原因,不过韩三千表现出这么有把握的样子,想必他有自己的计划。



“不管你想怎么做,但是不能伤及他们的性命。”炎君提醒道。



韩三千耸了耸肩,说道:“他们有一万种死法,我当然不会亲自动手。”



炎君深吸了一口气,韩三千似乎已经为南宫千秋和韩君的死铺好了路,而他作为保护韩家人性命的守护者,按理来说需要阻止这种情况发生,但是现在的炎君,却不知道该从何做起,因为他完全猜不透韩三千究竟想做什么,具体又怎么做。



夜幕降临。



韩君主动打电话联系了杨万林,想要和杨万林碰面。



对此杨万林自然是非常高兴的,他现在需要依附韩三千的能力,才能够拥有更大的机会坐上杨家家主的位置,这半个月以来,韩三千的突然消失,让杨万林心情恍惚,如今韩三千终于主动联系,尽管杨万林还有要事在身,也必须要推掉和韩三千见一面。



两人约定在了穆林思见面,也就是韩三千曾救下吴欣的地方。



这是燕上京内非常出名的一家夜店,几乎每晚都会有大量不甘寂寞的男女入场,甚至经常会出现大排长龙的场面,一般的人想要入场都特别难。



“记住了,你现在叫韩三千,别人叫你这个名字的时候,你一定要记得答应,别露出破绽来。”韩君临走前,南宫千秋有些担心的拉着韩君的手叮嘱道,这是他换身份之后和杨万林第一次见面,南宫千秋难免会怕他露出破绽来,毕竟是筹划了半个月的时间,一旦被杨万林察觉出他的身份问题,一切就都前功尽弃了。



“奶奶,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这段时间你不是已经训练过我了吗。”韩君拍着胸脯说道,虽然被人喊韩三千让他非常不习惯,不过为了能够和杨万林成为朋友,韩君还是尽量的去适应这件事情,如今他已经对韩三千这三个字非常敏感,几乎可以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还有,千万记住不要喝酒,贪杯误事,而且你年纪还小,喝酒伤身。”南宫千秋继续说道,此时她的心情还是比较忐忑的。



韩君点了点头,懒得再说话,挣脱了南宫千秋的手之后,便朝门外走去。



他对南宫千秋的耐心是有限的,经常会因为南宫千秋过多废话而感到烦恼,而且韩君也从不掩饰自己对此的烦躁,不过由于南宫千秋对他的溺爱,通常情况下,南宫千秋也不会生气。



走出家门,韩君心情大好,这将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去夜店,而且还能够肆无忌惮的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颗躁动的心,已经不安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