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韩三千苏迎夏 > 第一千零一章 看到希望的冉义

第一千零一章 看到希望的冉义




西门烬是个非常偏执的人,对他来说,没有得到族长之位,继续活着也没有意义,而且被赶出西门家族这种狼狈的生活,也绝不是他能够接受的。



在这一点上,他几乎是个疯子,但是之所以会形成他这种性格的原因,也是和西门昌有着极大的关系,因为从他出生的那一刻起,西门昌便是这样教育他的。



“你放心,如果你死了,家族墓园,绝对有你一席之地,毕竟你身上流着西门家族的血。”西门昌毫不同情的说道。



这时候,城外两人已经打起来了。



轰鸣雷动,动静不小。



城内人的视线纷纷投向城外,当他们发现这巨大的响动竟是因为两人打斗而引起的时候,一个个露出了震惊无比的表情。



他们并没有见过强者之战,所以这样的战斗对他们来说格外的震撼,一些好事者,已经忍不住准备出城去看热闹了。



冉义老宅。



这时候冉义和葛忠林两人面对而坐,他们知道城外的打斗绝对和韩三千有关,但是内心多多少少有些逃避这件事情,因为韩三千一旦输了,西门昌是绝对不可能会放过他们二人的。



“咳咳,已经打起来了。”葛忠林对冉义说道。



“我知道。”



“我们……不出去看看吗?”葛忠林心虚的说道。



“万一输了怎么办?”冉义问道。



“无非就是一死,还能怎么办。”葛忠林无奈的说道,面对西门昌的怒火,他和冉义两人根本就无法承受,所以压根就不需要去想办法解决,等死是最直接简单的方式。



“你想死吗?”冉义继续问道。



“你这不是废话吗,你都还没死,我怎么可能想死。”葛忠林嗤之以鼻的看着冉义。



冉义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生死有命,能够在死前看一场大战,也值了。”



听到这句话,葛忠林直接站起身,说道:“那还等什么,再不去,我怕已经结束了。”



这时候,城外已经聚集了不少围观的人,不断有人感叹着韩三千和钟启山之间的交手,不过大部分人也只是远远的站着,不敢靠近,怕被殃及鱼池。



“这是什么人,竟然这么厉害。”



“这年轻人面生啊,没想到他竟然拥有如此厉害的境界。”



“那人是钟启山,西门家族的客卿,拥有九灯境的实力,没想到那年轻人竟然能和九灯境的强者打得有来有回。”



“没想到皇庭竟然又出现了一个这样的高手。”



就在众人纷纷感叹的时候,西门昌脸色却不太好看。



在他看来,钟启山拥有着绝对碾压韩三千的实力才对,可是现在,钟启山似乎并没有任何的优势,这让他内心有些不敢相信。



区区一个不知名的废物而已,怎么可能和钟启山有一战之力呢?



“爷爷,看来你太低估他了。”西门烬笑了起来,西门昌的脸色越难看,他脸上的笑意就越浓。



“哼,这恐怕只是钟启山在试探他而已,根本就没有拿出真正的实力。”西门昌说道。



不多时,冉义和葛忠林终于也感到了城外。



当他们看到不远处山巅之上交手的两人时,同样露出了惊骇的神情。



“那不是钟启山吗!”葛忠林惊愕的说道,还揉了揉眼,怕自己看错了。



冉义近年来盘踞丰商城,几乎足不出户,但是钟启山的大名,他同样听说过,这是西门家族内的最强高手,拥有着可怕的九灯境的实力。



而韩三千却能够和九灯境的强者如此纠缠。



“没想到西门昌竟然直接就派出了钟启山。”葛忠林感叹的说道。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我们对韩三千的境界猜测,有多少把握?”冉义对葛忠林问道。



对于这个问题,两人早就已经探讨过了,之前葛忠林对此还有些怀疑,但是现在亲眼所见,由不得他不相信。



能够和钟启山战斗而不落下风,这至少说明了韩三千拥有九灯境的实力,而且他又如此年轻,极师境的可能性自然是非常大的。



葛忠林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冉义,没想到你这老东西真是走了狗屎运啊,这种事情竟然也能被你碰见,以后如果我们真的能够为他效力,飞黄腾达不是梦啊。”



飞黄腾达对冉义来说算不了什么,他也从不在意这种事情,因为以他现在的财力,几辈子都花不光,有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呢?



在冉义的内心里,一直有一个没有放弃的执着,那便是重新修炼,曾经有一位高手告诉过他,想要身体恢复到能够修炼的状态,只有极师境的强者才能够帮他办到。



这样的痴梦对冉义来说,一直都是一件不敢想象的事情,因为极师境的强者,又怎么会把他这种蝼蚁放在眼里呢?



所以他从不敢有这样的奢望。



但是现在,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如果韩三千愿意帮他,他的身体便能够恢复。



即便现在他已经老了,哪怕能够重新修炼也不太可能有多大的突破,但是对冉义来说,这却是一个梦想。



只有完成了这个梦想,他在死后才能够瞑目。



“老葛,你说……如果我要他帮我,他会,会答应吗?”冉义结巴的说道,因为过于激动,导致他身体微微有些颤抖。



“帮你?”葛忠林疑惑的看向冉义,随即便明白了他这句话的意思,面色凝重的说道:“我会求他,我愿意为这件事情付出任何代价,毕竟是因为我,才导致你不能修炼。”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能够重新修炼,冉义激动的情绪便再也无法平复下来。



而这时候,韩三千和钟启山两人已经越战越烈,整个山巅几乎都快要两人削平,场面极为震撼,轰隆之声不绝于耳,这一战注定会成为丰商城无数人无法忘怀的一件事情。



或许临老了,他们会对自己的孙子说起这件事情,而且不论时间如何推移,这种震撼感也绝对不会减少。



“钟启山,你到底在干什么,为什么还不废了他。”西门昌咬牙切齿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