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韩三千苏迎夏 >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摆架子?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摆架子?




费灵儿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而且表情非常真挚,因为她对韩三千的好奇,除了境界修为,就是韩三千从何而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的确是对韩三千坦白了,只是没有坦白完全而已。



“你认为我还能干什么,难道和你打一架吗?”费灵儿说道。



韩三千眉头微皱,心想难不成真是自己多想了吗?



可是她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境界,又何必假扮成乞丐呢,堂堂极师境强者,整个皇庭境内,帝尊一人之下,这样的大人物,竟然全然不顾自己的面子?



“想要知道我的境界,何苦假扮乞丐?”韩三千质疑道。



“难道我走到你面前,趾高气昂的问你,你是何境界,你会告诉我吗?”说完,费灵儿便做出一副昂首挺胸的样子,继续说道:“小子,说吧,你是什么境界。”



韩三千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他现在是什么境界,就连自己都难以界定,因为轩辕世界鉴定境界的方式,根本就不适用于他,而且韩三千到现在为止,也没有找到本命物。



“帝尊应该已经等久了,你还不带我去?”韩三千说道。



“这就是我要假扮乞丐的原因。”说完,费灵儿便带路先行。



詹台流月默不作声的跟在韩三千身边,此时她内心的震惊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詹台流月万万没有想到,还没真正的进入皇龙殿,就遇到了费灵生这样的大人物,真正的极师境强者,这可是许多人一辈子也无法见到的大人物。



韩三千发现了詹台流月的小心翼翼,笑着问道:“你害怕她?”



詹台流月摇了摇头,她和费灵生无冤无仇,又怎么可能用到害怕二字呢,只是在这种强者面前,她难免会有一些紧张,这只是非常正常的表现。



“她可是极师,是整个皇庭境内最强大的人,见了她,紧张也是正常。”詹台流月解释道。



韩三千不屑一笑,紧张?



见她有什么值得紧张的,这个天山童姥也没有长得一副吃人的样子,只是不知道她的真实样貌,是什么样的。



韩三千不免在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张人脸,满脸褶子的老妪,就连牙齿也没剩下几颗,也不知道和费灵生的真实形象是否附和。



要真是这样的话,韩三千真的会吐,而且会觉得这世界太过凶险。



地球虽然有逆天美颜和修图的功能,让许多女人丑小鸭变天鹅,但是不管怎么变,只要见了真人就会暴露,可是像费灵生这种人,即便是见了真人也看不出真实样貌,这才是真正的恐怖。



这等技术流,要是发展到地球,不知道会引起多少女人的强烈追捧。



“你在想什么呢?”见韩三千突然沉默了,詹台流月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没,没有什么。”韩三千正想着如果这能发展成技术,回到地球不知道得卖多少钱,不过想想钱对他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这种想法自然而然也就没了价值。



皇龙殿。



皇庭境内最为至高无上之地,看上去依旧没有韩三千想象的那般恢宏壮丽,相反还略带寒酸,甚至连龙云城陈家都不如。



“看样子,帝尊是个穷鬼啊。”韩三千开着玩笑说道。



马上就要面见帝尊,詹台流月已经紧张得手足无措,没想到韩三千竟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这话要是让帝尊听见,你想活命都难。”詹台流月提醒道。



“不至于吧,堂堂帝尊,会这么小气?”韩三千淡淡的说道。



詹台流月瞥了韩三千一眼,和他接触的时间越长,越是无法理解他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似乎就连帝尊都没有放在眼里,实在是让人难以相信。



“私底下非议帝尊,这可是死罪,你要是不信的话,当我什么都没说。”詹台流月说道。



韩三千点了点头,看似一副不会再说的样子,但马上就对詹台流月问道:“这帝尊长得丑不丑,多大年纪?”



詹台流月心肝具颤,韩三千怎么能说出这种话来,而且帝尊的长相,跟他有什么关系。



“你别害了我,这些话就不能在你脑子里想想作罢吗?”詹台流月急切的说道。



看着詹台流月是真的怕了,韩三千也就不再调戏她。



不过一进皇龙殿,韩三千就感觉到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这气息看似不强,但异常的浑厚,而且几乎笼罩了整个大殿。



韩三千曾经猜测过帝尊为什么能在皇龙殿有手段压制极师境强者,看样子便和这股气息有关系。



“等着吧。”来到大殿之后,空无一人,费灵生对韩三千说道。



韩三千淡淡一笑,这帝尊明明已经等候他多时了,却非要刻意的摆谱,让他等着。



“没关系,帝尊既然想拖延时间,我等着便是,不过暗黑森林的情况,却不会等人。”韩三千说道。



“你知道什么?”费灵生听到这话,忍不住问道。



“你知道什么,我便知道什么,难道你知道的,我就不能知道吗?”韩三千笑着说道。



费灵儿咬了咬牙,这家伙不光是境界难对付,就连嘴皮子都不是常人能够对抗的。



“帝尊,我来皇龙殿的消息,想必你早就知道,我猜你也一直在等我,我既然已经到了,你又何必再浪费时间呢,难道非要摆够了帝尊的架子,你才肯见我?”韩三千突然开口说道,声音不大,但力量浑厚,几乎响彻了整个皇龙殿。



詹台流月脸色大变,从未有人敢在皇龙殿如此放肆。



帝尊本就有诛杀韩三千之心,如今韩三千以下犯上,这不是正好给了帝尊借口杀他吗?



这家伙难道是脑子被门夹出了毛病?



“韩宗主,不可不敬!”詹台流月赶紧对韩三千说道。



韩三千双手负后,没有丝毫下人姿态,也不听从詹台流月的劝告,继续说道:“帝尊,若你不见,等你有时间了,鄙人改天再登门拜访,如何?”



詹台流月低着头,浑身微微发抖,韩三千的胆子太大了,让她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