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韩三千苏迎夏 > 第一千零四章 签订契约

第一千零四章 签订契约




“老东西,你的同伴可都死了,你还能坚持多久?”



山巅之上,面对气喘吁吁的钟启山,骑着翼虎的黄骁勇满脸得意。



黄骁勇在龙云城虽然身为城主之子,但是他从未像今天这般耀眼过,而且也从来没有如此畅快淋漓的和别人打过架。



钟启山面对这样的结果,内心其实并不意外,因为在费灵生出现的时候,他就猜到了韩三千的实力绝不简单,否者的话,费灵生不可能对这件事情这么感兴趣。



只是知道结果,不代表钟启山愿意接受。



九灯境的实力,一朝梦碎!这对于钟启山来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要知道他是整个皇庭境内最接近极师境的人,一旦成功突破,他将重返青春,将获得更多的寿命,世间任闯,哪怕是暗黑森林,他也有实力去看一看。



而现在,如果死在韩三千手里,那么他此生的所有努力,都将会变成竹篮打水。



“你究竟是什么人?”钟启山对韩三千问道,他想不明白,在皇庭境内,除了费灵生之外,怎么可能还存在着一个极师境的强者。



“重要吗?”韩三千反问道。



“我只是很不甘心,皇庭境内,除了费灵生,怎么可能存在第二位极师境强者。”说完这句话,钟启山又看向了姜莹莹,因为在他眼里,姜莹莹同样是个看不透境界的人,这种情况几乎让他崩溃。



一个不够,还要来第二个?



什么时候极师境变得这般随处可见了?



“我听说你是最接近极师境的九灯,想必你不想死吧。”韩三千说道。



听到这句话,钟启山似乎看到了希望,因为韩三千既然这么说,那肯定是在某种条件下不会杀他。



虽然钟启山是西门家族的客卿,但是并不代表他愿意为西门家族奉献生命,对他这样的强者来说,活着才是最重要的,而且只要能够踏入极师境,他的生活将会变得更美,这是每一位强者都在期待的美梦。



“你有什么要求。”钟启山问道。



“你应该知道驭兽师和异兽之间达成契约之后,异兽的一切行为,都要听从驭兽师的命令。”韩三千说道。



“你想我当你的手下?”钟启山说道,这个要求在他看来并不过分,毕竟他在西门家族,虽然地位很高,但真正的身份,也是下人,只是等级比较高的下人而已,西门家族不过是给了他巨大的好处和修炼资源以做交换。



给谁当下人都是当,钟启山自然不会拒绝这样的要求。



但是韩三千接下来的话,却让钟启山面色大变。



“不止是下人那么简单,我将异兽和驭兽师之间的契约做了一些改良,让这种契约可以使用在人身上。”韩三千说道。



钟启山眼神顿时间变得惊恐了起来!



韩三千竟然要和他签订契约,像控制异兽那般控制他!



如果他真改良了契约,能够用在人身上,一旦签订,自己的生死,可就是韩三千一句话的事情了。



而且这种契约的签订,将会让钟启山彻底的失去自由之身,今后很有可能沦为一个傀儡。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帮我做事,我只是不想遭到背叛而已,而且,你还有好处。”韩三千说道,轩辕世界毕竟是一个曾经对地球发动攻击的地方,在面对这种强者的时候,韩三千自然不会轻易放过,但是如果可以加以控制,韩三千也不会非要杀掉。



像是钟启山这样的人,本身就拥有着强大的实力,如果能够控制他,说不定今后还能够在其他事情上帮忙。



就在昨天,韩三千脑子里冒出了一个非常疯狂的想法。



他来到轩辕世界,最主要的原因,是调查轩辕世界为什么会对地球发动攻击。



但是调查原因,却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这件事情。



于是韩三千想到了一个能够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那就是统治轩辕世界。



并不是统治皇庭,而是统治轩辕世界,所以这才是一个疯狂的想法。



既然想要统治轩辕世界,他自然需要更多强有力的手下,而钟启山这样的人,就非常合格。



“什么好处?”钟启山问道,其实在这件事情上,他已经没有选择,能够有机会活下来,他就绝不愿意去面对死亡,而且还能有好处,就更加容易让他接受。



“杀了西门昌,你能够得到他手里的圣栗。”韩三千说道。



“你……”钟启山震愕的看着韩三千,不敢置信的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愿意把圣栗给我?”



“圣栗或许能够助你破境,你应该很清楚吧,这个好处够大吗?”韩三千笑着道,一颗圣栗能否达到极师境,韩三千也是未知的,因为当初他和姜莹莹,把圣栗用作果腹,根本就不知道吃了多少,所以一颗圣栗能够对九灯境强者起到多大的用处,韩三千也无法去算计。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好肯定比没有好。



“如果这样,我愿意做你的仆人,请签订契约吧。”钟启山说完之后,在韩三千面前跪了下来,而且是双膝下跪。



既然要做仆人,自然就得有一个仆人该有的样子。



而钟启山这一跪,让城外那些看热闹的人,纷纷大惊。



“钟启山竟然跪下了,难道他在求饶吗?”



“没想到堂堂九灯境的强者,竟是落得如此下场,真是让人唏嘘啊。”



“强者的世界,我等凡人无法理解,或许在他的眼里,九灯境和普通人根本就没有异样,不过都是蝼蚁而已。”



内心里仅存一点点希望的西门昌,在这一刻不再有半点侥幸和期待。



他知道,这件事情的结果已经无法逆转,不可能会有任何的奇迹出现,就连钟启山都下跪求饶了,他还拿什么和韩三千斗?



“没想到我西门昌竟会落得如此田地,难道真是天要亡我吗?”西门昌绝望的说道。



韩三千一指印在钟启山的额头。



远处的费灵儿看到这一幕,心生疑惑,这是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