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韩三千苏迎夏 > 第九百八十五章 掌声响,山巅落

第九百八十五章 掌声响,山巅落




见韩三千问了这么多问题,而且面色又不太好看,姜莹莹终于察觉出了一丝不对劲,对韩三千问道:“三千哥,究竟怎么了,费灵儿有什么问题吗?”



费灵儿有问题这是肯定的,她出现在自己身边,必定有着某种原因,而且这个女人韩三千之所以一直有提防,是因为她是韩三千目前为止第一个看不透的人,她就像是一个没有修炼过的普通人,但却又和普通人有着不同,这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因为这意味着她的境界,很有可能比韩三千还要高。



“没什么,我就是随便问问,你别忘了我们在哪,不能轻易的相信别人。”韩三千不想姜莹莹对这件事情有太多自责,所以暂时隐瞒下了自己的顾虑,不过他还是得提醒姜莹莹,不能太相信费灵儿。



姜莹莹面色凝重,她能够理解到韩三千这番话的意思,这已经说明韩三千和费灵儿之间的关系,并不如她想象中的那般亲密。



“我知道了。”



“明天就是拍卖会开始,明天之后,恐怕我们就没有宁静的生活了。”韩三千忍不住叹了口气,来到轩辕世界这么长的时间里,韩三千还没有遇过真正的大麻烦,不论是陈家还是第一次的皇庭三人,对韩三千来说都在掌控之中,但这一次,牵扯太广,而且又有皇庭境内的第一世家,必然会闹出不小的动静。



“三千哥,我已经宁静得枯燥了。”姜莹莹笑着说道。



韩三千眼神里露出一抹异色,笑着说道:“没想到你现在也变得好战了?”



“三千哥,我想知道自己有多厉害,我到现在还没有真正的试过呢。”姜莹莹说道。



皇龙殿。



丰商城所发生的一切,全部在帝尊的监控之中。



葛忠林和西门昌登门老宅,这是为了知道圣栗的拍卖者是谁。



而西门昌在重伤了冉义之后,冉义还带着伤去见了韩三千,这便印证了之前手下的怀疑,以现在的情况看来,韩三千肯定是圣栗的拍卖者。



这个结果让人觉得意外,但仔细一想,似乎又是在情理之中。



毕竟圣栗这等珍品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而韩三千的确有实力拥有。



“冉义去找韩三千,应该是想让韩三千帮忙,解决西门昌所带来的麻烦吧。”帝尊淡淡的说道。



手下在一旁露出奸人般的笑意,说道:“如果韩三千答应了,丰商城这场好戏,可就越来越热闹了。”



“西门家族这几年,可是越来越躁动了,逐渐有了白灵家族的趋势,这一次西门昌想要得到圣栗,其主要目的,是为家族培养出一名极师,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吗?”帝尊对手下问道。



“他想要以此来稳固西门家族的地位,并且想以此制衡帝尊。”手下鞠躬说道,这句话毕竟有不敬之处,虽然他身为帝尊心腹,但说出这种话还是有些冒犯帝尊,所以得先赔罪,再说话。



“西门昌的胆子,可真是越来越大了,他或许已经忘了当年白灵家族是如何被灭族的吧。”帝尊一脸感叹的说道,他不想这么做,因为内斗终究是让皇庭伤了元气,对他来说没有半分好处。



但有时候,却又不得不这么做,因为皇庭境内,任何家族一旦威胁到了帝尊的地位,唯有死路一条。



“帝尊,一颗圣栗而已,并不足以让西门家族出现极师境的强者,你不必忧心。”手下说道。



“这就是他为什么要找韩三千的原因,我是真不希望看到西门家族没落,只可惜,西门昌的狼子野心,已经越来越无法掩饰了。”帝尊说道。



“帝尊,西门昌应该还不知道韩三千的实力,以西门昌的脾气,恐怕不会善待韩三千,或许韩三千会让西门昌认知到自己该做什么。”手下说道。



说到韩三千,这其实也是一件令帝尊头疼的事情,皇庭多出了一个极师境的高手,看似是一件好事,但是帝尊同样也担忧这样的强者,并不能为皇庭效力,如果不能为皇庭所用,那么就是一个潜在的威胁。



“费灵生最近怎么样了?”帝尊问道。



“没什么动静,不过以我的猜测,她之所以靠近韩三千,或许也是为了圣栗,费灵生追求传说中的神境,曾三次入暗黑森林,可是一无所获,如今韩三千拍卖圣栗,这圣栗的来源地,恐怕是她的目的。”手下说道。



帝尊点了点头,这样的猜测有理有据,而且以费灵生的实力,她刻意靠近韩三千,若不是为了圣栗,还真让人想不通其中原因。



“对了,我听说夏国最近发生了一些事情,怎么回事?”帝尊问道。



“根据我们的探子所报,夏国最近也出现了一位高手,而且登上了夏国的敬武山,前去挑战的人,无一不是惨败。”手下脸色凝重的说道。



“敬武山!”帝尊微微一惊,他知道夏国的敬武山意味着什么,那是真正的强者才有资格去的地方,而且夏国的极师境强者,便是在敬武山山巅破境,可以说这是一个所有修炼者所追求的圣地,无数人想要在敬武山寻求破境。



但是山巅绝非闹市,不是人人都能够去的,有资格立足山巅接受挑战,境界必然非凡。



“还有更加详细的资料吗?”帝尊迫不及待的问道。



“传说,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年轻女人,而且还带着一个小女孩,每当小女孩开始鼓掌雀跃之时,山巅必有一挑战者落下。”手下说道。



“这故事,未免也太传神了一些,不会是夏国故意渲染为之吧。”帝尊忍不住笑了起来,年轻漂亮的女人,而且还有一个小姑娘,掌声响,山巅落,怎么听都像是夏国编撰而出的,而且夏国也有理由这么做,故意渲染出一个高手,以此让其他两国忌惮。



“帝尊,我刚开始也是这样怀疑的,不过探子所报,亲眼所见,应该不会有假。”手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