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豪婿小说网首页 > 韩三千苏迎夏 > 第八百章 云城变故!

第八百章 云城变故!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场面僵持,韩三千盯着小白蛇,而小白蛇赤红的眼睛也看着他,双方敌不动我不动。



韩三千甚至想过,刚才那猩猩的突然逃窜,会不会跟这个小东西有关,可仔细想了想又觉得不太可能,就这么一个小东西,怎么可能威胁到三米之高的猩猩呢?



“三千哥,我们要一直这么等下去吗?”姜莹莹对韩三千问道。



“看样子,这条蛇有点蠢,应该不会对我们产生威胁,还是走吧。”韩三千说道。



小白蛇突然翻体倒在地上,就像是死了一般。



对于它这样的举动,韩三千不明所以,而一旁的姜莹莹却说道:“三千哥,我怎么感觉,它在跟你撒娇?”



“撒娇?”韩三千一脸错愕,蛇是冷血动物,又没有感情,怎么可能会有思维做出撒娇的行为呢。



“怎么可能,蛇有感情吗?”韩三千疑问道,既然姜莹莹在宠物店上过班,她应该很了解蛇的习性。



“据我所知,市面上所贩卖的黄金蟒,它们对主人会有一定的辨识度,但是我听说,也有过宠物杀人的事件。”姜莹莹解释道。



这种模棱两可的说法对韩三千来说,完全就是废话,这可不是猫猫狗狗会听主人的话,养这种宠物的人,大概都会有些心理变态吧。



“先走吧,不管怎么样,出去再说。”韩三千说道。



就在两人刚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韩三千突然感觉有什么东西缠在了自己腿上,低头一看,这不就是那条小白蛇吗?



与此同时。



云城山腰别墅。



今天的山腰别墅格外热闹,进进出出的人非常多,但是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每一个陌生面孔离开别墅的时候,都带着无奈的摇头表现,似乎像是出了什么大事一般。



“南宫博陵,苏迎夏是韩三千最爱的女人,她要是出了事,谁也承担不起这个后果,你必须要想办法救她。”前院花园,墨阳沉声对南宫博陵说道。



南宫博陵一脸严肃,他自然清楚韩三千对苏迎夏的感情有多深,如果说这个女人出现了意外,他难免会被怒火波及,别说去天启,想要活下来恐怕都困难了。



“你放心,我已经调集了世界各大名医,目前已经有很多人上了飞机,正在途中,相信很快就会来了。”南宫博陵说道。



听到这话,墨阳没有半点放松的情况,原地踱步说道:“怎么会突然这样呢,好端端的一个人,为什么一夜之间就变了。”



“这种现象,我也是闻所未闻,你说要通知韩三千吗?”南宫博陵问道。



关于这个问题,墨阳已经仔细想过了,这件事情最好是让韩三千知道,一旦隐瞒了他,引发不可知的严重后果,韩三千肯定会怒不可遏,可韩三千去了哪他都不知道,又要怎么通知呢。



“你知道他在哪吗?”墨阳问道。



南宫博陵摇了摇头,他虽然知道天启,可天启在什么位置却无法得知,这么多年了,南宫博陵也不是没有调查过这件事情,可到头来却是一无所获。



只有天启主动出现,方可联系,若非如此,没有任何人能够联系到天启。



“我会想办法。”南宫博陵说道。



别墅内。



客厅里坐着韩家几位核心人物,而一头雪白长发的苏迎夏看着尤为显眼。



一夜间白了头,这种现象让整个别墅里的人都慌张了起来,所以一大早便有无数名医蜂拥至云城,可是面对这种情况,各大名医也是束手无策,他们现在能够确定的是苏迎夏身体无恙,但是为什么会突然间白头,却是一点原因都查不出来。



一头白发的苏迎夏并未显露出病态,反而更加动人。



“你们别太担心,我清楚自己的身体,不会有问题的。”苏迎夏对众人说道,她并未感觉到身体有任何不适的地方,突然白发的确很奇怪,但身体机能没有受到影响,在她看来就不是大问题。



施菁看了一眼韩天养,没敢乱说话,毕竟人不可能无缘无故白头,这肯定是身体某种突变才会引起的反应。



“迎夏,刚才来的医生,都是附近的名医,他们既然说身体没问题,应该就不会有什么,至于你白发的原因,我相信能够查出来,南宫博陵已经开始调动他的人脉,全世界的名医现在已经朝着云城来了。”韩天养一脸安慰的说道。



南宫家主在世界的影响力不用多说,苏迎夏甚至能够想象有多少飞机正朝着云城飞来,这让她无奈一笑,说道:“爷爷,我没什么大问题,不用这么大费周章。”



“怎么能不用呢,你可是韩家的儿媳妇,就算是伤风感冒也值得那些人跑一趟。”施菁说道。



“妈,不用这么夸张吧。”苏迎夏一副哭笑不得的样子,她内心也在担忧自己的情况,但她很清楚,如果就连她都表现出担心害怕,这会更加影响到其他人,所以她只能做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不夸张,一点都不夸张,你是韩家儿媳,这是应该的。”施菁说道。



苏国耀虽然也担心自己女儿的情况,但是看到这种场面,他更多的是开心,以前在苏家,苏迎夏什么地位什么待遇?干着最重的活,拿着最少的钱,享受着最低的地位待遇。



而现在呢?



她一个人,就能够牵动整个世界的名医,这是苏家永远也做不到的。



老太太当年那般瞧不起苏迎夏,做梦也想不到苏迎夏会有今天吧。



还有那帮苏家亲戚,现在除了羡慕苏迎夏,还能做什么,还敢在苏迎夏面前有半点优越感吗?



曾经苏家的内定家主苏海超,听说现在已经沦为去工地搬砖的地步,这就是报应啊。



这时候,苏迎夏突然一脸痛苦的捂住胸口。



所有人在第一时间靠近了苏迎夏身边。



“迎夏,你怎么样。”



“怎么回事,哪里不舒服。”



“女儿,你别吓唬我,哪里疼。”



怀中韩念似乎感觉到了苏迎夏的痛苦,放声大哭了起来。