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韩三千苏迎夏 >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惊人的酒量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惊人的酒量




以韩三千现在的体质来说,酒精根本不会对他的身体产生任何侵蚀,而且只要韩三千愿意,酒精在进入他身体的一瞬间,就会被直接蒸发掉,所以和韩三千比酒力,完全就是在找死,他完全可以把烈酒当作普通水喝。



地狱之路一共三十杯,当韩三千喝到第十五杯的时候,那人才喝下了五杯,而且已经面有难色,已经是非常艰难才能够咽下肚。



可韩三千的动作,依旧没有任何迟滞,喝下一杯,便会马上拿起第二杯。



姚汉星见到这种情况,不自觉的咽了咽喉咙,不得不说,他是小看了韩三千,还想着在包厢里把韩三千灌醉,今晚就可以摆脱韩三千为所欲为。



现在这么一看,谁能喝得过他?这已经是酒神级别的人物了。



“我……我不行了。”那人在喝下第八杯的时候,终于扛不住了,肚子里就像是有烈火在燃烧。



“我认输。”



韩三千淡淡一笑,既然对方已经认输了,他其实也就可以结束了。



但是他并没有停下来,而是将三十杯酒全部喝得一滴不剩。



这让旁人看得是目瞪口呆。



最重要的,喝完整套地狱之路的韩三千,没有一点醉意,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真厉害。”



“小兄弟,你这酒量真恐怖,恐怕整个燕京,都找不出一个能喝得过你的啊。”



“小弟弟,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刚才姐姐可真是小瞧你了。”



韩三千说了句:“既然知道喝不过我,就别找我的麻烦。”



说完之后,韩三千坐回了自己在角落的位置。



虽然那是一个非常不显眼的地方,但是在此刻,却成为了整个包厢中最亮眼的,所有人,几乎都在用余光打量着韩三千。



特别是其中几个女人,她们对韩三千产生了极大的好奇,这么一个小屁孩,拥有如此惊人的酒量,实在是让人忍不住好奇。



姚汉星无奈的摇了摇头,不能把韩三千灌醉,怎么才能够摆脱他呢?



在家里憋了好几天的时间,今天终于回归了左拥右抱的日子,他可不想今晚的美好时光被韩三千给破坏了。



到下半场,不少人已经喝得晕晕乎乎,至于刚才和韩三千拼酒的那人,早就已经睡死了过去。



快到凌晨一点的时候,便有人开始陆续离开了,男人都是带着女人走的,这就是夜店文化和酒店文化的无缝衔接。



“我去上个厕所。”姚汉星突然站起身说道。



韩三千刚起身,准备和姚汉星一起,一个女人就挡在了韩三千面前。



双手搂着韩三千的脖子,一副腻歪的样子说道:“小弟弟,你看姐姐怎么样,要不今晚,让姐姐带你去感受一下成年男人的世界?”



韩三千不耐烦的想要推开她,但是她双手环扣着韩三千,怎么也不肯放开。



“难道你不喜欢姐姐这种类型的,是我不够漂亮,还是不够大?”女人故意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口。



韩三千目不斜视,冷声说道:“让开,我对你没兴趣。”



听到这话,女人眼神中闪过一丝失落,但她并没有直接放弃,趴在了韩三千的肩头,在耳边吐气如兰的说道:“小弟弟,姐姐可是很会伺候人的,你不试试吗?”



皱着眉头的韩三千,一把推开了她,想当年戚依云这样的绝色美人投怀送抱,韩三千都能够坐怀不乱,又怎么会因为这种姿色的女人而动心呢。



赶紧走出包厢的韩三千,暗骂了一句该死。



姚汉星借口去上洗手间,恐怕是一个人已经溜了,这家伙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这种情况下,没了他的保护,他可是命悬一线的。



一路小跑来到夜店门口。



韩三千对泊车小弟问道:“姚汉星呢?”



姚汉星是这里的常客,泊车小弟自然是认识他的,说道:“已经走了。”



韩三千深吸了一口气,这种白痴,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难怪他上一次会死,因为他根本就不重视这件事情给他带来的威胁。



燕京的夜已经深了,想要找到姚汉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且韩三千有种预感,姚汉星离开夜店之后,那些暗中监视的人,肯定已经跟上他了,用不了多久时间,必定会出事。



对方是抱着杀他的心而来的,所以留给韩三千的时间不多了。



如果不能尽快的找到姚汉星,恐怕他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韩三千走到一条小巷里,当他的双眸变成白色的时候,韩三千的意识,已经笼罩了附近的所有区域,任何发生的事情,都逃不过他的眼睛。



而这时候的姚汉星,已经追尾了一辆金杯车。



正当这位少爷满脸不满的走下车,准备找前车车主理论一番的时候,金杯车上突然冲下来几个身材魁梧的大汉,这让姚汉的几分酒意顿时间情形了。



想要马上逃跑的姚汉星,还没回到车上,就被人揪住了衣领。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姚汉星惊恐的问道。



“老老实实跟我们走,不然打死你。”某个大汉对姚汉星威胁道。



姚汉星浑身一机灵,这时候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心里仅剩的那点侥幸,瞬间烟消云散。



老老实实的上了金杯车,姚汉星浑身不自觉的发抖。



因为他在副驾驶,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这就是他得罪的那个人。



金杯车直接朝郊外驶去,开进了一家废弃的玻璃厂。



当姚汉星被拖下车,看到对手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棍朝自己走来,而且满脸的凶恶之色时,这才开始后悔没有听韩三千的话。



要是有后悔药吃,姚汉星绝不会再选择甩开韩三千。



“阳哥,没……没想到你居然来了燕京。”姚汉星颤颤巍巍的说道。



名叫阳哥的人冷冷一笑,走到姚汉星身边之后,挥棍直接打在了姚汉星的大腿上。



剧烈的疼痛,让姚汉星痛苦的大叫了起来。



“姚汉星,你他妈跑得真是快啊,不过你以为跑路就行了吗?”阳哥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